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凹凸乙女】平安夜(上)

小学生文笔 OOC严重注意 原作背景

紫堂家主(私设名字紫堂创)X 你 (黑发黑眼恶魔)

一句话总结↓

被召唤出来关在房间里面的落魄恶魔,和唯一能够解开牢笼的他相遇了。

全文1.3w+ 分段发


  作为紫堂家的家主,他自然会知晓一些深不见人的野史,甚至会因此发现一些前人的遗留物。


  而你就是被他发现的那个遗留物。


  


  00


  被他发现完全是一个意外,你一直被关在紫堂家一个极其偏僻的房间里面,将你关在这里的人便是召唤你的人,而你则是和召唤人约定下了‘迟早有一天会将你放出来。’的誓约。


  历经多年,你早就忘了当初召唤你的人姓甚名谁,就连对方的外貌和声音都早已忘记,只是一味的等着对方如约将灵魂奉上。


  但是最后来的人却是他,一个已经将近三十的男人。

  


  01


  

  作为恶魔,即便已经过去许久,但是作为口头禅你总是忘不掉的,所以见到他的第一眼你直接开口了。


  “你的愿望是什么?”


  他直接笑出了声,漂亮的桃花眼成了一条线,就连嘴角的弧度都高出了不少,身上的衣饰也因此颤抖着,你顿时羞红了脸。


  “笑什么!不过区区人类!”


  “然而区区人类却把您锁在了这里。”


  他一句话直接让你哑口无言,随后是升起来的许久没有体会过的羞愧感。


  你直接紧皱起眉头,本想直接冲出去打他一顿,让自己心里好过点,却又想起周边禁锢着你的东西,顿时气焰就消了一大截。


  “所以你的愿望是什么嘛!”


  


  02


  与他第一次的碰面很快就不欢而散,而几个月后他又来了,他还是几月前的装扮,只是衣物上被深色的液体晕染了一大块。


  你抬头看了他一眼,他神情中的悲哀让你不知怎么开口,鼻尖微耸便嗅到了血液的气息,想必就是他衣服上那块深色的痕迹,便闭上了嘴等着他开口。


  “刚才,我的夫人被人暗杀身亡了。”

 


  哦哦,那好惨噢。


  你知道在这种时候,人类的神经极其纤弱,所以也只是想想而已并没有说出来,而且你还记得他是唯一能看见你的人类,于是便宽容了许多。


  为了表示你在听的意思,你便换了个姿势躺在软垫上,召唤者把你关在这里却极其照顾你的意愿,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面设下了许多有趣的东西,只要你想这个空间便会出现你想要的东西,方便极了。


  而他见到这一幕,嘴边苦涩的笑容也消失了,眉眼之间是你看不懂的表情。


  “您果然不懂人类的情感。”他说道。


  “恶魔不需要多余的情感,而人类就是因为感情太深厚,才会愿望那么多。”


  你回答了他的问题,并且不想在与他过多谈论这个问题,毕竟你是恶魔他是人类,你们终究不能达成共识。

  


  “您说得对,说起来……您见过我的夫人吗?”

  


  他问了一个诡异的问题,让你一瞬间笑出了声。


  

  “你是我唯一见到的人类,紫堂创你在怀疑什么?”


  

  其实你是见过的,那是一名拥有乌黑长发和宛如黑珍珠一般眼瞳的女性,但是她并没有到达你所在的房间,而是在梦中和你见面的。


  与他不同,她就像将所有的美好摆在面上的玫瑰花,就连根上的尖刺都为了观赏性被一一拔掉,像是轻轻一碰就会随风散去一样。



  梦中,她总是在你来之前,用沸水冲泡上好的茶叶,再备好美味的茶点,等你来时就与她共坐茶桌与你谈论一天的趣事。


  毕竟你不能走出房间,和她聊天成了你这几千甚至几万年来唯一打发时间的事情。


  她是你制作的,唯一的‘眼’,同时也是你消遣的工具。



  “人类的感情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梦中她将沸水倒入茶叶中,烟雾直接从茶壶中弥漫出来,模糊了她的眉眼,但是你知道那是你从来不应该有的表情。


  “即便知道是虚假,却总是托付真情,真是个笨蛋。”


  她巧笑着,你知道她说的是谁,却也不再多问。

  


  你知道,有些东西一旦承认就回不去了。


  

  03


  或许是身边唯一陪伴的爱人逝世了,他来你房间的次数多了不少,最后直接让佣人在你房间前面装修了一番,将处理事务得的书房搬到了你的面前。


  日常起居,除了睡眠全在你身边,


  你倒是无所谓,这对于他来说却不是个好的选择。



  毕竟你……太吵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与其这样还不如直接放我出去。”你无趣的戳着房间内的柔软抱枕,而他却在外面盘腿坐着,身前木制的桌面上全是由毛笔字书写的长长的文案。


  “这……我可能办不到,毕竟这是先人布置的,我完全没办法解开。”


  “那你就让我实现你的愿望啊!”你囔囔着,也知道他不会把你的话听进去,毕竟这样的会话已经进行了好几次。


  说白了,你就是闲的没事做,毕竟唯一的‘眼’也死了,只有他还会和你唠嗑几下。

 


  “我的愿望,我早就告诉您了,您不也没办法实现吗?”



  他笑着说,好看的桃花眼又眯成一条线,嘴角的弧度从未下去过,像是一只打着坏主意的狐狸一般。


  他说的没错,你无法实现他的愿望,这对于你来说还是太过困难,所以你总妄想着被你烦着他哪天良心发现会自主放你出来。


  虽然,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说起来,您不觉得这里作为囚禁您的地方来说……太过于奢侈了吗?”他突然问道。


  “奢侈?我完全不觉得。”


  你实话是说,毕竟在房间里面,你想要什么都会出现,但是其实就是一个概念物品而已,实质上什么都没有,就连东西的触感和味道都是凭借你模糊的想象出现的。


  况且,房间四面全是高高的墙壁,连扇窗子都没有,唯一的就是你面前木质拉门,你并不觉得这种地方有什么奢侈的。


  不过,这个房间其实别有洞天,那是只有你才能进入的亚空间,里面有着一座小院,整体是日式风格和你这个西方的恶魔格格不入,但是你也住的欢心。


  在他没有来时,你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光着脚坐在小院的廊檐下,直接向后一倒,躺在木质的地板上看着挂在顶上的风铃发呆,而在他来之前你就从小院出来,抱着柔软的抱枕,等着他拉开你面前的拉门。


  如今,你和他每天见着面了,反而更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而且你觉得不能让他知道那个亚空间的事情。



  “您也许从未看过周围吧。”


  他笑到,然后将手上的笔杆放下,起身把你面前的拉门拉开,再清理了一下门前摆放的杂物,你这才透过拉门看到外面真正的景观。



  小桥流水人家莫过于此了。


  即便不像亚空间的小院一样精致,但是毫无疑问关着你的这个房间所坐落的地方也是一个大手笔。


  如果不是他将所有的东西都搬开,你还以为要到许久之后才会看到一次外面的模样。


  

  房间外面的布置,和亚空间的小院一样,最大的区别就是比小院的景观规模小了很多。

 


  想起来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你弯起的嘴角也一瞬间拉平,心情不好了起来。


  毕竟察言观色他还是会的,瞧见你神色不对便没有多说什么,反而说起来一些其他的东西。

 


  “说起来,您有见过除我以外的人吗?”他咬重了‘人’这个字的音节,你感觉他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又安慰自己他怎么会知道。


  

  “没有,你是我见到唯一的人类。”你笑着回答道。

 


  04

 


  其实,你没有骗过他,从始至终你见过的人类只有他,而一开始召唤你的人也是将你从房间里面放出来过的。


  但是你被背叛了,一个恶魔被一个人类设下了圈套,再次被关到了房间也就是牢笼里面,刚开始你是气愤的,甚至不理解召唤人的做法,最后你还是消了气。


  只是日复一日的等着,迟早会有一个人会打开面前这扇门,然后向你问好。


  随后你会按照常例询问愿望,最后无法实现。


  这就像个诡异的轮回。

 


  唯一不变的,就是初见时那人总是有着一头瑰紫色长发和一双绿瞳桃花眼,分别时总是白发满头双眼浑浊不清。

  


  “你在怀疑什么?”


  “没有,您难道没有尝试过逃离先代的囚禁吗?”


  “搞错了,不是囚禁,我是自愿的。”

 


  是的,你是自愿的,就在刚才你想起来了,当时将你无数次关在房间里面那人的面貌。


  就像他一样,有着一双美丽的桃花眼,谈笑之间皆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诱惑让你不断被勾引,却在将你重新关入牢笼时,会因此落泪。


  瞧瞧、高傲的不可一世的那人会因为关押了一个恶魔哭泣,尽管得到了恶魔的真心,似乎也无法抚慰那人的痛苦。

 


  “我是自愿的。”你又重复了一遍,看着他陷入深思的表情笑得开心。


TBC.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