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凹凸乙女】爆炸先生和自杀小姐(下)

小学生文笔 OOC严重注意

背景现代

紫堂陆(爆炸狂魔)X 你(自杀狂魔)

血腥描写有,文章有晦暗成分在里面,请注意

是和 @はるか 同梗甜文!

再说一遍,这是糖

全文1.4w+


  07


  【至紫堂陆:


  你好,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而就在一周之后便是你和他相遇一周年的纪念日,接着算的话还有三个月便是你们交往的一周年了。


  但是今天你却被他带去了坟山上,因为今天是他弟弟的忌日。


  你知道他有个弟弟,但是他却从未和你提及过,毕竟对方已经死亡了,开口提及确实太过于困难了。


  

  但是这一切的不在意也造成了你现在的痛苦。

  


  石碑上出生的年月日和死亡日期都被刻的清清楚楚,和他的名字一样是边音,就连样貌也极其相同,瑰红色的短发被白色发带绑出了个小尾巴,戴着白色的发饰,似乎是看到摄像头的关系,裂开嘴朝着镜头开心的笑着。


  他的名字是紫堂林。


  一瞬间,你想通了所有的事情,你死死不想记起的事情又再一次被血淋淋的揭开放在了你的身前。



  你是认识紫堂林的,甚至是在紫堂陆之前,你依旧记得和他的交流是你这十几年生活中最开始的日子。


  少年人的直爽和朝气总让你被吸引,他总是会孩子气的让你又气又笑,还会时不时做出你难以理解的行为,被他称之为帅气,聊得最多的还是他的哥哥紫堂陆。


  而这种日子却突然结束在那天早上。


  晨报一如既往的将所有讯息印在首页,但是他的消息却只占据了晨报的一个小角落,你注意到了,但是你不敢相信。



  你第一次违反了妈妈交代给你的命令,疯了似的跑出了家门来到了事故现场。


  但是却被拉起的黄线阻碍了脚步,只有几个警察在那里勘察着地形讨论案件,你在他们边上看到了与紫堂林拥有同样发色的男性,在他脚边有着一摊血迹,他明显注意到了你,你却在他转头过来的时候离开了。


  你知道他是谁,你也知道那个血迹属于谁,但是不想承认事实。


  回到家中却发现有警察来到了你的家中,你的父母哈腰点头的将他们送走后发现了你。

 


  “滚过来!过来看看你干了什么畜生事!”父亲气急败坏的开了口,硬生生扯着你的头发把你从家门口扯回了家,你看到邻居偷偷打开了门窗窥视着这里的一切。


  “胆子肥了!还敢报警!你不知道你爸妈做的是什么事情吗!你也不怕我们不在了你饿死在这里!”母亲抓着她还没放下的剪刀在你身上划了几道口子。



  “忏悔!你到底做了!你是不是恨我们?你说啊?”


  “说个屁,我看她就是故意要害我们!要不是我们你能够卖得到这么好的价位吗?说话啊!”


  “不好!那些警察好像要回来了,你!滚去你的垃圾堆带着。”



  垃圾堆是你房间的名字,男人和女人总会把他们的垃圾袋扔在你的房间里面,然后你再在里面找还能够吃的食物,就在一周前他们意外的好吃好喝让你活过了最快活的一段时间。


  却被送上了别人的床榻。


  其实,你并不理解他们的工作是什么,甚至是和你睡过的那人是什么身份,你只是想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带你去旅行。


  一周前他们说着只要你过去,家里面就宽松了,我们一家就可以出去旅游一同玩耍。


  你信了,但是这天之后他们像是忘记了这句话一样。

 


  你在房间一直呆着,直到晚上,你才听见母亲叫你的声音,平常即便隔着门扉,你都能看到在哪之后张着巨口等着你靠近的猛兽,但是今天不一样了。


  就好像垂暮的老人一瞬间返老还童一般,母亲的声音带着欣喜。


  你走出了房间,来到了忏悔室,你看到他们准备的许多锐利刀具,他们疯了似得将刀一点一点的插入自己身体当中又拔出来,看到你,母亲亲手将沾满着血液的刀把放在了你的手上。


  “快,和我们一样!”

 


  你知道他们又犯病了,每一次犯病他们都会这样。


  但就因为这样,他们都会和平时不一样,会温柔的对待你说出真心话,甚至不会责骂你的蠢笨,而你知道他们第二天都会忘记今天的事情,于是你开口了。


  “我们什么时候去旅游,妈妈、爸爸还有我,一起去旅游?”



  “这都无所谓了,比起那个你应该接受妈妈给你的东西。”


  “这个很棒的,只要体会过了就会忍不住的再犯!你可是我们的东西你也一定要一样!”


  “可是,会很疼啊……”你小声的反抗道,便看到他们顿住了痴笑,父亲直接将刀砸到了你的身上,木制的刀把砸在你的手上造成了青紫的痕迹之外,锋利的刀刃划破了你的皮肤,血液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而母亲却亲自挥舞着刀向你砍来。



  你尽全力的护住了头,却在缝隙中被刀刃镜面折射的光线刺伤了眼睛,同时身上的伤痕也在逐渐增多。



  “为什么要跑呢?这是妈妈的爱啊!你怎么这样对待妈妈!”母亲大叫着,呐喊着,被注射完毕的针管从她的手臂上掉在了地上,随后又被她踩碎,但她却没有任何反应,发了疯似的追着你砍。


  忏悔室的大小就那么点你又能跑到多远呢,望着母亲越来越近的刀刃你闭上了眼,忍受着刀刃隔开皮肤刺疼的感觉。



  “救命……”



  你无意识的呢喃着,紧紧抱着怀中的手机,它本来是你联系紫堂林唯一的工具,但是现在紫堂林去世了,所有的慰藉顿时灰飞烟灭,你看着父亲把你的手机夺走用锐器一并刺穿。


  就像他们毫不犹豫的用他们割伤你一样。



  “还给我!还给我!还给我!”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你将父亲推翻在地,刚好他摔倒的地方有着硬物,一瞬间直接昏了过去,你捡起手机想要挽救,却发现屏幕被刺穿的手机再闪过电弧之后永远的打不开了。


  就连紫堂林留给你唯一的东西也消失不见了。


  你啕嚎大哭起来,你第一次哭的这么惨,就像是最喜爱的父母把你丢弃了一般的苦痛折磨着你的神经,你察觉头越来越疼,疼到你说不出话来,却忘记了你为什么要哭。


  

  “我在哭什么?”


  “你给妈妈说,你之前想干什么?好好的告诉我。”


  “我想要……我想要……”明明之前能够好好说出来的愿望这一刻却如鲠在喉,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母亲的问题,你开始害怕了。



  “你不是我的妈妈你是谁!”


  你朝着母亲吼道了,你害怕着回答她的问题,等着你的是一轮又一轮的责骂和鞭打,即便他们说这是对你爱的表现。

  


  “我不是你妈妈……那我是谁啊……”母亲自嘲的笑了一下,然后一刀又一刀的割破自己的皮肤,甚至将推到在地上昏迷的父亲扶起,一样一刀又一刀的刻着。


  “好疼啊!你在干什么!”父亲从昏迷中醒过来,大叫着让母亲住手,你瞪大了眼睛,看着母亲用着锋利的刀刃彻底将父亲身上的皮肤划开,里面肉质层全部暴露了出来,猩红色血液直接溅射了出来。

 


  你不知道该说什么,亲眼目睹了母亲将自己父亲肢解的感觉并不好受,之前干涸的血液早就迎来了虫子和老鼠前来,些许是忌讳着什么,母亲直接抓着父亲的手臂将他拖去了他们的卧室,而一路留下来的除了血迹还有白白花花的脂肪,就连器官也掉落在地上。


  你被吓得昏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已经是白天了,昨夜的事情让你感觉就像是噩梦一般,但是房间残留下来的痕迹,却让你无法将他们当成梦境处理。


  你推开了他们房间的门,早就看不出来原样被苍蝇飞满的两具尸体,因为太臭了你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将他们遗落下来的锐器捡了起来,是把水果刀,然后毫不犹豫的割向了你的手臂。

 


  “还是很疼啊。”



  空气中尸体腐烂的臭味让你有点昏眩,面前恶心的场面却让你清醒不已,你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于是便把房间中的垃圾全部都堆积在了这里,将他们全部掩盖在了下面。


  此时此刻你并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事,失去父母之后你开始迷茫了起来,你突然想死了。

  


  没有父母,没有林的地方,你完全不觉得有任何意义继续呆下去。


  你尝试过用刀片割腕,点燃了煤气块,却总是在死前止住流血的伤口,用水扑灭燃起的火苗,每到你奄奄一息的时候你总会想起记忆中的那一抹亮色。


  照亮了你的人生,却也消失不见。


  就在这个时候你看到了他的爆炸宣言,之后的一切便顺理成章。

 


  【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

  


  08


  东京站爆炸了,主犯人早在爆炸的一瞬间被炸成了肉块,完全无法辨识出身份。


  网上因此又引起了一波热潮,互相争论着这件事的好坏,但是不可否认的,他们都在为这场事故无人伤亡而庆幸。


  死者仅有一人,便是爆炸狂魔。


  时间是凌晨四点,爆炸地点是车站外围,车站内里的设施只是因为余震遭了灰,没有受损,官方很快给出东京站将会继续运行的消息。


  没有人关注爆炸的人是谁。

 


  第二天,他就收到了信件,寄件人没有填写姓名,这封信只是单纯的写了收件地址和收件人而已,甚至什么时候放在邮箱的他也不知道,只是白天起来时看到信箱多出来的信件。


  信纸上印有着栀子花的图案,看起来素雅极了,但是信纸上的字却是杂乱不堪,像是小孩子乱写乱画一般,但是紫堂陆还是读懂了。


  

  【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


  (恨)谢谢你,这一年来的陪伴,我(们)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我(不是)想起来全部,即便如此也希望你(不要)


  拿走了炸弹对不起,我只是不想看(紫)到在我面前(死)


  我喜欢(他)你的眼睛,喜欢你(林)的气味,喜欢你(不)待在我身边的感觉。


  我喜欢你(想杀)】


  

  这是信件的第一部分,还能够轻松辨识出写出来的字体,虽然有些字被涂上了黑斑看不清楚。



  【你为什么要来和我说话!为什么要为我做那么多!


  好痛苦,好想死,你为什么要接近我!


  我想死,我想杀……】


  

  黑色的中性笔将后面的一大段话全部划掉了,他没办法看清楚具体写了什么,但是他却能透过这些文字感受到你的写下这句话时,颤抖的笔尖。

 


  【你可以离开我了,我说了实话。


  我爱你。】

 


  就这点信息却让紫堂陆觉得莫名其妙,当手指摸索起信纸背面的时候,他发现了问题。


  他将信纸翻面,用强灯照射,在光线的折射下信纸背面用无墨笔芯写下来的字,终于看清楚了。

 


  【救救我。】

 


  无言的求救信号被发射出来,但是接收人却没有注意到,等发现时信号早就无法追踪目标。



  他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本以为你已经好好的和一个正常人一样,却从未想到你一直在污泥当中,从未脱身离去。


  想到昨日爆炸新闻,他慌张的起身回了自己的公寓,意料之中的没有找到炸弹。

 


  这大概是他这一生遇到的最糟糕的事情了吧?


  他想着,却突然浑身失了力气一般,跌坐在地面上,你与他过往的点滴顿时浮现在他的眼前,这才让他发现了异样。

 


  在他的记忆里,你总是安然无恙的对他说着自己未来的企划,只字不提你的过去,也因此紫堂陆也从未在意过这些,但是这些却成为杀死你的助力之一。


  他有点害怕了。


  他总是以大人的身份照顾着你和紫堂林,但是你们总是抛下他去承担不必要的后果,独留他一人承受被拯救痛苦。



  其实他知道,爆炸狂魔迟早有一天会调查到他身上,所以他也将每一天都当成最后的日常渡过着,却从没有想过你的想法。


  于是,你便代替他成为了炸弹狂魔,最后死在了爆炸当中,甚至没有人会来认领你的尸首。


  因为紫堂陆不敢承认,你已经死了事实。


 


  09


  ‘咚咚咚——’


  有人敲响了紫堂陆房间的门铃,在这空荡的房间当中,门铃的响声十分刺耳。


  紫堂陆透过猫眼完全看不到门口是谁,但他也差不多猜到了多半是警察辨识出了尸体的身份,因此过来找他问话。


  但是他现在的状况实在不适合被问话,况且……他不想认清楚事实。

 


  紫堂陆多半有些体会到你当时的感觉了,因为不想认清楚现实宁愿自欺欺人也要隐瞒自己。


  敲门声更加的急促了,就像是打在紫堂陆濒临断裂边缘的神经一样,一下又一下的让他难受不已。

 


  “滚开!!!”



  咆哮出来的声音响彻在空气中,自然被门外的人听见了,敲门声停止了,脚步声越走越远,没了烦人的敲门声紫堂陆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开了。


  但是,又有人站在了门前,紫堂陆听着轻快的脚步声眉头又再次紧皱了起来。

 


  “咚咚、你好,请问你需要上门女友吗?”


  

  熟悉的女声让紫堂陆呆愣了一怔,随后他直接打开了上锁的家门,看到门前站着的人是你之后,毫不犹豫的将你抱在了怀中。

 


  “骗子。”


  “是真的。”



  你笑得开心,将他回抱住。


  “已确认收货,不能退货了!”


  良久他开口了,声音还有些沙哑,但是答复却让你笑弯了眼。

 


  “好。”


  


  END.


写完了!!!!

感谢看到最后√

全文一共1.4W多字是我一开始没有想到的_(:з」∠)_

文章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没有写出来

最后也改了结局orz

因为遥说我要照着我原本想的结局写的话比她的还要刀就改啦☆


说白了,最后你还是战胜了心理的恐惧,从淤泥当中爬了出来,与他并肩同行。

是皆大欢喜的HE呢!

评论(14)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