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凹凸世界乙女向】你们同居后……

  • 现代PARO 婚后PARO

  • 凹凸乙女总目录√

  • 也不全是同居_(:з」∠)_

  • 不如说十分的OOC

  • 金/嘉/格/安/雷/丹 X 你

  • 放飞自我的小甜饼!

  • OOC十分严重

 

 

在同居之前你们就已经结婚,这些是你们婚后的小故事……

 

 

-金-

天还没亮,他不出意外的小心的下了床,脚步轻轻的怕熟睡的你被吵醒,随后细心的给你盖好被子,换上晨跑服就出发了。

 

当你起来的时候他早早的就回到了家里,然后在小餐桌上摆好了早餐,牛奶和敷好黄油的吐司,你看向他,他也一直注视着你。

 

“早安!”

 

你看着朝你发出天使般微笑的他,忍不住脸红了。

 

“快起来了……今天我特地绕的有点远,然后买回来你一直心心念念的牛奶吐司。”他笑的灿烂,湛蓝色的双瞳将你的身影牢牢的固定在里面。

 

你不禁脸红,然后穿着白色衬衫毫不犹豫的跳向对方怀中。

 

“我要早安吻!不然你的小可爱才不吃早餐!”

 

“好好好……现在可以吃早餐了吧?”

 

然后你突然想起,卖牛奶吐司不是再离这边跑道1公里的地方嘛……最后看着他的笑脸,还是默默的不说话。

 

 

-格瑞-

你的睡眠十分不好,你们同居之后他就发现这个问题了,所以每次你睡觉都会点安眠香或者吃一小点安眠药。

 

但是自从同居之后就不敢吃了,因为当他知道这件事之后,每天几乎都给你唱着虽然有些小跑调却十分柔和的安眠曲。

 

等你睡熟了之后,他才会上床将你抱在怀中。

 

其实你没给他说,在他怀里的时候你睡得是最舒服的时候,淡淡的清香缠绕在你鼻尖,让你觉得安心。

 

之后,公司歌会时,他被点名上去唱歌,唱的是一直给你唱的那首歌——他较为低沉的嗓音在话筒特效的效果下,然那些疯狂玩闹的人都忍不住停下来。

 

然后你发现……唱歌的他一直是看着你的,像是想到了什么,他唇角似乎有了一丝微笑。

 

你直接将杯中一口没动的啤酒全部喝完,然后关掉了点歌机,面对别人不满的表情你什么都没说,直接冲上他在的位置。

 

你使劲的逮着他的领结,然他弯下腰来看你,你盯着他那双有些震惊的双眼,然后下一秒毫不犹豫的啃了他淡色的嘴唇一口。

 

“你只能给我唱歌!我不管!”

 

你讨厌极了女同事们看他的眼神,讨厌极了!

 

“好……”

 

于是你听到他在你耳边轻轻的说“那我以后就给你一个人唱歌。”

 

-嘉德罗斯-

你和他五岁的年龄差,所以当你们公开在一起的时候,一个高中生,一个大学生,对于双方家长都是一个比较大的压力。

 

但是你们最终还是在一起了,你永远觉得那一天是梦,比你高半个头的他笑的温柔,然后……

 

然后下一秒你是在飞机上醒来的,你当时一脸懵逼的看着坏笑的他,手上拿着的是牛皮革的手账。

 

蜜月旅行???

 

你还没从结婚转换过来,就马上蜜月了。

 

“喂,渣渣,你之前不是说过吗?”

 

“想找个喜欢的人,然后结婚的时候……轰轰烈烈的跑出殿堂,然后在飞机上,两人一起计划着环球旅行。”

 

“现在,人,地点,时间,TOP都有了……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你看着依旧傲慢且无谓的他,忍不住想抱过去,却因为安全带,猛地勒到肚子。

 

“啧,真是不知道除了我谁还会忍得了你。”

 

他偏过头极其不爽,然后细长的手指迅速解开安全带,将你抱入他的怀中。

 

飞机VIP坐席的位置十分宽大,所以你被他抱在怀里完全不觉得拥挤,他宽大的手抬起你的左手,然后另一只手为你的中指带上了戒指。

 

“新郎新娘交换戒指——我想你期待已久不是吗?”

 

-雷狮-

你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会在一起,就像故事小说一样,书香门第的大小姐和一个穷小子结婚了。

 

和小说不同的是,你的父母听到这件事恨不得没有你个不孝女儿,毕竟你本来就是准备联姻的道具,所以你完全没有任何悬念的和他们断绝了关系。

 

出乎意料,那个穷小子是个黑道大佬:)

 

毕竟是黑道大佬,就连结婚证都是委托别人办的,所以你心中一直不满意——毕竟你想有个完美的婚礼。

 

同居之后,你也常常对他叨叨这事,但是完全没有后悔。

 

“好了,别说了……该睡了。”他笑着看着你,毕竟你又在为你婚礼的场面叨叨了半天,他给你到了杯温水,你喝了两口剩下的他都喝了。

 

虽然像是老夫老妻,但是看到他对着你之前喝水的位置又喝了上去,有些害羞,听到他的轻笑你直接翻到被窝里面去,并不想理他。

 

“你的老公认为你无理取闹,你应该要抱着他一起睡!”

 

“你的老婆认为你太撩人,觉得应该隔着被子抱着睡!”

 

然后他将被子猛地一扯,你手死死抱着被子不放,最后他选择放弃只能无奈的躺在你边上——不盖被子。

 

“你的亲亲老婆大人大量的放过你,所以你必须要抱着她睡!”

 

“好好好~”

 

他的样子全然不复对手下严厉的样子,只对你一人的温柔让你深陷其中,被他抱在怀中,你不由的熟睡。

 

-安迷修-

其实,你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在,警察局,工作的,他,会带着两把刀???

 

虽然对方自称‘最后的骑士’但是你还是搞不懂,为什么对方指着警车说是马。

 

即便这样,你还是和他结婚了,不为什么,因为对方的糖衣炮弹。

 

你爱极了他高兴时的样子,他生气的样子,他难过的样子,你想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你看……我说过的,喊你别傻不拉几的对着一群拿枪的人用刀!”你有些气愤的坐在病床边上的椅子上。

 

“也说过别随便喊警车是马,你怕不是忘了你上回准备把警车当马骑劈了个叉然后扭伤韧带的事情。”

 

“新家也装修好了,你最喜欢的烧烤架上周就到了,冰箱里冻了一堆你喜欢的食物。”

 

“对了……”你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

 

“当初被子弹射穿得戒指盒已经修复好了,里面的戒指也回归了原来的样子!”

 

“新郎新娘互相交换戒指。”

 

你轻轻的将戒指套在他的中指上。

 

“好的,让我们祝贺这一对新人。”

 

笑着笑着你终于对着病床上盖着白布的他哭了起来。

 

6小时前,公安厅厅长——安迷修,抢救无效死亡。

 

-丹尼尔-

他是个天生的圣职者,有着驱除所有黑暗的笑容,只可惜——神父不能结婚。

 

说真的你因为这个纠结了好久,但是突然有一天他给你说——

 

“我现在不是神父,只不过是个普通的,追求喜欢人的正常男性而已。”

 

然后他将戒指套在你的中指上。

 

“结婚嘛?”

 

据说你当场就兴奋的昏了过去,反正——丹尼尔是这么说的,因为在你没醒来的时候你们连结婚仪式都做完了。

 

“不是……我昏着怎么结婚的。”

 

你有些疑惑的坐在丹尼尔的怀里,你怀中是结婚照——结完婚后拍的。

 

“很简单啊……”他笑的意味深长“那段时间我手都麻了——”

 

你突然从他怀中跳起,一脸惊悚。

 

“不不不,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准备戴上戒指立马结婚???”

 

“这个……也许神知道?”

 

 

END.

我成功了!

写出了

小甜饼!

甜不甜!

甜不甜!

我是不是很棒棒!

本来是你醒来的时候

然后

突然觉得

婚后pa也是个好东西

 

评论(42)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