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凹凸世界乙女向】当他是个占有欲强/病娇的人时

  • 凹凸乙女总目录√

  • 现代pa

  • 也不全是病娇,毕竟我也不知道真实得的病娇什么样

  • 不如说十分的OOC

  • 金/嘉/格/安/雷/丹 X 你

  • 放飞自我的小甜饼!

  • OOC十分严重

 

你觉得吧,他其实挺正常的,毕竟他只是喜欢你而已不是吗?

你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指 被害者喜欢加害者√)

 

-金-

这不是你第一次和朋友聊天感受到背后的视线了,你想若无其事的走回家,却发现寸步难行……

 

“怎么了?”

 

你蓦然回神,然后看向身边的朋友——邻居的小学弟。

 

“没事,可能最近我有些过度劳累吧……”你有些疲惫的笑道,然后伸手捏了捏你小学弟的脸,感受到被治愈。

 

“好了……到家了,谢谢你送我回来”

 

你对他挥手告别,然后回到了家里,你才感觉身后的视线少了。

 

你感觉你可能有些精神紧张,怎么会有人盯着你看那么久呢……然后你将外衣随意的丢在沙发上,泄气一般的躺在长沙发上不想动弹。

 

“怎么?才出去一会功夫就这样了?”突如其来想起来的男声让你提起了精神。

 

“才不是……只是在想如果和我出去的是你的话我就不用这么累了——毕竟要隐藏你这个大活人呀~”

 

你抬头看向餐桌,本来之前是把他捆到椅子上的……可是现在椅子上已经没有了人,你感觉头侧的沙发往下陷,翻过身来才看到他在你上面。

 

你撇过眼看着他双手都是被皮带簕住的红印,忍不住笑了起来。

 

“真是的,好不容易把你绑在椅子上面……却要逃开。”你有些无力,随后向他伸出双手“要抱抱!”

 

“任性过头了……”他微笑着淡淡的说道,但是依旧还是抱住了你。

 

“不会逃吗?”他轻轻的在你耳边问道。

 

“才不会,不是说最喜欢你了吗!”

 

在他破门而入,将你追杀至绝地的时候,你发现他金色的头发蔚蓝色的双眼是多么的迷人……是的在这生死一线的时候你爱上了凶手。

 

“所以说……下次一起出门吧?不会再你面前和别人一起出去了——”

 

“好。”

 

他的答复让你开心的在他脸颊上亲吻了一下。

 

 

-格瑞-

“哇,这就是你男朋友吗……看起来真无趣”朋友看着你身边的他打趣道。

 

“是嘛?”你反问道。

 

“是啊,都不笑,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和这个闷声包在一起。”朋友无心的打趣让你没了兴致。

 

“有点事先回去了……”你最后牵着他回到了家。

 

 

“怎么又不乖了?”你有些无奈。

 

“……”

 

“好不容易有人敢和我做朋友呢……这样子很为难啊——”你看着对方手上绿色的大刀,上面还染着鲜血。

 

“我们不配?”

 

“怎么可能?我们可是最相配的不是吗?”你笑着握住了他另一只没有拿刀的手,然后在他指尖亲吻。

 

“所以不要在意别人的话不是吗?你只要听我的就可以了~”

 

你笑着亲在他冰冷的脸颊上。

 

 

-嘉德罗斯-

一开始你只是感受到较为刺人的视线,随后是你身边的人都不敢与你靠近,你有些迷茫,甚至连原因都不知道,本来住在一起的父母突然买了套新房子让你住过去。

 

邻居是个初中生,也是一个人住,有时候有空会喊邻居过来吃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搬到这里来视线明显的少了很多……也可能是这里是富人区的原因吧?

 

不知道家庭情况平凡的父母怎么买的房子又怎么给自己支付名门学校学费……更何况自己的生活费用。

 

“渣渣……又在想什么?”

 

“抱歉……在发呆,螺丝已经放学了?今天这么早?”你笑着踮起他微微沉重的书包。

 

“一堆早就不知道讲过多少遍的题型而已,不听也可以——你交新朋友了?”

 

“哎?螺丝怎么知道的?是的哟,班上的同学都很热情,今天和朋友一起吃了午饭明天还约好了一起放学买东西……啊明天就不能一起回家了呢。”你有些抱歉的揉了揉对方毛茸茸的短发却被躲开。

 

“呵……是嘛。”

 

回去的路上全部都是你再说班上的事情,他完全没有多大反应,但是尽管如此你还是乐此不疲。

 

疑惑的是第二天本该来找你的同学却没有,你在校门口等了许久也只有他走了出来,他一脸不屑的站在你边上,一种你不走他也不走的趋势。

 

“我们回家吧螺丝……”你觉得你等不了朋友了。

 

“啧,挎着个脸像什么,不就朋友没来吗,走了走了……”

 

你习惯的接过他的书包,今天较为沉重的书包似乎更沉重了,而且拿着有东西在碰撞的声音。

 

“螺丝……”你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他回过头,依旧的傲慢霸道,嘴角扯着的微笑像是在嘲讽着你。

 

“没……只是在考虑要不要转到初中部毕竟这样每天都可以和你在一起了。”你这么说着,看着他沉默了半天,最终只是转过身走的更快,你忍不住轻笑。

 

 

【快……逃……】

晚上回家你看到手机上朋友的讯息,只是冷静的将手机出厂化设置,然后洗了个澡,感叹交个朋友真难。

 

第二天你看着跳级上高中部的他忍不住微笑。

 

这下有朋友了~

 

-雷狮-

这不是第一次了……

 

当你睁开眼的时候在暗色系主打的房间里面,这里有着许多的船模,而你则是在那张大床上,脚上被拷着厚重的铁环,身后还有铁球垂在后面……

 

你觉得你似乎不能下楼吃早餐了,毕竟这两个铁球会把毛毯压的变形,其实更主要的是你完全动不了它们……

 

你只能无奈的在房间里滚来滚去,锁链很长,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上不了厕所的问题,当你肚子咕咕响的时候,你觉得……是时候谈判一下作为女友的权利了。

 

但是首先——你觉得你还得想想昨天做了什么。

 

你觉得要么就是你昨天和同事说话忘了回他的消息。

要么就是回家路上没注意他闹别扭……

要不然是自己泡咖啡的时候没给他泡???

不对吧……要不然就是昨天睡觉的时候滚出了他的怀里。

 

你觉得你仿佛是个废人,男朋友想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男人心,海底针,你觉得这话特别适合他!

 

“醒了?”在你想的昏昏欲睡的时候,他终于回来了,穿着的休闲装微微沾了点血迹。

 

“醒了!精力十足!但是还是没想透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呢~”你向着他要抱抱,他也顺从得的把你包到怀中,将铁环取下后,他也坐在了床上。

 

“你忘了?”他挑眉颇有兴致的看着你。

 

“宝宝除了你以外的人都忘了~”你毫不犹豫的回答,反正你说的是大实话。

 

“是嘛……”

 

你怀疑他根本不信,反正你信了,第一次在这个房间醒来的时候,他将接近你的男性友人摔在你面前的时候,他几乎病态的在你面前宣告你只能看着他的时候……

 

那时候你大概想的是,妈嗨就看你一个!别的我都不看!

 

但是对方是个多疑的人,你完全不介意用剩下的时间让他相信你。

 

 

-安迷修-

你觉得,安迷修,可能……嗑药嗑多了。

 

分手后再一次见面时,你在相亲,男方不是他,他在和另外一个女性调情,你只是随便看了个方向就看到了他。

 

对方是学校名人,你的前男友,当然对方记不记得你,你不知道,所以当他也看过来的时候你礼貌的给了对方一个微笑。

 

你面前的男性似乎发现你的不专心,也开始放松起来了,互相谈着自己被爸妈催婚的恐怖,你觉得你遇到了同道中人。

 

哦,之所以说他嗑药嗑多了大概是你从咖啡厅和男性友人一起走出来后,和他告别,转身就看到他脸色冰冷的看着你。

 

你觉得你收到了成堆的惊吓,毕竟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安迷修说着执行骑士道然后跑开帮助别的女生,你最后忍不了就分手了,好像对方完全没在意……

 

但是安迷修出名的骑士道从来不会对小姐姐冷脸情况却在你身上发生。

 

估计嗑药了吧。

 

你这么想着赶紧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但是你却头一昏,最后看到的是安迷修骇人的微笑。

 

你感觉你心中有一句MMP,你忍不住快要说出口了!

 

 

等你醒来,已经是下午了,你有些意外的凶手竟然没把你手捆起来,反而是让你自由活动。

 

“小姐已经醒过来了吗?”

 

你踩着柔软的毛毯走下楼,迎接你的是正在做晚饭的他,你不由得发出嘲讽的笑声。

 

“我觉得我已经说过了……安迷修我们早就玩完了不是吗?”是的,早在你用卑劣的理由接近他的时候,你就该早早的知晓——这段关系不会维持多久。

 

“但是我没答应不是嘛?”他轻笑道,然后将锅中的食物端上了桌,你扫了一眼大部分都是你爱吃的,于是你还是乖巧的坐在饭桌前吃饭。

 

“吃完就散,我不想和你多说……真不知道学校里面有那么多人追的你还会纠结一段小恋情”像姐,分手后不久哭了2周还不是没有人安慰。

 

“没有结束,我说了……我没有答应我们就没有分手!”他态度强硬,但是你完全不当回事。

 

“我认为分了就行”

 

餐桌上的礼仪你就没有再多说,毕竟他可是最喜欢食不言寝不语这一套的,所以你这顿饭也吃的安心。

 

“走了,再见。”吃完后你就拿着沙发上放着的你的包准备离开,却发现大门的门反锁了,你才觉得事情不对。

 

“小姐……我不是说了吗?我们还没分手!”你突然被他抓住双手抵在门上,你无奈的动弹不得,只能抬头看向他。

 

这时候他完全没有以前的温柔,碧绿色的双眼无比空洞……

 

哦豁——你突然觉得你的死去的少女心回来了。

 

 

-丹尼尔-

夜色降临,你却在疯狂的向前跑,你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一直跳动的心脏,也可能是背后追着你的神职人员。

 

你觉得你跑的够远了,躲进小巷子里面喘息休息,高大的垃圾桶将你身影挡住,让你不被隐藏出去,你试图平复你的呼吸,让他不怎么明显,但是你的心脏却依旧跳的如此激烈。

 

当你看到那一抹黑色的时候,你忍不住嘴角扬起微笑,却还是双手捂住嘴唇,试图减小自己的喘气声,你看到他逐渐远去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却心中不断低落。

 

“找到你了~”在黑暗中他突然出现抱住你,尼觉得你应该将他推远,却忍不住抱他更紧。

 

“真是的……每次都躲在同样的地方让我很头疼啊……”

 

你意思有点恍惚,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这不是你第一次逃出来吗?

 

“看来这也是个失败品啊——”他声音淡淡的完全没有任何情感在里面,你只能看到他对你嫌弃的表情。

 

“只从你从我面前消失后,不管人造人和你一模一样但是终究不会爱上我啊……”他有些低落,你却忍不住想要将这位凶手抱入怀中,但是你不能动了。

 

你突然想起你是人造人的事实——


“好想见到你啊……”黑暗中你听到他的呢喃。

 

“就算做出和她一样的芯片也不是她啊……还有多久呢,可以将她制造出来——”你听到他越来越远的脚步声,才发现他之前陷入得的黑暗是许多和你一模一样的人造人,让你忍不住惊悚。


你想让他停下脚步,却发现你连声音都发不出来……最后只能和这些人造人一样——堕入黑暗。

 

 

END.

这两天调作息时间所以没有码字_(:з」∠)_

关于病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

_(:з」∠)_这篇文可能已经扭曲了小天使们对于病娇的理解

我也觉得与其说是病娇不如说占有欲过强orz

就……走心着看吧

发个小甜饼真困难

我要回归我玻璃糖的画风_(:з」∠)_

 

安迷修那篇以卑劣的手段差不多就是喝酒上床然后在一起老套路

 

螺丝的那个‘你’是知道真相的,但是并不在意,标准病人【哪里不对】

 

金是过于冲动,所以‘你’喜欢出门后把对方关上,虽然没用,因为过于冲动所以导致你不能和他出门,怕哪天因为别人看你看久了他一个冲动上去……

 

格瑞其实挺好理解的,你好不容易交了一个朋友,但是那个朋友觉得你不过和格瑞玩玩,格瑞生气了╮(╯▽╰)╭

 

雷狮,依旧霸道总裁……呸,黑道总裁设定,‘你’表示这种囚禁套路一开始就有了,不就是病娇性情多疑吗,一生都给你让你怀疑什么,也是个病人

 

丹尼尔里面,‘你’就差是个大写的病人了,心属于他身体不承认,大概就是这种梗惹……原身死亡,你不过是人造人这样的梗,但是由于都喜欢把喜欢打碎咽了都不说出来,所以丹尼尔以为你是个假的她。

 

鬼知道我写这个经历了什么_(:з」∠)_

调整作息已经把文风调整坏了,我可能是个假的纳米

9天过去照样修仙!

 

评论(42)

热度(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