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凹凸世界乙女向】随随便便就捡到的孩子长大后多半要歪


○原创女主注意
○各种无脑撩注意
○大长篇更新慢注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
○ooc注意







澄 神说要有光

澄睁开眼的时候,就打开了通讯器,结果万万没想到明明当天传送——过来却在第二天!

澄吓得立马开始给雮发消息,就在刚才灰掉的通讯也亮了起来。

【雮!时间不对!似乎我们传送花了一天的时间,现在任务已经开始了!!】

发完后澄马上看了附近的环境,已经腐坏的街道和过于落魄的房屋,可以确定这里不是什么豪华地段,或者说——贫民窟。

准备转身离开的澄却发现这里有两个不同于普通居民的灵魂,一个是剧情人物,另一个….是穿越者?!

澄理了理黑色的长发,然后手腕一抖,指间飞出符纸,互相分散,澄跟在泛着金光的符纸后面,金光啊….前面的是剧情人物么,不过有点麻烦的大概就是穿越者和剧情人物相差不远……

等到了目的地,两个符纸已经飞到了一起,澄看到了一个落魄的小男孩和一个穿着富贵的小姑娘你推我搡,感觉头有点大,在小姑娘准备强硬的将男孩带走的时候,澄出现了,她向他们拉扯的中央掷出一枚匕首,冷眼的看着这个小姑娘因为匕首的出现手臂划出的血痕。

“阁下……难道不知道这是我的弟子吗?”

小男孩不过5、6岁大,因为营养不良看上去只有4岁多,瘦瘦小小的很容易就能被抱在怀中,自己过于破烂且肮脏的衣服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澄没在意,她继续看向小姑娘。

“……哼,我可是盯了他一个月了,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师父出现,不如说你压根就是在乱来!”对方看见忽然出现还给了自己一刀的澄,面上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但很快又冷静了下来,与澄对峙,但是澄可没有理由会停下来听她辩论。

“…..那些都不是问题,”澄顿了顿。“只要……他知道我是他师父就行了,阁下请回吧——我们师徒可有事情要谈。”

但其实不管小女孩说什么澄都不care,脚下用力,将男孩抱住,然后跳上屋檐,几个跳跃就没了踪影……

【我捡到了安迷修……mmp,边上还有穿越者,要命_(:з」∠)_】

由于通讯可以通过脑中互相发送,在澄带着安迷修乱走的时候,就在给雮发消息。

【MMP你运气已经很好了好吧,我还变小了呢日,五岁孩子的身体能干什么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有什么用啊哈哈哈哈哈辣鸡!!】

【恶党!!!欧妈的我现在还带着个拖油瓶瑞我#¥%@&!】

即便聊天很令人愉悦,但是澄面上丝毫不为之所动,甚至有些苍白。

“咳咳咳……!”

到达较远的森林之后,澄终于停下来,将安迷修放下,然后开始剧烈的咳嗽。

“你……你没事吧……”安迷修虽然很感谢对方就像神明一样在自己陷入绝境之时出现并将自己从贫民窟带走,但是安迷修知道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纯善的人,即便对方看起来像个神明……

“没事……就在这里吧。”澄冷冷的将嘴角的血色擦尽,然后双手按上地面,霎时间一堆符咒从袖口飞出,将树木折断打磨成木材,随后在安迷修眼前搭建起来了个十分豪华的小屋,做完这一切的澄又在原地咳嗽,但是这次很快就缓过来了。

“这是……?”安迷修有些疑惑,但是心脏却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一般开始剧烈的跳动。

“不是说了吗,你是我的徒弟,走吧……去看看我们的家。”

【你那边顺利不?我成功收服安迷修成为我的徒弟并且……我们还有超舒服的地方住哈哈哈你羡慕吗!!!】

【恶党!!!!!我现在在被追杀啊!!!!!】

【……对不起但是我还是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安迷修的错觉,在他面前的这位面色严肃的神明在对他伸手的时候似乎微微的笑了,他不自觉的有点脸红,并伸手握住对方的手,手上极好的触感让安迷修更觉得现在是做梦。

“记住,我是你的师父,你是我的弟子,我将会教授你作为一名剑客该做的事情……”

“剑客……?”安迷修懵懂地看着澄的背影。

“不……不如说是骑士,守卫重要东西的骑士——”澄停住了脚步,然后回头看向安迷修,亮橙色的双眸像是揉碎了星子在里面一样闪闪发光极其美丽且专注的看着安迷修,认真的说出这句话。

“能做到这个的只有你,所以……”为了任务!

“我知道了师父!我会努力的师父!”

阳光下,安迷修的脸是激动地羞红了起来。


【床真舒服!可惜你没有!哈哈哈哈哈】

【你可拉倒吧!信不信到时候爸爸让你体会什么叫做没有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在被追杀?】

【妈的你可以体会一下子就变小还被追杀而且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的痛苦吗!!】

【我现在在木屋里面,有吃有喝还有徒弟yoooooo❤╮( ̄▽ ̄")╭】

【恶党啊!!!!!!】

将通讯关闭,澄看着面前出现的一堆……野兽,毕竟这里是密林深处,不会有人类出入,所以才会在这里停留,但是唯一的坏处大概就是地头蛇过多。

但无非也就是些没有什么头脑的动物,处理的也很快,留下了几只类似于霸主的存在,威胁他们说每天要供奉新鲜的肉类后才将对方放走……而地上的一堆野兽,自然——进入了烤箱。

“师父很擅长这些啊……”安迷修吃了几口,忍不住感叹,口中的食物是在贫民窟完全吃不到的美味,让安迷修吃了很多。

“并不……只是普通的做出来加佐料而已,你喜欢吃就好,明天就开始训练了,今天好好休息吧”澄吃了几口就没吃了,大多数都被安迷修吃完了,随后洗碗清理。

也得感谢安迷修没有刨根问底,不然澄还得想办法给他解释为什么只是木头做的房子会装备齐全,殊不知在安迷修的心里澄就是个神明一般无所不能。

对于安迷修来说,澄就是神明,无欲无求,对自己极好,无论吃穿用还是态度,都是极好的,还给了自己一个家……大概对自己唯一的要求便是成为她的弟子吧。

是的,宛如神明一般!


第二天清早,安迷修清晨就被澄叫起来,穿着的是昨天澄从城里面买回来的衣服,几乎没有什么装饰的花纹,面料都是透气宽松的。

“那么,让我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澄,以后就是你的师父了——安迷修。”



“安迷修,从今天开始你将会被教导成为一名骑士,作为一名骑士,记住我之后说的话!

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
这是骑士的骨与血肉;”
“强敌当前,不畏不惧,果敢忠义,无愧上帝,忠耿正直,宁死不屈,保护弱者,无违天理
这是骑士的灵魂!”

“安迷修,你将发誓善待弱者,”澄转头看向安迷修
“我……我发誓…善待弱者…呃…”突然被叫到名字,安迷修有点愣

“你将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我发誓…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安迷修抿了抿唇,声线有些颤抖,他想起了自己在贫民窟被欺凌的日子。

“你将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安迷修想到了刚刚那个衣着富贵的小女孩

“你将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安迷修的声音开始大了起来

“你将发誓帮助任何向你求助的人;”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安迷修想起了曾经与自己共患难最后活活被饿死的小乞丐
“你将发誓帮助你的兄弟骑士;”
“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安迷修的眼睛有点湿润
“你将发誓真诚地对待你的朋友;”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安迷修的声音有点哽咽
“你将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安迷修的眼神开始坚定

“你将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tbc
和米饭联文@系统君 

谢谢喜欢的小天使

评论(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