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凹凸世界乙女向】假如有灵魂

  • 放飞自我的脑洞

  • 看完务必多看看最后纳米发的小感言!

  • 金/嘉/格/安/雷 X 你

  • 凹凸乙女向

  • 小学生文笔注意

  • OOC极其严重

  • 又是个放飞自我OOC要命的脑洞

  • 全篇其实很短,只是几个小短片合在一起_(:з」∠)_

  • 因为过长会在角色分化哪里加重字体

  • 前篇

     

 

 

你/他在金柱的照耀下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时——(感觉)变成了阿飘!!!

 

然后你/他被告知,只有让阿飘的心愿满足才能真正的消散……也许会转世又或许会成为凹凸大陆的一份子。

 

 

--

转变成阿飘之后,其实,特别,好玩!!!!!!

你在金的身边漂来漂去,不断的穿过他的身体,他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只有你一个灵魂,让你感觉孤孤单单。

你看着金抱着你的身体泣不成声,看着他成为了冠军,然后见到了他的姐姐。

真好啊——

你感叹着。

幸好死去的不是金是你,不然……没有这个小天使你大概会崩溃吧。

你看着金他和秋、丹尼尔一起,撺掇神使,又看到之前让系统崩坏的小孩一起,找到了创世神。

你看着金每次看向甜品店都会忍不住呆愣,然后进去坐着,点的都是你喜欢吃的,然后他像是意识清醒一样,吧唧吧唧把那一堆蛋糕吃完。

“小心吃坏肚子呀~”

你看着埋头吃蛋糕的他不由得轻笑。

明明是灵魂,不会饿肚子,你看着金吃却好像吃一口……但是——你的手却穿过了蛋糕。

你一愣,然后有些苦笑……

差点忘了自己再也碰不到任何东西了。

在你没有发现的时候,你身影开始渐渐的消失。

没关系……反正,我只要金过得好就开心了!

 

埋头苦吃的金,终于忍不住哭出泪来。

“姐姐,她走了吗?”

秋其实一直坐在金的背后,只是你太关注一直没发现。

“她走了,笑着走的……”

“那真是太好了!”

金开怀的说道

 

-格瑞-

-1-

你完全忘了自己是谁,只知道跟着面前的这个人,看起来就是个大闷骚的冰山,你听着他的朋友喊他格瑞,所以你知道了他是谁。

你完全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是心中只有一个执念就是——陪着他。

很奇怪的执念,你却觉得理所当然。

他似乎在等什么人,没走几步总会回头看几眼,然而后面什么都没有。

你尝试和他打招呼,对方却完全没看到你……莫名其妙你生气了。

没错,身为一个阿飘,你因为一个活人看不到你生气了!

反正你不管,但是过了几天你又觉得自己很傻,像个傻子一样,生什么闷气。

明明这个呆瓜完全不会安慰你……

哎?我怎么知道他不会安慰——

也许阿飘健忘,因为你一会就忘记这件事。

话说……你看着格瑞感叹。

真的好帅!

于是你又情绪高涨,哼着歌~

这似乎是个残忍的比赛,你看着他拿着绿色大刀,哦好吧不叫大刀叫烈斩,斩杀了一个又一个,最终他来到了他朋友金面前,也是金让你知道格瑞叫什么名字。

你开心的飞到金面前打招呼,然而对方却看不到你_(:з」∠)_

金似乎志在必得,在第一次强力攻击将烈斩击碎后准备第二次。

你却猛地挡在黑色的箭头前,在这一刻你似乎和烈斩发生共鸣,你似乎就是那把烈斩。

你完全不需要格瑞的操控,自做主张的挡住了攻击,并且迅速分裂出小型的烈斩攻击金。

一次又一次被挡住,但是黑色的箭头也快击碎了。

终于……你看着破开的黑墙,以及刺穿腹部的烈斩,欣慰的笑了……

然后像快进一样,你看着格瑞得到了冠军,听着他的朋友金说的事情,这时候你才突然想起来。

哦,这不是我吗?

修复烈斩需要用大量的积分,但是还是不够,因为你过强的执念,让烈斩主动的将你的灵魂来补缺它的残缺但是就算这样,在回收的过程中依旧有部分灵魂被带走,所以你忘了格瑞。

你想不到……竟然真的看到格瑞得到冠军。

“成为冠军真是太好了……”

烈斩碎了,你也碎了。

 

-2-

“我想成为审判长。”你拿着他的头巾冷冷的说。

腹部的伤口早就已经愈合,但是你却感觉你心里面破了一个口。

 

他睁开眼就站在你的身旁,他看到你眼神空洞,却紧紧的握住怀中染血的头巾。

他看着你冷静的被裁判球喊审判长,冷静的去自己的新房间,然后冷静的——抱着属于他的头巾痛苦。

他想抱住你安慰,却因为是灵魂的原因,穿过了你……不禁发出了自嘲。

 

是啊,毕竟……他已经死了


也许你从未注意到,当你走过时,周边的空气会突然的骤冷,你越来越像他,不喜欢与人多多交流,不喜欢有太多的面部表情……不喜欢将真实的自己表露出来。

凹凸大赛再开的时候,你穿着白色长袍,面无表情的让新人们有些害怕,但更多的却是想将露出如此让人反感表情的你打趴。

于是有人吼着他当上第一就会将你你一个斩杀。

你像是听了什么笑话一样。

“有胆子就来。”

你突然绽开的笑颜让新人们一愣,然后喊的声音更厉害了。

 

他一直跟在你身旁,哪怕你看不到他,你因为他不在之后所做的一切改变他都看在眼里,他从你是少女时就一直陪在你身边,或许时间过长了,他也不知道——你是谁。

他只知道要一直陪着你。

“差不多放弃吧。”丹尼尔出现在你面前。

“你在说什么?”你冷冷回应。

“这样子对你们两个都不好……我一开始就说过,就算这里灵气充足,也不能待太久,他已经忘了你不是吗?”

“这不是你改管的。”你立马回绝了。

 

这一届大赛的胜者出现了,就是当初说成为冠军要杀你的小伙子,一样的用刀,却不是和他一样的元力技能,你第一次脱下白袍,然后站在那个小伙子面前。

这个小伙子果然和他说的一样,第一个斩杀你,你笑着笑着,仿佛看到了他。

 

“我们以后永远的在一起好不好。”你抱着已经快消失他提议道,然后你看着他点了点头。

 

-嘉德罗斯-

你似乎没死透。

不对不对,是死透了还突变成幽灵了。

果然你是个好运的姑娘!就算死了还可以缠着自家螺丝!

但是你却没看到这里有其他的幽灵,感觉有些寂寞……

不过,有嘉德罗斯在,你顿时感觉什么都不怕了!

他只有一个愿望“将元力技能带出去并让她复活。”

可惜的是,裁判长说已经回收的人不能复活,再说……你可不想复活,比起复活你更愿意每天呆在他身边看着他。

而且还不用担心被他发现!

所以,最终嘉德罗斯只能将元力技能带出去。

 

果然一退出凹凸大赛,圣空星的人就来接他们的王,同时也是凹凸大赛的胜利者!

你看着他傲慢的接过皇冠带着头上,他身上那身方便的休闲服也换成了厚重的皇室服饰,他总是无所畏惧,对于堆积起来的公务完全不会理会。

所以他将公务扔给大臣。

就算有人攻打进来,他也完全不会动容。

你就看着他这么悠闲又傲慢的戴在王位上。

然后有人说了“暴君!”

于是一群人都开始说他暴君。

你有些紧张,你的螺丝那么好怎么有人会舍得诋毁他,于是你轻轻的在他耳边叹气。

“哎……要是你认真起来他们肯定不会大喊你暴君,还会每天称赞你,他们就是不识相!”

我家螺丝那么棒!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嘉德罗斯开始专心处理公务,外交方面也很好,于是人们开始说“贤帝”

之后,他们开始为嘉德罗斯寻找王后,毕竟王不可能一日无后。

最后嘉德罗斯直接将皇冠扔了自己找了个飞船去了个无人的星球。

你依旧的跟在他身边。

他喜欢在外面露营,因为每回在外面的时候你都会把他抱在怀里,软软的,你很开心,他睡得也很好。

但是如今……

你看着已经二十多岁的嘉德罗斯,然后比了比你们两个的身高。

“你长得真快,我都抱不住你了。”

他和你约定的一样,一起和你去一个和平的星球,这里直接是没有人,但是却有山有水,风景特别好。

似乎是平常吃野味吃腻了,嘉德罗斯准备下手做菜。

你一脸惊悚的看着他往铁锅里面加着加那一边呐喊——“我草草草,别别别,这个不能放,对对对就这个,然后再加点这个……”

你就像和他在一起一样,完全没有分别。

当嘉德罗斯做的一手好菜的时候,你又比了比两人的身高。

“你长得好快啊,我都拍不了你的头了……”

 

你一直陪伴在嘉德罗斯身边,他是人造人,所以不会死亡,虽然会长大,却会在能力最佳的时候停止成长,也许就那个时候,你发现……你一直看着的小孩不会动了。

“嘉德罗斯你睡觉也睡得太久了吧……啊,你躺起我就可以摸你的头了!”

“嘉德罗斯为什么不站起来,你看你躺着,就不会长高了……”

“嘉德罗斯……”

人造神明不会衰老,不会腐蚀,他就像真正的神明一样,躺在床上——就像在睡觉一样。哪怕他的动力源已经被他自己消灭了。

 

-雷狮-

他在凹凸大赛中拥有了一切,又失去了一切。

当审判长问他有什么愿望的时候,他怀里已经空无一物。

 

你看着他成为凹凸大赛冠军,走到个个星球做着身为海盗的事情,你看着他的海盗团人数越来越多,你看着他……被越来越多的女性追随着。

你感受到你心中刺痛,却又马上释怀,毕竟……是你先做出出格的事情不是吗?

你看着他抢遍所有的星球,他所看上得的东西都是世界上当之无愧的。

 

在他步入男人的黄金年龄的时候,他的海盗团给他开了个隆重的——单身派对。

他平时虽然很严,但是总在这种庆祝的节日集齐宽恕。

一位副团长看着自己团长喝的都冒泡了就忍不住问了。

“团长,你抢那么多珠宝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且大多数都是女性喜欢的……

“我曾经给一个人说过,我要成为真正的海盗然后……”

“然后怎么了?”

“我还没说完她就死了……在我的怀里。”

“然后她说‘我喜欢你比我的命更重要’”

 

今晚过后,雷狮海盗团的团长还是那个高傲的雷狮,将自己看上的东西毫不犹豫的抢走的雷狮,在此之前他只是个痛失爱人的雷狮。

你抱着这样的雷狮一直在他耳边说着对不起,却忍不住自己都哭了。

 

他老了后,海盗团扔给了一个小伙子,理由?不需要任何理由,只是因为——

“他看起来像我和她”

你在一旁对比了一下,确实和你很像。

然后他带着他大半辈子的财宝去了一个无人的星球,海盗团对于他们前团长带走这些完全不介意——毕竟他们知道这些是谁的功劳才得手。

 

海盗团的老伙计们帮着雷狮抬着宝藏,宝藏很多,搬了3天,最后一个是王座。

他坐在王座上面,披着红色的的斗篷,带着王冠。

他就像一个真正的王一样。

即便他已经年老。

你就真的在他身边陪了了他一辈子,他似乎有些累了嗑着眼,巨大的王座上,他虽然坐着大部分但还是有些空。

你在他前面飘着坐起,然后轻轻的靠在她胸口处。

他长高了,以前把你抱在怀里,你还可以抬头看到蓝蓝的天空,现在,你靠在他的怀里,却只能看到他衣服的纽扣。

“我说道做到。”他突然开口说道。

 

你一直靠在他怀里,当他化为白骨,皇冠掉在地上的时候,你依旧保持着这个姿势。

你开始有了间隔性的健忘症。

“我是谁?”

“他是……海盗团团长?”

“我为什么……”

然后你最终得出了一个总结,不管他是谁,呆在他身边准没错!

你心中一直有一句话,你忘不了。

“我爱你胜过自己的生命。”

 

之后来到这里的人都称王座上的人为第一海盗——雷狮。

然而当他们每次想要顺走这里的宝藏的时候,守卫在第一海盗身边的精灵便会攻击。

你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多久,只知道——啊啊、我一直都是您的所有物。

 

其他星球开始流传大海盗雷狮的传奇,其中最有名的莫过于他与守护他的精灵。

 

-安迷修-

你成为裁判长之后,第一次翻到你当时参加的凹凸大赛记录。

然后也是第一次发现——安迷修这个名字让你触动心弦。

为什么呢?

你问着裁判球,对方只能摇头。

前任裁判长早就因为谋害创世神而不在你是唯一的裁判长,却也是个极其怪异的裁判长。

因为你身边带着的双剑根本不是你的元力技能。

对此,你表示不该知道的还是别知道了。

 

你开始对那个叫安迷修的人感兴趣,但是潜意识却不让你深究。

有趣——

你不禁嘴角勾起微笑,继续探查下去,你好久没遇到能让你潜意识预警的事情……当然模拟室那是一个,你至今都没敢进去看过。

 

你找到指挥台,哪里有着所有大赛的录像以便神使们因为无聊而查看,你轻而易举的找到名为【安迷修】的文件夹。

上面是他的文本资料,你只是看了他照片一样就感觉心脏扑通扑通跳,但是却仿佛有人阻止你一样,在点开他的视频的时候,控制台停电了。

从来没发生这样的事情过!

你有些严肃,但是韩式想等着电来再说——你想你可能恋爱了。

【不……不要……】

似乎有谁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让你感觉血液倒流,不禁流出眼泪。

 

你白天执行着审判长的任务,晚上却在档案室里面查找安迷修的资料,意外的是似乎所有和安迷修有关的都消失了,你心里顿时不爽。

【不要……别……查……】

依旧有人在你耳边说话,你已经听淡了,你觉得这点恐吓都吓得不行你怕是早就该从审判长这个位子下去了。

 

当你路过模拟室的时候,你开始怀疑——万一里面有我要的东西呢?

你抬脚走了进去,这里十分杂乱,都是裁判球,而且是坏掉的,中间的荧幕似乎放映着什么,你却没有在意,因为你心中满是那个看起来十分不详的少女。

你走过去,忍不住将对方接连模拟室的东西拿开,却仿佛进入了模拟世界中。

 

在那里你和安迷修聊天,谈恋爱最后约定好共度一生,然后你心脏开始发疼,你面色苍白,你伸出手想要阻止,却发现。

就算自己伸手依旧阻止不了安迷修刺进自己身体的刀刃,你开始回想,你开始反映。

啊啊、想起来了……你是因为想要和安迷修永远在一起才变成这样的,你失去的情感开始回归。

但是……你发现你的喜怒哀乐没有了,你仿佛成了一个没有情感的怪物。

“审判长大人!要决赛了!该通知预赛结束了!”

你转头看向裁判球,你在他荧幕的反光下看到了自己,已经发育成一个成熟的性感女性。

你心中呐喊,但是面上却冷酷的宣布预赛结束。

你抱住自己哭泣,却发现就连双剑也开始消失。

你忍不住了,你去找七神使,质问他们为什么要分开你的记忆,但是七神使却没有回答你的问题,而是一个一个的消失了,你无数次的寻找创世神,想问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是已经让你和安迷修在一起了吗?”神勾起嘴角。

“在你还没主动去寻找安迷修之前,他一直在你身边啊~”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神开心的裂开嘴角“但是你完全忘记了他!忽视了他!……抛弃了他!”

“所以……是你自己不把握机会的。”

你已经丢失了安迷修(情感)所以就好好的做审判长吧。

 

 

END.

自认为,除了金不会有人真的让你/他灵魂解脱

_(:з」∠)_

毕竟每个人都有私欲

看到这里的朋友,请和我再回去看简要,除了格雷、安迷修那篇的妹子是被神骗了,其他的主角都是知道有你/他的灵魂在你/他的身边

所以_(:з」∠)_

有时候他们会听到来自于你/他的声音,但是不予理会

_(:з」∠)_真的不怎么虐

讲真

_(:з」∠)_

偷偷说一句

那啥

不管什么武器

纳米都选择拒收!

 

评论(18)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