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凹凸乙女】爆炸先生和自杀小姐(上)

小学生文笔 OOC严重注意

背景现代

紫堂陆(爆炸狂魔)X 你(自杀狂魔)

血腥描写有,文章有晦暗成分在里面,请注意

是和 @はるか 同梗甜文!

再说一遍,这是糖

全文1.4w+




00


  ○○直播,是当代最多人流量的一个直播软件,然而就在这天晚上,一个默默无闻才刚建立的新人主播号,在这一瞬间关注上万。


  直播间的名字叫做[爆炸性的宣言☆我是认真的!]


  而直播分类挂的是游戏分类,一瞬间就吸引了不少人前去观看。


  当然,虽然叫着这个名字,主播也在老老实实的直播游戏,但同时也因为他爆炸性的发言让直播间的人流量越来越多,而当直播人数达到一万人的时候,主播却反过来把游戏关了。


   人数开始下降。


  ‘游戏我很喜欢,明天不会继续玩了。’


  ‘明天我要做一件事。’


  被声音处理器模糊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公鸡尖叫一般的难听,但是并没有人因为这件事而离开直播间,人数反而越来越多。


  ‘这是炸弹。’


  带着奇怪面具的主播,语气毫无波澜的在摄像头面前展示了手上的东西。


  那是一个通体黑色,只有上端有着几根红蓝线在的长方形物件,而线连接的地方有一个长方体,上面显示的数字是[00.30.00]


  摄像头尽职尽责的将长方形物件上英文的警告给录了进去,而这一瞬间直播间的人数开始暴增。


  ‘明天我要炸掉东京站。’


  


  “他在说什么?”


  “明天东京站会消失吗?”


  漆黑的房间里面,只有手机屏幕的光芒照射在你的脸上,里面播放的正好是主播直播时被录屏的片段,你抿紧嘴唇,专注的分析起了视频里出现的东西。


  也许因为转播了许多次,马赛克的画质下你并不能仔细辨别他的神情,也多亏视频里面电脑屏幕的光芒比较明亮,你才能辨认出他身后的东西。


  是遗照。


  


  你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停住半响,直接在搜索引擎找到了更为高清甚至是超清的录像,小心的不错过每一个细节。


  但是主播信息处理的太过于干净了,也是因为这样更坚定了你想要找到他的心。


  黑色长衣,手上带着手套看不清楚,头上戴着黑色帽子……


  视频很长,从他开始直播到直播关闭完整得的记录了下来,你也认真的搜索视频当中的蛛丝马迹。


  黑白遗照明显被裁剪过的痕迹,说话时的姿态和语气,鼓起的黑帽,桌上的纸制品……


  你将这些信息一点一点的收集在一起,终于东拼西凑的在脑内模拟出了他的样貌,不知道为什么,你总是觉得……


  


  他应该有着一头瑰红色的长发。


  


  有了这些线索之后,你终于松了一口气,手机跳出的红色的警告,不断地提示着它濒危的电量,却被你无视。


  毕竟再也不会有人会联系你了,有了手机也没有什么用。


  


  最后,你深吸一口气终于起身离开了这个你待了许久的房间。


  你准备在你死前,最后一次打扮一下自己。


  


  01


  第二天,东京站理所当然的停运了一整天,被波及的人们苦不堪言,而骑着单车出行的人倒是多了起来,而东京站的周围被巡警们每时每刻的包围着。


  由于你的模样太过醒目,反倒被巡警们抓着盘问了一番,这正好符合了你的目的,你装出害怕的样子,乖乖的伸出双手任由他们将手铐带上,大概是认定了你就是炸弹狂魔,他们直接带你进了东京站的警察厅。


  


  “报告!我们未在她的包中检查出任何炸弹相关的物品!”


  “哈!?你们再仔细找找,包的夹层也要翻!……把包直接拆开,检查构造!”


  


  你低埋着头,一言不发,任凭着他们怀疑着你的清白,而拷问人吩咐完下属之后又直接拍向了铁制的桌面,巨响直接回荡在拷问室当中,久久不散,你也瑟缩了一下肩膀表示害怕。


  “毕竟是炸弹狂魔,所以不好好检查是不行的,你应该明白的吧?如果不是我们当然会进行赔偿。”


  “看你的样子应该在学校没有什么朋友吧?一个人外出来到这里不觉得害怕吗?”


  “看样子你就是那种不愿意和别人交流的问题学生吧?”


  


  你紧咬住下唇,假意的哭了出来,对面的拷问人因此反而更加变本加厉。


  


  “你父母怎么管教你的?别人问话不回答真是个没礼貌的孩子。”


  “乖乖承认比较好,自首罪刑会减少许多,喂!听到了吗!”


  “报告!包已经拆解完毕,里面只有日用品和手机,其余什么都没有检查出来!”


  


  一瞬间拷问人呆滞了,他直接抓住下属走出了拷问室。


  


  没过多久你就被释放了,女警重新买了一个包补偿给了你,一开始耀武扬威的拷问人也向你低声下气的道歉,他额角冒出来的冷汗体现出了他现在的害怕。


  “将这件事……告诉其他人的话,你就会被辞退了吧。”


  你不清不淡的开了口。


  “擅自拘留,破坏普通民众的私有财物,甚至人身诋毁,警察先生真的是很厉害啊。”


  


  你提起包离开了,走之前你回答了拷问人的问题。


  “对不起,我没有教养全是因为你们的问题。”


  


  警察厅外因为自以为是的抓捕到了犯人,所以又恢复了平日的繁华,行走的人群中你一眼就看到了他瑰红色的发色。


  “你好。”


  你走上去向他搭话,和你料想的一样,他并不是什么热情的人,反而会因为你的搭话下意识的皱眉。


  “我没空。”


  他直接了当的拒绝了你,你认可的点了点头,声音果然也很好听。


  


  你将他抱住,手却已经伸向他大衣的内袋当中,将里面的硬物直接取了出来,你忘了听谁说过如果是藏东西,一定会藏在大衣的内袋里面,你看了一眼,很好是炸弹的开关。


  “你好,我想你现在有空了。”


  不知为何,看到他因为惊讶一瞬间瞪大的双眼和呆滞的表情,你有种从未有过的畅快感,你开心的将握住硬件的右手放在左胸前,在那下面你的心脏因此加速跳动着。


  


  你想,你找对人了。


  


  02


  

  你被他牵着手一路强扯到附近的咖啡厅坐下,因为今天预告的问题只有店长在忙活着,店长是一个年过七旬的老人,腰骨却挺得笔直,嘴角总是带着笑意,为你们特意找了个安静的小角落。


  “店长爷爷,我要两杯美式咖啡……”你拿着手上的菜单直接点了单,看了一眼他之后又补充了一句。


  “再要一个冻芝士蛋糕,谢谢。”


  店长笑呵呵的将咖啡和蛋糕放在了木桌上,还附赠了另一个蛋糕。

  

  “这是我送你的,没关系今天人少……老爷子我也吃不了那么多。”


  


  目送店长离去,你将冻芝士蛋糕的盘子推给了他。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你不用知道,在自杀的时候看到了你的爆炸预告,所以想提前跟你碰个面。”


  “因为自杀死去,等着尸体被发现也大概要两三个月,我不想等那么久别人才知道我的死亡。”


  “所以我想能够在死去的那一刻,被别人知晓我已经死去的事实。”


  


  “如果我没有推测出,你的有一个弟弟,之前出了事故所以去世了,而且你们关系很好,很少和家里面其他人联系,并且也没有留恋的人。”


  “与我一样,想要在这次爆炸中自尽。”


  


  一口气说了所有的想法与推测,你反而感觉轻松了许多,拿起咖啡直接喝了一大口,滚烫的沸水将你的理智又拉回了不少。


  你平淡的拿起店长送的另一个蛋糕吃起来,是奶油味的蛋糕,上面还用草莓点缀装饰,中间的奶油还掺杂着草莓果粒,看起来就很有食欲。


  他的沉默也在你的意料当中,毕竟他本来就是个深思熟虑的人,从昨天的预告到现在的见面,你对他做了不少的心理准备,甚至能大致摸出他的喜好以及习惯。


  


  就像你明明才和他第一次见面,就已经猜到他喜欢吃冻芝士蛋糕一样,他也是知道你的。


  


  “你为什么想自尽?”


  


  来了,必问问题……


  你想着,口中却直接将准备好的答案背了出来。


  “我从小在父母关怀下长大,但是同学总是欺负我、辱骂我,让我当众出丑甚至霸凌我,老师也从不理会我的求救,反而认为是我的问题,家人也不理解我,各科的学习也让我痛苦,所以我想一了百了。”


  “谎话。”


  “不,真话。”


  


  他再次陷入了沉默,你看见他拿起手机,细长的指尖被亮起的屏幕照有种白玉的质感,你看不见屏幕的内容,但是却莫名的紧张了起来,你又想起包里面已经没电了的手机,最后还是冷静了下来。


  你再次吃起了草莓蛋糕,现在还是早上,蛋糕应该是才做出来不久的,入口的感觉妙极了,你将被奶油覆盖着的草莓粒一颗又一颗的找出来再一并咬破,成了你这时消磨时间的乐趣,你也不在意他的不回应,满心沉浸在即将要到来的死亡里。


  他抬起了头,望着你自娱自乐吃着蛋糕的情景将自己心中的疑惑给打消了,同时望着面前被推过来的冻芝士蛋糕皱起了眉头,他一直不喜欢吃这种蛋糕,他喜欢吃的是草莓蛋糕。


  

  “你说你想死?”


  “你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自杀的人。”


  “倒像是个爆炸狂魔。”


  

  他总结道,你想应该是你今天穿着和打扮的问题,才让他这么总结,为了体面的迎接死亡你特地洗了个头,穿上了从未穿过的裙装和短袖,头上甚至戴满了各式的发夹,但是也因为如此你被抓到警察局拷问了。


  先不提身上各处明显的伤痕和青紫,光是一头的发饰就已经让其他人瞩目,更不用说遮挡住半张脸的前额发。

 


  “我想死,但是太疼了,总是在刺破的那一瞬间又因为疼痛放弃。”


  “这身衣服不好看吗?他总是说我打扮一点都不女孩子,所以我现在穿了。”

 


  你回答,然后特地站起身来转了个圈,如果忽视你满头的发夹和厚重的前额发这一幕或许会好看点。


  你心情不由得烦躁了起来,你一点都不想提及另外一人的事情,虽然你已经记不得另一个人到底是谁,但是心中总有个声音告诫着你不该多想,毕竟你下定决心要自杀了,就不该妄想着能再和那个人见面。


  他有点难过,鼻子就像是被堵住了一样无法呼吸,只能张开嘴贪婪的将空气吸入肺中得以蠢货,他习惯性的从裤包中拿出了烟盒,里面装着几根香烟和火机,他将拿出一根烟正准备点燃时,却制止了这个动作。


  你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因为你讨厌烟味,这会让你想起你的父母,他们总是喜欢在你的面前用导管将白色的粉末放在水里,用燃烧着的酒精灯烤着,拿着白色细长的管子吸着生成的雾气。



  “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费时间,但是”他将面前的冻芝士蛋糕用叉子切开,再叉起放入口中,将这一口蛋糕吞下之后又继续说道。


  “在你没有说出真话时,我是不会引爆炸弹的。”


  他说的话就像是炸弹一样,突然在你耳边爆炸,让你因为耳鸣一瞬间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然而说完这句话后,他便直接起身结账离开了,不给你任何挽留的机会。


  年迈的店长甚至绅士的将纸巾递给了你,让你擦干滴落的泪水。


  

  不,他们是不一样的……


  你在心里念叨着,忽略刚才那一瞬间心脏的异样,之后却连什么时候离开咖啡厅,怎么回到房间的都不清楚。


  


  03


  ‘啪咔——’


  你将房间里灯的开关打开,一瞬间的光亮让你有点不适应,这个房间早就脏乱不堪,沾染着血液的绷带和各种物品混杂在一起,漆黑的塑料袋也堆满了房间的一角,上面飞满了蚊虫,地上也有着许多老鼠蟑螂,但在你开灯的一瞬间全部跑开了。


  这般场景你早就习以为常,并没有感到麻烦。


  你将黑色的垃圾袋全部提前,推开门走到了大垃圾桶的地方,打开了门直接将垃圾袋扔了进去,而大垃圾桶的底部早就被蛆虫爬满了,比起你房间的脏乱,这里明显有过之无不及。

 


  大型垃圾要丢在哪里呢?


  你不知道,因为父母从来都是将垃圾袋扔到你的房间里面,将你的房间当成垃圾桶,但是现在他们不在了,所以你反将他们的房间当做垃圾桶。


  你并不知道怎么处理大垃圾桶底下,这两个大型垃圾的方法,便一直扔在这里没有处理。

 


  回到房间后,你将沾染着鲜血的绷带拾起,收拾干净,拿着吸尘器将地面上的灰尘吸的干干净净,完全看不出之前杂乱的样子。


  


  “我为什么要和他接触呢?”


  你其实是知道他拒绝你的原因的,大概是你还是想活着这样的原因?


  如果真的想死,那么只要在偷偷进入车站就好,甚至不用白费口舌与他交谈,但是特地找他说一定会被当成那个吧……



  当成我发出的求救信号,想让他接收。


  于是他就接收了。



  你觉得这大概是最糟糕的情况了,无论怎么来说你想死的心情从未变过。


  过往的每天都会被父母带到忏悔室接受惩罚,虽然在那一天之后忏悔室就不再是忏悔室,而是客厅,不过你却仍然保持着每日割伤自己的习惯,但是太疼了你总会在真正的死亡到来前,清醒过来并包扎伤口。


  可惜他不信。



  坐在榻榻米上,找到了随意丢在上面的充电线,将包中的手机拿出接上充电头后,你握住身侧的刀具。


  它的尖刃早就沾满了血迹,看不清楚原本的色彩,早就干涸的血液呈网状从中心裂开,你用指甲将上面干枯的血迹扣弄下来,总算让它利刃的地方冒出头,随后毫不犹豫往手腕上一划。


  刀刃割破皮肤的感觉你已经感受过了无数次,但是每一次都会让你疼的说不出话来。


  眼泪直接控制不住的滴落下来,你想要抓住什么却只能抓住手边仅剩的绷带,明明眼睛早就被泪水弄的模糊,但是空虚感却突然冒出来,将你的理智推在了悬崖边上,不断保持着清醒。


  鲜血逐渐浸透衣裙,上面的图案也直接染了色,在你觉得你会因为失血过多死去的时候,你终于被空虚感推落下了悬崖。


  


  再次睁开眼的第一时间,你便看到他亮眼的瑰红色长发,眨了眨眼,迷茫逐渐退去你这才发现那里不对劲,你吓得想要退开,却被他抓住了手臂,没办法睁开。


  他的神色并不好看,嘴角直接垮了下来,但是手上给你包扎的速度却丝毫不减,你瞧了眼发现这些绷带全是新的,在边上甚至还有崭新的医疗箱!


  你一向不习惯被他人照料,况且现在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打招呼,如果问出‘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潜意识告诉你,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头。


  从来你都是被动的哪一方,唯一一次的主动则是白天你找到他的时候,但是现在你准备再次破例。



  “好厉害,果然我没分析错,你是个心灵手巧的人,电脑边上的折纸很好看。”


  他没有回答你,但是包扎的绷带却被他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那么我是错过了炸弹还是让你的计划毁灭了?”


  “看来是后项。”

  


  “我会放炸弹的,但是不是现在。”他开口了,你一直都知道他的声音极其的低哑,但是如此近距离体会到你却发现他的声线并不是低哑,而是不自然的沙哑。


  就像是大哭很久之后,给声带造成的短暂伤害,导致声音沙哑一般。


  “在你彻底说出你真正的想法后,我才会引爆炸弹,在此之前我会在你身边。”


  

  “虽然这么说很抱歉,但是我已经不是处女了,就算喜欢这个身体也体会不了破处的快感噢!”


  

  他顿住了,瞪大了双眼,表情极其扭曲,握紧的双拳像是发泄着他内心的愤怒一样,最终却还是把你扔在这里,穿起了围裙转身离去。


  在他出去的时候你终于忍不住笑了出声,因为太大声了还听到他气急败坏的跺脚声。


  你想,你有点喜欢上看他变脸的表情了。

  


  出去前,他说:


  “自作多情。”

  


TBC.

还有中下_(:з」∠)_

因为太长了所以分段发√


中篇 

评论(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