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关于我怎么都不能暴露我是魔法少女的这件事 13

  • 依旧的无脑OOC,小学生流水账的文笔

  • 黑暗本丸

  • 乙女向√

  • 最终CP定了√

  • 总结来说就是饶了一大个圈子发现这既然是同一个人

  • 女主非人

  • 超OOC!附有原创婶

  • 女主有病

  • 总目录

 

本丸的浊气一天之内就开始消散了,仿佛跟着那些不可告人的执念一起,消散不见,

虽说是考虑一下,但其实也就几小时的时间,所谓的结果也出来了。

“我们同意审神者您继续担任这座本丸的主人,并且主动脱离暗堕,这是我们的决定。”三日月一样的眼眸带着笑意看着正坐在自己面前的酒井。

“没有别的要求了吗?”酒井有些难以理解……毕竟那么久的祈愿这样就没有了。

“当然,唯一的要求大概是您千万别学过去几任审神者那样……愚蠢”天下五剑之一的太刀美丽的笑着,带着丝丝寒气,随后便告退了。

讲真,酒井已经做好离去的打算,或者重新找狐之助再要一个新的本丸,这样子做虽然很人渣,但是酒井心里完全没有任何负担。

反正……我有‘他们’也不需要其他的了。

这么想着,酒井也就没有管其他的了,反正已经无法和女神约会了哭唧唧。

 

由于早早就用通信符给墨江通信过,所以对方也知道这边的事情,只能说爱能莫助,然后说着这几天就别来剿灭魔女还是先管好自己本丸再说,说白了就是放假,虽然酒井不知道,但是墨江知道自己突破本丸花了好久……

正正一周的时间!

想到就算自己亲临净化,那群刀剑依旧红着眼睛不断的进攻无视攻击直取自己顶上人头。

噫……想想还是给酒井点蜡吧。

所以这一个晚上酒井完全是在自己本丸睡得,那种放着胆子睡,却死死不敢不会将戒指离开自己,衣服也不换……毕竟习武之人心中的戒备心可不会那么快就消散的。

而且……

想着接下来的工作安排要自己来……哇要命_(:з」∠)_

如果是真的是【晓美剑】的女儿自然不会对这些了解的太深,甚至会做些其他事。

问题是……

自己完全是本人,如何不暴露本人的姿态习惯这是个大问题。

 

然后第二天,本以为会早早到场的审神者意外的睡懒觉,到12点才起来。

其实是……醒了不敢起。

一个人的习惯很难立马发生改变的就像原来的酒井就是六时起,所以……拼死拼活扯出个喜欢睡懒觉的理由。

然后内番安排……

马当番:蜂须贺虎彻山姥切国广

畑当番:三日月宗近莺丸

手合:药研藤四郎太郎太刀

嗯……这样应该不会暴露了_(:з」∠)_

酒井表示自己的良心完全不会疼,甚至早就碎成了两半。

远征队伍是栗田口家和三条家一起占满了远征,5图前3个_(:з」∠)_

啊……什么是5图我不懂我不懂!

然后出征……

前三个就是左文字一家以及崛川、山伏国广、鹤丸

好的

完美安排了!

我真棒棒一看就是新人。

然而酒井没有察觉,她这个安排极其明显在支开人手,以及针对一些人,虽然她本人只是想着伪装萌新_(:з」∠)_

 

“你是不是个傻子啊!”

“你在我的本丸住那么久怎么会不清楚那些刀的习性……你!”

墨江气的炸毛,本来优雅的姿态也没有了,就差直接冲上了怼了,边上的近侍刀拦了拦象征下就没有了,墨江直接冲到酒井面前开骂。

最后说着说着还把自己说哭了,然后酒井拦不过也就一起哭,两个差不多成年的人在这里哇哇大哭,最后还是墨江本丸的刀看不下去吼了一名酒井本丸的刀让他们把他们的审神者带走。

来的是髭切,LV99的那种……

他笑的温和,对着墨江本丸的刀道歉,然后公主抱着酒井回本丸。

“真是个孩子啊,审神者大人,完全和你母亲不一样呢。”暖金色的眼瞳带着笑意看着酒井,然后调笑道。

“我可是想成为母亲一样的人!所以这只是个意外嗝!”哭出嗝的酒井表示这不是自己,我不听我不听。

“哎呀哎呀,是吗,可是我觉得已经不用了……毕竟……”坏心眼的付丧神拖长尾音,直盯着酒井“不管怎么说,姬君也已经死了呢……”

空气突然静默,酒井也不哭了,无良付丧神立马说着抱歉将酒井放下来,然后继续去和茶,好不容易茶室里的老爷爷们都去耕田了,得去喝点他们珍藏的茶,以及……

像是想到什么一样,付丧神笑的无害。

 

讲道理,不愧是平安刀,每句话都那么的直冲主题,差点以为自己马甲掉了的酒井在心里对自己说,稳着……稳着……一定不能露出破绽!

这么想着酒井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苍白的脸色,那是因为什么事情被发现的脸色。

本丸的空气又有点浑浊起来.

由于一共离去24位付丧神,而且大多数都是短刀,所以本丸已经绽开了的樱花树下显得有些寂寞,酒井摸着这棵最大的樱花树树干,然后立刻跳上树干上的树枝,随后马上跳向更高的树枝,随后在这棵樱花树的中部位置,靠着树干发呆。

记忆中自己似乎没有做出过这种事,所以这样子不会有问题的,而且……

亲子关系的话有些地方一致也没问题的吧……?

虽然酒井以前没有爬过树,但是爬的是屋顶。

和一堆小短刀们比赛谁先上屋顶然后互相攻击,谁先掉下去谁输。

这是用来锻炼酒井判断力和底盘脚力得的一个游戏。

而其中酒井有一些小习惯,她不知道,但是别的付丧神可是了解的清楚。

比如在居室里面呆着看着酒井爬树的萤丸。

啊、找到了……

 

因为远征过晚安排的问题,所以在晚饭的时候,远征部队依旧没有回来,出战的付丧神们已经换上了内番服,他们去的是5-4对他们这群LV99的付丧神来说是个比较轻易的地方,所以多闯了个几遍,顺便打了个检非也不怪他们_(:з」∠)_

所以说这个晚饭也是吃的有点坎坷,比较就算手入之后,几位付丧神还是心累的,比如那个红着脸的左文字一家。

晚饭的时候酒井坐在主坐,侧坐和一些坐席都是空的,那些是远征部队的位置。

晚饭吃的比较慢,因为有些付丧神吃饭速度略慢,所以酒井也吃的较慢,等到所有付丧神都放下自己手中的筷子之后酒井才放下筷子,然后首先是几位付丧神将饭桌抬走,之后是江雪左文字汇报战况,除了检非突然出现,其他都还好,之后散伙休息。

但是酒井还是没睡,虽然灭了蜡烛,但是还是有点担忧远征部队,运转部队回来的时候差不多是早上6点,这是最后一队远征,其他的早早的回来休息。

这个队里面的恰好是三条家的4位和粟田口家的两位肋差,大门其实在审神者居室边上,所以很容易听到有人回来的声音,带回来的东西也很丰富只是有点久……

也许太久没有安排过,完全忘了有个18小时的远征,所以回来就是早上的6时,然而在去居室的路上却有个杂乱的脚步声,他目的地不是居室而是酒井的居室,应该是短刀,而这个队里的短刀无非是三条家的今剑。

呜哇……

希望不会被发现装睡。

然而就在下一刻,本来在门口的短刀突然进了房间,将自己护具脱下蹭了酒井的被窝,似乎是很疲惫的问题,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被窝有些冰冷并不像人睡着的样子。

???

你进来就是和我睡得???

也许是放心下来,酒井也没有怎么样,继续装睡,却突然真睡了起来,然而没睡多久就将睡在一旁的今剑包在怀里,手一下一下的拍着对方的头,只是个睡梦中的梦游而已……

 

 

TBC.

倒数二\(≧▽≦)/

反正酒井没发现她的马甲已经掉的惨不忍睹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