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关于我怎么都不能暴露我是魔法少女的这件事 08

  • 依旧的无脑OOC,小学生流水账的文笔

  • 黑暗本丸

  • 乙女向√

  • 最终CP未定修罗场肯定√

  • 总结来说就是饶了一大个圈子发现这既然是同一个人

  • 女主非人

  • 超OOC!附有原创婶

  • 女主有病

  • 总目录

 

虽说是传送到墨江的房间,但是对方已经睡死了,而且酒井身上也在之前的对战中满身伤痕,更何况手中还有个生死不明的QB。

酒井吃下去一个哀叹之种,将QB用一把短刀刺穿固定在地面上。

“你竟然敢这样对我……小圆知道会伤心的。”QB红红的大眼睛盯着酒井,语气毫无波澜。

“把你弄死他就不会知道了,况且她也是知道你会这样的才放心让你过来吧,你不听话还可以把你处理掉……在异世你也回不去不是吗?”酒井解除了变身,将眼镜带上,嘴角勾起个嘲讽的微笑。

“不是吗,Incubator……孵化者啊~”

“最为最后一只Incubator你不觉得,应该好好表现一下吗?”

酒井手中出现了一把短刀,随手一扔,将QB乱甩的尾巴也牢牢钉在地面上,而QB也不为所动,它知识依旧这样盯着酒井。

“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不是吗,酒井。”

“救命恩人?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作为你们最听话人偶的我,难道给你们的报恩不多吗?对不起我忘了你已经被女神灭族了……只有你一个QB了,这可真是让人愉悦不是吗?”

“哼哼……就算是这样,你忘记我的使命了吗?”QB优雅的舔着自己的伤口,眯着红色的眼睛毫不在意身上还插着的武器。

“……哼,这次饶过你一命得了”酒井解除了魔法少女的形态,黑色的短发遮挡住了她猩红色的双眼,看着还在熟睡的墨江,熟稔的找到一个舒适的角落沉睡,身上的伤也慢慢的在恢复。

本来在戒指当中的小狐丸却出现在酒井身旁,似乎是防备着什么一般,刀身在刀鞘中争鸣着,QB看了一眼自觉无趣便闭着眼熟睡,身上的伤口也在慢慢地消失,雪白绒毛上的血迹却看起来格外吓人。

 

“咿呀————!”

早起的墨江看着床边上的一滩血迹,和不明生死的白色生物,顿时吓得叫起来,直接将熟睡的酒井吓醒,随后酒井以为是敌人立马将墨江压在身下,手中握着小狐丸抵在她脖子上。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你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不敢保证会将你这种登徒浪子就地斩杀!”闻声立马赶过来的烛台切光忠看到这一幕早就从腰侧将太刀拔出,随后而来的几位付丧神也同样。

酒井顿时回了神,看着在自己身下的墨江……

本来睡觉就是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因为酒井的动作导致里衣衣带散开,衣服也半开的样子……嗯,胸还软软的……

_(:зゝ∠)_等等!

酒井一个鲤鱼打滚立马站起来,表示自己的无辜,而墨江也缓过来立马解释。

“不是……只是被吓到了,这个东西,然后导致他被吓起来……就是刚才那种情况。”

“等等……也就是说,主人一直没和这个人睡一起嘛~”意识到问题所在的小天狗立马提问道。

“对啊……”

虚惊一场……

几位付丧神都这样想着,但是他们突然拉起了警铃,之前看到的和自家审神者抱在一起的东西是什么呢!

 

当然酒井并不知道后续,早在付丧神们的注意力被吸引了的时候她就偷偷的从窗户跑出去,这不缺有故意放她走的心。

回去发现本丸大门竟然没上锁,酒井觉得简直是上帝给她开了窗又开了门,虽然她不信上帝:)

推开大门,依旧是空无一人的庭院,但是原本枯黄的树枝也开始鲜活了起来,也开始渐渐有了绿色,或许是错觉,总感觉庭院的柱子也少了许多腐蚀的痕迹,带着小狐丸走入了大平间,不出所料拉开门的一刹那付丧神们几乎都在场,唯唯诺诺的低下头小心的打量着在坐的付丧神。

三条家的今剑没有来,但是三日月却来了,除此以外其他的刀派都来了,毕竟昨天便手入完成,而看到酒井过来的烛台切光忠有些吃惊,但是药研藤四郎却速度更快的让酒井入座,将自己的食物献给了酒井。

看着碗里烤的整好的秋刀鱼,和闻起来就美味的味增汤,以及丰满的白米饭,酒井表示她也很想吃……但是一堆人这样盯着她的话,感觉好羞耻_(:зゝ∠)_

“啊!是猫咪!”突然有纤细的声音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他站起身来,小跑到酒井面前,小心的捧起酒井的手,然后对着她微笑。

“是猫咪的血呢……”

Mmp的QB!

有苦说不清的酒井表示忘记手上的血了救命_(:зゝ∠)_

“这应该是审神者大人在路上看到他不小心摸到的吧,退,判断错误哦~”紫瞳的药研藤四郎轻笑道,从裤包中取出一块干净的手帕,上面写着的○○让人不明所以,随后他将这块手帕交于了酒井。

“审神者大人刚到应该没有手帕这一类的吧,用我的便好……虽然用过许久但是请不要介意”

药研藤四郎的声音环绕在酒井耳边,让她脸红,却立马苍白了起来。

“今天的是金色的啊~”

毛骨悚然。

 

回到了自己居室,依旧飘飘然的酒井,紧握着腰侧的小狐丸颇有种下一秒便砍下的感觉,鬼知道在药研藤四郎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酒井有多么的冷,那种冷到了心里的感觉。

紧紧抱着小狐丸,酒井知道这是一把唯一的属于自己的付丧神,在这一刻他突然感受到了所谓的黑暗本丸到底有多么的令人恐惧。

无孔不入的杀气,随时随地的监视,易于常人的观察力,冷静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思考能力……

酒井两只手捂住脸,就像在哭泣一样,在双手掩盖之下,弯起的嘴角显得格外诡异。

越来越有趣了~

不管是什么……啊啊、快要忍不住了,将这些全部破坏掉的时候,他们的表情。

会是怎么样呢~

在她身边的小狐丸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不停的争鸣着,无奈只能看着黑发的少年被打昏随后陷入了昏迷,付丧神们也渐渐的出现在他面前。

“果然,这个人和她认识……不然哥哥你也不会苏醒不是吗~”三日月拿起小狐丸,那双有着一轮美月的眼瞳,有着说不出的情深。

好戏开演了……

 

TBC

说真的
只发到第8章
因为第九章开始准备结尾了
准确说开始道出之前的故事了
有关过去审神者们的事情
如果发出来就不用猜了_(:з」∠)_
所以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大写的么么哒!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