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关于我怎么都不能暴露我是魔法少女的这件事 11

  • 依旧的无脑OOC,小学生流水账的文笔

  • 黑暗本丸

  • 乙女向√

  • 最终CP定了√

  • 总结来说就是饶了一大个圈子发现这既然是同一个人

  • 女主非人

  • 超OOC!附有原创婶

  • 女主有病

  • 总目录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屠杀,本来就剑术高超的少女在经历几位上过战场得的付丧神训练,可谓没有敌手,所以……

整个道场被血色覆盖,完全不复之前的大气,穿着防具的学徒也被击毙。

然后在将那个极为厌恶的妇女斩杀后,那个人来了,她身边的大太看不清模样,却突然变换为原体,被那个人握住。

没有一丝犹豫。

少女干脆的取了右手,有些疑惑歪头想了想。

“我明明攻击的是脖颈呢”

那个人手上的刀却像是在控制着她一般,不断攻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有想到”

“竟然是你!”

“没事”

“就让你如愿好了”

“杂碎!”

像是怜悯一般,少女没有任何反击,任由攻击。

最终将少女腰斩。

然后,那个人也死了。

毕竟没有任何东西能挡住她的攻击。

 

虽说是腰斩但是却是还连着一节的,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脊椎没有断,但也差不多,只是微微连着。

然后好像有谁出现了。

白发的付丧神祈求着,祈祷着,卑微的,绝望着。

“请你一定要活着”

“和它缔结契约”

“不要就这样死去”

“我还没说出口呢……”

像是尽了最后得到力气一样,少女轻轻的对着付丧神说道。

在付丧神呆愣的状态中祈愿了。

 

我要否定我的一切

否定我的自身

否定我的经历

舍弃这些记忆

那么我的愿望是

【新的人生】

 

周围开始破裂,所有人的脸都看见了,倒在小狐丸怀中的少女不意外的就是酒井,突然的第三视角转为第一,她却没有任何不耐。

她突然想到……

啊啊、原来你是这个表情的啊。

 

“那么你的愿望我已经知道了,成为魔法少女吧!三条酒井——”

 

醒来依旧是狭小的房间,但是不知不觉眼泪已经落了满地,酒井没有管,毕竟之后确实有笔账要算,但是→→

想起大俱利伽罗说的诅咒问题,不禁头疼。

[这里虽然有刀是再煅的,但是依然有初代的记忆]

[但是我没有,也就说明有些刀是拥有记忆有些是没有]

[我为什么要给你说这些?]

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大俱利伽罗扯开了一个嘲讽的微笑。

[也许你再聪明点就知道了]

揉着眉头,自然知道大俱利伽罗的意思,然而依旧不知道这之中经历了几任主人,像是想起了什么……

如果将代数放入女神轮回次数的话……

_(:з」∠)_

不会吧

这么

倒霉……

想着每次轮回都是从初中开始的,酒井再次头疼,如果真的是的话,再细算,每次轮回就3个月,大概有……不少于一百回可能性。

那么就忘比较大的想……中间隔着可能有十多位审神者……

要命,除非直接询问初煅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没等酒井考虑完,就有付丧神过来拜访了。

保管不了秘密的烛台切光忠——

对方目的只是送饭而已,但是却一直盯着酒井看,不由得让她毛骨悚然。

“俱利酱好像说了些不应该说的东西,是想让你做什么吗?”

“比如……找到一切的主因,或者说——诅咒的中心,初代审神者”

“不可能的哟,我可不想三日月一样,迷茫的相信着她还活着。”

“毕竟当初我也是加害者嘛……”

像是只要个不会说话的听众一般,烛台切继续说着。

“那个人真的饿十分完美,仿佛随时要消失一般”

“所以在她消失之前我们先出手了”

“遗憾的”

“还是死了呢,明明很喜欢的”

烛台切盯着酒井就像看着死物一样,金色仿佛要被红色染尽。

“但是阿你知道吗?”

“小狐丸的苏醒代表了什么?”

“代表着那个人回来了,毕竟……”

“虽然是诅咒但是也有祝福啊。”

“当那个人回来的时候就会苏醒的祝福”

“所以希望您能够好好考虑一下”

“是否要告诉我们……关于我们(神)的主殿(所有物)所在的地方”

当烛台切光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像是发出了什么信号一般,拉门也被拉开,在哪里的是早早的穿着好出阵服的刀剑们,他们或多或少沾着鲜血,但是无一例外都是红着一双眼,但是仔细看却能发现少了几位付丧神,想必便是没有记忆的付丧神,所以并没有出现。

“说起来,阁下您的朋友真是厉害啊,每天不间断的想将你救出”

“但是我们并没有将阁下关住不是吗?”

“我相信阁下会明白自己怎么做的”

说话的是一期一振,他金色眼瞳也染成了红色,他挥了挥手,药研藤四郎带着之前酒井的服饰过来,上面厚重的镜片和戒指十分干净,仿佛是故意做过一般,托着两物的校服也格外干净,再次看了看校服上的校名这才发现为什么付丧神们坚定自己认识前任。

因为学校都一样啊冷漠.jpg

而且同样对刀剑感兴趣,除了不是女子→→

“难道阁下不觉得我们给您的时间也太多了吗?”

“要再不快点更换衣服的话……难道想要我为阁下来换?”

看着真的想这么做的一期一振,酒井立马摇头,觉得这不是发呆的好时候,但是一期一振却已经开始脱去白色浴衣,其他的付丧神也已经出去,只留两人。

不等等壮士……我们性别!

“没想到阁下的口味竟然如此奇特”

一期一振看着酒井的鸡蛋四角裤默默说道。

不不不,别说话,我们还可以装作是好兄弟。

就算带着手套,酒井也能体会出一期一振手指的冰冷,他轻轻滑过酒井微微起伏的胸口有些停顿,随后抚摸着腰腹处的伤痕,虽然淡淡的但是依旧有痕迹。

“这里的伤口有点熟悉呢……”

一期一振伏在酒井耳边轻轻说着。

酒井她

酒井表示并不想说话,甚至想溜,一期一振虽然这样做着但是穿衣服速度也很快,最后裤子的时候酒井立马抢过来自己穿。

不然要被嘲讽自己○○小的看不见吗???

“那么我静候佳音”

主殿……

 

TBC

倒数4√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