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关于我怎么都不能暴露我是魔法少女的这件事 04

  • 依旧的无脑OOC,小学生流水账的文笔

  • 黑暗本丸

  • 乙女向√

  • 最终CP未定修罗场肯定√

  • 总结来说就是饶了一大个圈子发现这既然是同一个人

  • 女主非人

  • 超OOC!附有原创婶

  • 女主有病

  • 总目录

 

最终周边的景象回归原状,哀叹之种被酒井拾取,她直接张开嘴将哀叹之种吞噬至嘴中,身边的太刀鸣叫着,似乎是没过瘾一样,当然酒井也表示就这点东西,她都没过瘾。

“啊呀~好像闻到了一股特别浓烈的魔女气息~不如……再过去大闹一场如何”酒井嘴角的微笑,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猩红色的眼睛盯着远处,随后立即闪身过去……

 

早上十时,已经吃完早餐回来的墨江才看到回来的酒井,她身上毫发无损,手中握着打刀,站立在榻榻米之上,嘴角的笑容有些诡异。

“阿拉,墨江我回来了,这几个魔女我都消灭了~”酒井将手中的纸张交给了墨江,然后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响指,手中的刀也不在了,同时也解除了魔法少女的姿态,就连变长了的头发也变短而凌乱起来。

“烧酒……你刚才手上的哪个是……”

“三日月宗近,你应该知道的不是吗~昨天因为一些原因没有用它,闹脾气了……”酒井将眼镜片用布料擦干净重新戴起,松了一口气说道“刚才才安慰好它,哎……真是好久没用了,小脾气够大的……”

这一口宠着自家熊孩子的口吻……

墨江突然有点怀恋昨天腼腆的酒井。

“那么麻烦墨江了……我也是时候该回去了,毕竟打扰了那么久,……那么晚上见。”酒井笑道,如今面对熟人的她,带着眼镜也能正大光明抬着脸露出了温柔的笑容,特地压低的声音反而有些诱人。

直至酒井离去,墨江才反应过来。

还我昨天那个羞涩可爱的酒井回来qaq

 

本丸的大门十分厚重,虽然对于酒井来说十分轻巧,但是起码是个瘦弱的孩子,所以在推了几遍没有推开,就知道里面大概是上了锁。

厉害了我的哥些,你们有本事围墙啊。

是的,酒井带着弱气的微笑像墨江家中的烛台切光忠接了梯子,翻墙回了自家本丸。

在烛台切光忠‘你怎么不上天’的眼神中,狠狠地摔在了自家本丸的池塘之中,带着瘴气的池塘当然不是那么舒适,但是这是最好的方式了。

所以当变成落汤鸡的酒井爬起来时,在肮脏的水中找寻自己眼镜时,发现带着眼镜,穿着白色长袍,紫眼黑发,名为药研藤四郎的短刀,拿起自己的眼镜,似笑非笑的目光直视着自己眼睛时,酒井觉得这简直就是最垃圾的注意【手动再见】

“这可真是漂亮的红瞳不是吗,审神者大人”药研藤四郎笑道,紫色的眼睛带着温柔的笑意盯着酒井。

卧槽,爸爸我难道被撩了,我初撩可是给女神的!

然而你的初撩早就没了→→

“谢谢夸奖!”

迅速夺走药研手上的眼镜,不顾身上还滴着水的服饰,光着脚就直接冲进了居室。

丢人丢大发了卧槽。

女神对不起我背叛了你,我感觉我要转移战地了qaq

留下来的药研藤四郎一愣,随后温柔的神色也消失不见,冰冷的紫眼盯着水中的木屐,最终还是将它捡起,放在岸边,之前躲藏在周围的刀剑们也出来了。

“看来成功了不是吗?”

“我说过,审神者肯定是装瞎,你们还不相信我”

“现在不就更有理由做那件事了吗?”

“那么就交给你了……”

像是鬼影一般,最终只留药研藤四郎一个人。

而他眼中有着点点猩红却无人看见。

真的是……漂亮的红色。

 

正苦恼于浴池在哪里的酒井突然听到敲门声,说话的人很熟悉,就是之前递给她眼镜的药研藤四郎。

“审神者大人鞋子你忘了……需要我带你去浴池吗?”

“啊……麻烦你了,药研桑……”

“审神者大人知道我的名字?”

“墨江给我说的,昨天她告诉我了许多知识……那个首先应该做的是手入?”

“是的,但是现在最主要的是去浴池不是吗?我可不希望您感冒……”

“嗯……麻烦你了”

“啊……不用,审神者这边走。”

看着药研藤四郎的方向,酒井熟稔的将床榻边上的校服拿起,毕竟他现在就这两套衣服orz

不过是换洗一下衣物顺便洗头洗澡,但是在知道外面有个药研藤四郎等着的时候,酒井用着最快的速度洗完,就怕到时候突然说要搓背就特别尴尬了qaq

“审神者已经洗完了吗?真快啊,还说帮您拿新的皂角过来”药研藤四郎笑着,然后穿起刚才脱下的衣物。

我的直觉是准的,谁都不能阻拦我的直觉!

“这些衣物交给烛台切旦那就好了,审神者大人我先带您去手入室如何?”

“嗯,麻烦你了……”酒井乖巧的跟在药研藤四郎的身后,看着他把湿润的服饰扔在衣栏便没问什么,毕竟不是有烛台切光忠吗……

“审神者大人这身衣服是现世的校服吗……?”

“嗯,是的,我也是高中生了,已经16了,虽然看起来很小哈哈哈……”

“16吗……”药研藤四郎嘀咕道“不过我们这边最小也有百年历史了,审神者是不是应该喊爷爷呢?”

“……药研爷爷?”酒井沉默半响说道。

“乖孙。”药研藤四郎瞬间被逗笑。

两人有说有笑的到达了手入室,里面是一群非伤即残的付丧神们,还有昨天谈话过的一期一振,他就地正坐,其他正太们边环绕在他边上,佩戴的刀清一色的短刀,也有肋差和打刀,但是都用一种敌视的眼神看着酒井,但是也只是瞬间随后便转头看向酒井边上的药研藤四郎。

“那么审神者大人,我的弟弟哥哥们就麻烦您手入了……需要教导你如何手入吗?”药研藤四郎微笑道,他将自己的刀交给了酒井,拿出许久不用的丁子油和打粉棒等等。

“嗯,我会的,不用麻烦药研桑哈哈哈”酒井握住短刀,按照昨日墨江教授的方法,便护理便注入灵力,很快……一把维护好的短刀就出现了,破裂的刀身都已经恢复,而药研藤四郎也感受到清纯的灵力注入的感觉,不似之前瘴气入侵没有任何不适感。

“审神者大人,弟弟们就交给你了。”一期一振盯着半响,最终向着其他正太点头,一个接一个有序的将刀交给酒井维护。

“嘿嘿,哪里能帮上忙我就满足了!”酒井害羞的甩了甩手,接着继续手入着短刀们。

 

TBC

好的这是第二份存稿
预计今天会把到第九章的存稿都发出来
港真
越看越觉得自己文笔好差qaq
依旧感谢小天使们的关注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