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关于我怎么都不能暴露我是魔法少女的这件事 09

  • 依旧的无脑OOC,小学生流水账的文笔

  • 黑暗本丸

  • 乙女向√

  • 最终CP定了√

  • 总结来说就是饶了一大个圈子发现这既然是同一个人

  • 女主非人

  • 超OOC!附有原创婶

  • 女主有病

  • 总目录

 

酒井醒来发现已经是夜晚,厚重的眼镜片早就被取下,原本不整齐的刘海也被修剪完美整齐,起码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秀丽的青年,而不是个不修边幅的男生,而且身上的衣服都被更换了,变成了单衣。

卧槽,爸爸不会被发现吧!

迄今为止为了防止外漏甚至穿了男性四角裤的酒井担忧自己会被发现是个变态……

好像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可喜可贺的是发现自己内裤还在!

真的好像哪里不对劲的样子。

“你果然不是普通人呢……竟然没有一点惊惶”正坐在酒井面前的是一期一振,他依旧穿着正装,只不过似乎有些破损,他暗红的眼睛满是嘲讽的看着被一条锁链锁着脖子的酒井,却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好了许多,低头一看不知道何时触碰到自己衣角的手传输着灵力。

“这样你就好受多了不是吗?”

一期一振看着对自己扬着灿烂笑容的酒井,竟然感受到了后悔,他直视着那双金色的眼睛,哪里倒影着只有他一人,仿佛永远也只有他一样,不禁沉迷,随着头上突然的按压,才回神,不知道何时酒井已经站起来伸手揉着他的头,带着微笑,仿佛原谅了他所有的过错一般。

猛然回神,猛地抓过酒井衣襟看着他因为锁链过短被勒的快要窒息才放手,嘴角勾起残忍的笑容。

是了,这才是自己本来应该做的事情。

看着趴在地上猛烈呼吸着空气的酒井,一期一振冷哼一声就走了。

“不要多管闲事”

等他走远了,酒井才停下咳嗽,然后擦了擦因为剧烈咳嗽出来的眼泪内心满是困惑。

卧槽,我帮你治疗不就是尝试了所谓的笑摸狗头吗,_(:зゝ∠)_生无可恋,下回再也不敢了orz

至今都不知道黑暗本丸的刀都是脑补帝属性的酒井依旧在忏悔自己的举动。

 

毕竟太过于无聊,所以酒井便早早的在墙脚熟睡,在记忆中自己好像也曾这样熟睡过,但是仔细一想好像又没有过,下一个来看望的付丧神是五虎退,他眼神冰冷,怀中抱着一只老虎,唇角带着微笑。

“讷讷,老虎先生,就是这家伙哟,和小猫认识,你一定知道吧?”

他将老虎放下,尾巴缠绕着一个较为残破的红发带所系成的蝴蝶结,它开心的蹦到酒井身边,然后蹭了蹭,还没等酒井感叹毛茸茸的舒服,这只小老虎就被他的主人带走了。

“果然是你啊……”

对方眼睛裸露出的冰冷杀意,让酒井有些兴奋,但是对方像是警惕什么一样,离开了这间屋子。

 

之后屋子陆续的有付丧神进出,由于就几天的问题所以许多付丧神酒井都没有说过话,而且都是抱有相同抑或不同的想法进来的,虽然眼熟却和知道的那个付丧神不一样,带有明确的目的性。

就比如眼前的付丧神——大俱利伽罗。

说道这把刀还是眼熟的,伊达政宗的爱刀,只在手入的时候说过几句,虽然在墨江家也见过,但是也并非是这样的形态。

褐发红眼。

完全是暗堕样式的刀。

“我是来告诉你真相的”

“以免你连真相都不知道就死去”

“以及这个本丸到底发生了什么”

“比如前几任审神者的故事”

说真的,酒井是知道大俱利伽罗这把刀的性格,特别是自己本丸,基本不会管其他刀的问题,如今竟然会突然告诉自己事情真相……

有趣~

金色的眼瞳闪过一丝红色。

 

之后进来的刀剑好像完全不管大俱利伽罗将不得了的真相告诉了酒井,就像平常一样看了个几眼,然后酒井自动的用灵力手入,说起这个酒井想起了某个长船的太刀。

还真是不可信啊~

以为就这样混吃等死的酒井,却突然见到了本该见不到的小狐丸。

对方像是发现猎物一般,红色的兽瞳突然拉直,酒井发现对方的红色似乎深了许多,他腰侧挂着的太刀不像之前一样,干净明亮,而是沾满了血污。

“总于,见到你了”

酒井微笑待人,脑中却在不断的思考着之前大俱利伽罗话的真实性。

[本丸真正的初代拥有的刀只有三条一派]

[或许也有栗田口的]

[但是说起在本丸待得最老的莫过于三日月]

[他曾经这样对我们说过]

【小狐丸是因为初代主人才变成无灵之刃的】

好的,现在问题来了,那位初代主人到底是谁!

酒井想到接下来小狐丸会询问他主人的信息,立马转起大脑起来,搜索这几天和自己有过见面或者认识的人中,是否有个这样的少女。

[我曾经听过三日月说]

[他的姬君有着最美好的一切]

[完美的外貌、优越的成绩]

[以及]

[是……的后代]

想起大俱利伽罗的真相,顿时脑袋一痛,不是那种火烧眉头的头疼,而是真的,脑袋里面的海绵体在鸣叫着。

现在酒井完全可以确认自己认识这个人,但是这个人像是从自己脑中消失一般,不可回想。

“我的主人到底在哪里呢?”

红色的眼睛专注的注视着面前流着冷汗的孩子。

没有一丝阴霾的眼瞳仿佛看破了这个人所有的伪装。

他只是这样说着。

但却让面前的人感受到从未感受到的伤心。

酒井仿佛听见,谁在耳边这么说。

【请您答应它,请您活下去】

【就算会……】

【请务必找到……】

【主人——】

 

 

TBC.

接下来剧情就是放飞自我讲真

今天会全部发出然后直到结局嗯!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