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凹凸乙女】平安夜(下)

小学生文笔 OOC严重注意 原作背景

紫堂家主(私设名字紫堂创)X 你 (黑发黑眼恶魔)

一句话总结↓

被召唤出来关在房间里面的落魄恶魔,和唯一能够解开牢笼的他相遇了。

全文1.3w+ 分段发



  09


  你和他都对于那天的事情只字不提,虽然他还是时不时进入房间里面和你共赴巫山,但是却不像第一次哪样会互相确认对方的情感。


  也是这个时候,你发现这个男人伪装的总是太过完美,看起来是个情种,却总是清醒的将一切算计在内。


  清醒的让你感到害怕,又让你因为这一点为他着迷。


  等反应过来时,你却早已深陷在其中,而他却在边上笑看着你挣扎着越陷越深,从来不会解释一句。

  


  紫堂真每日都会来与你通气一波。


  说出来的事情大概都是那几件。


  紫堂幻,分家兄弟,糟老头……不对,是紫堂创。


  

  最近紫堂家中似乎出现的事情太多了,导致紫堂真已经不会用糟老头来形容他,而是直呼姓名,也是这个时候你才发现原来糟老头这个称呼对紫堂真来说是算得上亲密的。


  “母亲,其实我是来告别的。”紫堂真穿着一身轻装对你说道,你扫了一眼,发现衣物上完全没有紫堂家的家徽,看来是下定决心要离家出走了。


  “我想要去参加凹凸大赛,这样紫堂创就会发现自己的错误了吧!”



  “非去不可?”


  “是的!”


  紫堂真的眼神十分坚定,你这才发现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早就成为了有自己理想和梦想的大人了,你自知这种时候束缚反而会阻碍他的成长所以并没有反对。


  于是,你伸出手来,手掌中心凝聚出来了一个圆轮,上面散发着漆黑的气息,让紫堂真不由自主的想要触碰上去,却被你打断。


  你看了一眼他伸入房间的右手,将圆轮放在他的手上,末了还是用了一个布袋装了进去,死死打了一个结让里面漆黑的气息不再弥漫。



  “拿着,保命用的,一定要回来。”


  “嗯!”


  

  紫堂真把布袋收在了裤包里面,和你约定了一番,保证会从凹凸大赛中回来,随后趁着夜色便偷溜了出去。


  你也有了一种孩子大了的欣慰感。


  

  第二日,他一如既往的来到你的面前处理公务,似乎完全没有被紫堂真逃家的事情受影响,嗯……似乎。


  这一次他垮下的嘴角一点掩饰都没有,下笔的动作几乎能划破纸张在木桌上留下重重的痕迹,而从远处传来的吵闹声更让他没有了耐心。


  但是声音却在逐渐的靠近,让你也看到了吵闹的几人。


  

  三个小萝卜头按照身高来的站位走了过来,最矮的那个还带着厚重的眼镜,应该是就是紫堂幻,另外两个就是紫堂真口中……一直欺负紫堂幻的分家兄弟吧?


  

  你有点不确定,因为身为恶魔对于人类的负面想法特别是恶意极其敏感,而他们并非像紫堂真说的哪样欺负紫堂幻,反而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虽然吵着架却以自己的方法保护着紫堂幻。


  你之前也想过,为什么紫堂真口里面欺负紫堂幻的永远都只有分家的兄弟两,想必也是他们独道的保护手段让其他污言碎语不会伤到紫堂幻,但是也因此紫堂幻也每日遭受着精神和身体上的打击。


  而吵架的中心就是早就离开幻兽星,去往凹凸星球的紫堂真。


  

  “像你这种废柴,要不是真哥护着早就被赶出紫堂家了!你看真哥走之前还不告诉你!”个子高点的应该是紫堂林,他一头短发被发带高高扎起,穿着黑色打底的短袖,嘴里大声囔囔着紫堂幻的惨状。


  “哥你看我说的对不!紫堂幻就是太废柴了真哥才会走!”


  

  “嗯,说得对。”附和着的是紫堂陆,他眉眼冷淡至极,只有看着紫堂林的时候回流露一丝温柔的神色。


  

  “哦呼……”你小声感叹道,还是被他听到了。


  

  本就因为紫堂真不告而别的出走弄得心烦气躁,再听到你暧昧不明的感叹声时,他生气了。


  笔杆直接被他用力砸到了三人面前,也是因此他们才注意到,在不知不觉之间走到了不该走的地方,在他们前面,木制的笔杆直接碎裂开来,里面的墨汁直接将地面的木板直接晕染一片,就像他的心情一样。


  乌黑又不见光亮。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紫堂陆,就和大家长一样对做了坏事的熊孩子们总结了失误,并且道了歉,紫堂林也附和的行礼道歉,但是紫堂幻却呆住了。


  与其说是呆住了,不如说是因为看到什么东西太过吃惊导致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即便紫堂林不断在他身后提醒着,也不肯回神。


  

  “带紫堂幻出去,下次可不会就这样放过你们。”他揉了揉眉心,自然知道造成紫堂幻失态的原因,他不着声色的看了你一眼,然而你笑嘻嘻的表示什么都不知道。



  等闲杂人等都走了,他走进了你的房间,这次漆黑的文字和往常不一样,在他踏进来时会小小的旋转扭曲,不过最后却没有掀起一点涟漪,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在这里呆了许久,对于这些文字的变化自然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对于它们的转变也是看在心里不说出来。


  

  毕竟说了也没有什么用。

  


  “之前就想问了,我和你的夫人很像吗?”


  见着他进来,你朝着他伸出双手,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是把你抱在了怀中,你埋首在他的耳边询问着。



  “像,也不像。”


  “敷衍!”


  “是实话。”他无奈的搂住你的腰,想要轻吻上你的唇瓣,却被你躲开,顿时警告似的在你腰间细细攀摹着,让你瞬间僵住了身体,随后只能乖乖的在他唇瓣上落上一吻。

 


  “你的夫人,应该和我一模一样吧?我见过她的。”


  “小骗子。”


  这次换他在你耳边细细念着,喷撒出来的热气让你耳朵不自然的抖了抖,却又被他直接含住了耳尖,让你反射性的一抖。

 


  “你说过,见过的人类只有我一个。”


  你眨了眨眼,回答道。


  “在见到你之前,我确实只见过你一个人类。”

 


  你说的是实话,最后还是被他惩罚的压在软垫上,泣不成声,甚至连流出来的眼泪都会被他用热舌舔尽,随后在你嫣红的眼角留下一个亲吻。

 


  “紫堂创你是将我当成你夫人的替身吗?”情迷之中,你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他顿住了,随后你的眼睛被他温热的手掌遮住,看不清楚他现在的表情。

 


  “我只痴情一人。”


  

  他的声音带有着浓烈又真实的情感,一时之间将你压的有点喘不出气,但是你却有点庆幸看不见他的表情,而他也看不到你的双眼。


  不然,关于你喜欢他这件事,一定会被他发现吧。

 


  其实你没说过谎。


  紫堂真和紫堂幻并非普通的人类,而紫堂林和紫堂陆在你眼中就犹如下一刻即将消失的亡魂一样。


  他是你见到的,唯一一个会生老病死得的人类。


  

  你顿时有些委屈了。


  但是还是咬紧了牙关,将所有不该有的心思,一点一点的掩盖住。


  

  10


  自那以后,房间里面本应该禁锢着你的结界就好像有了自主意思一样,彻底隔绝了你和他的交流。


  他站在你房间面前,寻找半天却丝毫没有办法再次看到你,而你却因为他为你焦急的模样而心中暗喜。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从你的面前搬了回去,就像与你彻底说了再见一样。



  代替着他来和你说话的,却是那日被分家兄弟带出去的紫堂幻。


  小小的少年身上一堆伤口,却还是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你,并且和他哥哥一样犹豫着该怎么称呼你。


  到了后面,就成了他自顾自说了一堆话。


  大多数都是埋怨着他自己的能力不够,导致达不到其他人的期望,虽然也有对分家兄弟的埋怨,但是更多的却是因为自身能力产生的否定。



  “幻,你很强的。”你对紫堂幻说着,然后示意紫堂幻靠近你,在他踏入房间的一瞬间你仿佛看到了他以后光辉的模样,你揉着他紫色的短发,安抚着他的情绪。


  “你可以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时候。”


  “母亲…我、我真的可以…成为父亲期望的存在吗?”


  

  对于他的疑惑,你自然的回答了。


  “嗯,当然可以,因为你是幻,而不是紫堂。”


  

  即便不知道你话中的意思,紫堂幻还是听懂了你的肯定,便笑开了嘴,像是小太阳一样让你得到心情都好了不少。



  紫堂幻时不时会来找你说话,你也乐得做他人生开导的老师,终于有一天,他和紫堂真一样和你告别了。


  你目送着紫堂幻离去的背影,感慨着接下来没有人唠叨的无趣人生。


  

  又过了许久,他来了。


  这时候他早就没了以往的硬朗,总是挺直的腰背终于弯曲了起来,眼珠浑浊却丝毫没有失去应有的狠厉,灰白的长发被发带随意束在一起,看起来柔和极了,脸上的表情却极其的严肃。


  你眨了眨眼,像是没看到一样,对他笑开了脸。


  

  “好久不见,紫堂创。”


  

  11


  

  这是一切的开始,年幼的紫堂创翻着古籍找到了能够召唤恶魔的秘法。


  然而出现的,并非是他想象中的拥有着青色獠牙面庞丑恶的怪物,而是一个有着乌黑长发和宛若黑珍珠一般双眼的女性,行走之间让她苍白的肤色直接显露了出来,在阳光的照射下有些不真实。


  “小主人,你有什么愿望呢?”


  她笑道,她笑起来像是初春时开出来的樱花花苞,一瞬间在紫堂创的心中留下了痕迹。


  

  毕竟召唤出恶魔是一件大事,第二天紫堂全家上下都知道了这件事,他完美的外貌更是吸引了许多人瞻仰。


  顿时有了一群的追随者,即便她是恶魔,也全盘接受。


  要不是有另外一个人召唤恶魔时,被所召唤的恶魔吞噬,不然真的是人手一只恶魔。


  

  虽然紫堂创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召唤出恶魔。

 


  她总能完美完成他的愿望,就像是他因为父亲交代不能多吃的甜食一样,她总能变出来,又能很快的收拾干净,而在竞技场上美妙的恶魔女郎和对面的兽形幻兽相比,博得了许多人的眼球,让他又上了一个知名度。


  这是好事,也是件坏事,起码慕名而来的人又多了一倍,不是冲着紫堂创而是冲着那位近乎完美的女性恶魔。



  这已经不是紫堂创第一次看到有人对落单的她送上情书,就连表达爱意语句,都已经多的让他感觉听出了耳茧,而她更绝情的连还在告白的人都没管,瞧见了紫堂创之后向他径直走来,最后微微弯下腰,牵住了紫堂创的左手,在手背上留下了亲吻。


  “我的主人。”


  她说道,微风吹过让她过长的黑发像是丝网一样散开,紧紧的将紫堂创缠绕着,拖入深渊,那双黑珍珠一般的双眼就像是深渊里面的宝藏一样,让紫堂创忍不住想将它占为己有。


  “哼,挺有自知之明的。”


  紫堂创扫过刚才企图窥视自己所有物的人,直接嗤笑一声,反握住她的手转身离去。


  被留下来的人脸色苍白,甚至因为气愤脸上的颜色又成了猪肝红,还未说出来的告白被他狠狠吞到了肚子里面,而在他的心中突然浮现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紫堂家下代家主被恶魔所迷惑,迟早有一天要让紫堂家这些年累积的气运给败坏出去。


  这样的传言直接笼罩了整个幻兽星。


  作为传言依据的就是主宅里面开始败落的园景。


  就连池塘用活水养着的鱼儿也在不久之后,一个个浮向水面反着肚子,证明着传言的真实性。



  紫堂创自然知道这是人为导致,但是长老们本就对召唤出来的恶魔有着忌讳,这一下直接让他们抓着,时时刻刻在紫堂创的耳边念叨让他头疼不已。


  这个时候,她开口了。



  “您的愿望是什么,告诉我,我将替您实现……”


  

  她握住紫堂创的手,将之放到自己的心口上,轻吻着他的指节表达着自己想法,一双漆黑透亮的眼睛似乎早就看破了紫堂创内心深处的想法。



  紫堂创反扣住她握住自己的手,俯下身亲吻上了她的唇边,将缺失血色的唇瓣吻得红肿,望着她迷离的双眼紫堂创做出了打算。


  他命人在紫堂主宅的一处偏僻的地方打了个房间,尽管被长老们阻拦这个房间还是完工了。


  在这期间,女性的恶魔一言不发,等着自己的终局。


  

  他在房间里面用着以幻兽血液为主,自身心头血为引的黑色墨水,将整个房间写满了让人看不懂的字符,最后用着刻刀在木质的地板上刻下了紫堂家的家徽,一点一点的将上好的朱砂洒在里面。


  最后,他命令着女性恶魔走到了房间里面,许下了诺言。


  

  “这是一时的妥协之计,没过多久你就可以出来了。”


  “到时候,我的灵魂你可以全部拿去。”



  看破了紫堂创的谎言,恶魔笑着回应了。



  “好。”



  自那之后,紫堂创被恶魔蒙蔽双眼的传闻就这么消失了,毕竟谁都看到了紫堂创亲手将女性恶魔关押在了紫堂家的龙脉之上,一介恶魔沦为了笼中鸟,永远承担着紫堂家的业障。


  就像是一个永远的活祭品,取之不尽。


  而紫堂创自然坐稳了家主的地位,甚至因为他的做法引来大多数人的附和。


  

  没过多久,紫堂创就出去历练了,等回来身边就跟着一位黑发黑眼的普通女性,当紫堂创提出想要与这位女性结婚的时候,长老们虽然想反对但是又考虑之前的事情,便应下来了。


  但是,背地里面却不断查找着这位女性的身份,结果也让他们安心。


  

  这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生长着其他星球的人类女性,和牢笼里面关押着的恶魔除了相似的脸孔,其他完全不能相比。



  紫堂创就像是忘了曾经召唤了一个恶魔一样,他和自己的妻子渡过了数十年的时光,甚至生育了两位孩子。


  但是,神明代行人的暗杀者出现了,与他同床共榻的妻子就这么去世了。


  

  紫堂真也在之后陨落于凹凸大赛之中,而次子紫堂幻则是从凹凸大赛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新晋的神使,也是那时紫堂创才知道,自己的长子紫堂真早就被创世神同化成不老不死的存在,早就脱离了人类的身份。


  到头来,剩下的只有他曾经关在牢笼里面的恶魔。


  

  紫堂创在白发满头的时候,将笼子里面的恶魔放了出来,她依旧美艳的惹人心生涟漪,而他却已经老的完全没有年轻时的俊俏。


  

  “是时候支付代价了,恶魔。”


  紫堂创开口,年少轻狂在岁月磨砺下早就没了,余下的就只有当时应该偿还的债务。


  

  “好久不见紫堂创,你是来放我出去的吗?”



  恶魔笑道,她弯起的眉眼就犹如当时紫堂创将他送进去时一样,完全看不出来有任何怨恨在其中。


  紫堂创愣住了,一种极其荒谬的想法顿时萌发在了他的心中。


  他将恶魔放了出来,女性恶魔笑吟吟的并没有着急将他的灵魂吞下。



  “实现我最后一个愿望。”


  紫堂创望着与自己一般高的女性恶魔,即便已经苍老不已,他的声音却不失年少时的狠厉,他就像拼尽一切准备赌一场没有结局的赌博一样,说出了自己最后一个愿望。



  “这个愿望我没办法实现噢,这对于我来说还是太困难了,毕竟我是恶魔。”


  她笑着回绝了紫堂创的愿望,然后眨了眨眼看着紫堂创,就像是有着什么坏主意一样,偏偏她不会直接明了的告诉他。



  “那就等你实现我的愿望,再拿走我的灵魂……在这之前。”


  紫堂创顿住了,他将身旁的恶魔推入了牢笼之中,不等她的反起本被打开的牢笼现在又再次关上了,里面的恶魔直接没了笑容,阴沉沉的看着他。



  “你就在这里等着吧,等着实现我的愿望,我的恶魔。”



  12

  


  你其实是记得的,包括他怎么把你关在牢笼里面,以及他对你的感情。


  但是你就是不想承认,恶魔和人类不一样,有着太长的年岁甚至不老不灭,你并不想因为一时的欢愉导致永生的痛苦。



  所以,你总是在这里等着,等着会有个叫做紫堂创的人类找到你,然后对你说下他的愿望。


  即便,每一次,你都要等待一万多年,才能遇到当时的那个他。


  你装作一切都不知,等着他逐渐的爱上你,甚至催生着他心中负面的想法,只是为了能够在下一次又能看见他。


  

  你知道在他刚成为家主的时候,就会看到被牢笼关着的你,然后许下愿。


  第二次见面是你人类分身死亡的时候,他会被你的话逗笑,然后每天在你身边办公。


  你们第一次是在你因为意气用事,不小心被字符吞噬了手腕下进行的。


  ……

 


  他总是在他快要死亡时,将你从牢笼里面放出来。


  就像现在一样。



  “实现我的愿望,我就将我的灵魂给你。”


  “你能够爱上我吗?”

 


  “人类,总是想要的太多,最后还是一无所有……这个愿望我没办法实现。”你按照记忆里面的答复回答了他。

  


  “那就解除契约吧!”


  “让我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这个空间这个轮回,这样你就会轻松点了吧?”


  

  他知道了。


  你握紧了双拳,目光依旧清澈,像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他却笑出了声。



  “傻子,我没有一无所有。”他将你抱在怀中,他身上的属于死亡的气息让你太过于痛苦,让你想要与他远离,却害怕他的反常。



  “我爱你,你是我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痕迹。”即便已经苍老,他的桃花眼依旧很好看,让你一时顿住了动作。


  

  “晚安。”


  他亲吻上你的唇瓣,就像是蜻蜓点水一般,最后直接失了所有力气倚靠在你的身上。

 


  第一次,他在你怀里没了生息。


  前所未有的终局,终于让你慌了神。


  你不知他用什么办法把自己的灵魂送到了你的口中,你确实感受到已经消失的契约,心脏太过痛苦,明明是只恶魔却能体会到人类才有的撕心裂肺。


  

  你颤抖的将他抱在怀中,然而冬天极冷的气温迅速将他的体温带走,不像平常一样温暖。


  在往常,你总是记得他会在雪下的最大的那一天,拿着红色的苹果来到你的面前,告诉你今天的日子。


  

  “平安夜里面,苹果是献给恶魔的祭品,作为交换恶魔小姐不考虑回应一下吗?”


  “比如实现一下我的愿望?”



  与他的往事总是历历在目,只可惜他现在听不见你的回答了。

 


  “我也爱你,紫堂创。”


END.

感谢看到最后的小天使!!!因为中间吃饭去了所以最后一篇发出来晚了点orzzz

总之,就是我想看家主在平安夜送给我苹果

然后又看到平安夜送苹果其实是笼络恶魔的意义

就衍生出来的一篇文章


然后其中,文章里面亲吻手臂和额发,以及指节都各有各的含义_(:з」∠)_

这篇文里面依旧是互相喜欢设定啦

只是因为你故意表现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逃出房间,让家主不敢相信你是爱着他的。

也正是利用这一点,你总在无尽的轮回等着家主推开房间的拉门,然后又和他缠绵一段时光。

最后,家主还是发现了你做的事情,选择自取灭亡结束这个轮回

这个轮回之所以继续下去,就是因为家主的灵魂犹在,但是当这个灵魂被你吞下之后,轮回就结束了。

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家主确实也和你在一起了!


大概就是这样,谢谢看到最后!!!!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