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刀审(07

食用需知看第一章√

就不多次重复了_(:з」∠)_ 

你们就只需要知道女主就是苏苏苏!



       这个本丸迟早要坏掉的……


  鹤丸看着在自己身下承欢的审神者这样想着,门外传来了第一部队归来的脚步声,随着身下人的叫声越来越大他们甚至没有停下来反而越来越靠近。


  咚咚咚,随着敲门声传来的是掺杂着疲惫但有十分清明的男声。


  “审神者大人,我是一期一振,请您为我的弟弟们手入”


  啊啊又来了,这是这周的第几次了呢。


  鹤丸这样想着,不意外的出神,但下一刻被审神者抠进肉里的指甲换回了神智。


  “一期一振……?我现在没空等我有空再说”


  女审神者发出的不再是甜腻的喘息,而是冰冷的将一期一振的血液仿佛逆流一般的冰冷。


  “但是……我的弟弟!!!!”


  “一期一振我命令你们现在就出征将三日月找来”


  审神者的命令是绝对的,带着【言灵】的力量,让一期一振最终还是离开了。


  “呐,鹤丸,这下没人打扰我们了吧~”


  “是,我的主君”


  在烛火的照耀中,白鹤魅惑的笑道。


  


  一期一振再次见到审神者是第二天的中午,她穿着堪能遮体的衣饰,和鹤丸吃着烛台切制作的甜品。


  多想将里面的糖馅换作能让您死亡的毒药啊……


  突然出现的念头让一期一振有些慌张,不知所措……他怎么可以生出这种想法!


  “哎呀”


  审神者好像发现了什么看着一期一振,边上的鹤丸带着匪夷所思的笑容也看着一期一振。


  “呐一期,你是不是很想要我手入你的弟弟们?”


  审神者开心的笑着问。


  “是的!主君”


  难道主君终于同意手入了吗?一期一振这样想着。


  “但是你们今天出征又没有找到三日月对吧?”


  “我怎么说的来着?想要手入必须得达到我提出的条件”


  “难道你和你的弟弟们想和三条家的那两个一样像个废物活着吗?”


  “我记得五虎退他……好像要碎刀了呢~”


  审神者的话像带着蜂蜜的利剑一样,狠狠插入一期一振的心脏,终于审神者最后一句话让一期一振最后的一丝骄傲失去。


  “求求您!只要能为五虎退他们手入……就算只有一个也行!”


  “哎呀哎呀,我可受不了您的大礼~但是可以哦~从今天开始来我的房间吧~鹤丸他会替你照顾你的弟弟的”


  审神者开心的笑着,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期一振的刀刃发出来咔的一声。


  “是的,主君”


  


  因为这几天都是一期一振在夜伽的原因,所以鹤丸终于解放了,因此他去了三条家的休息室。


  三条家的五把刀只有三把来到了这里。


  分别是短刀的今剑,薙刀的岩融,和太刀的小狐丸。


  说是幸还是不幸,因为三条家的长兄不愿意让自己的弟弟受苦,所以小狐丸从发现到现在已经隐藏了好久了,而沉迷于夜伽的女审神者完全不会在意这些细节,所以小狐丸躲过了一劫。


  然而并不代表三条家的另外两个可以逃脱。


  审神者极其喜欢红色,特别是今剑那双时时刻刻充满活泼生动色彩的红瞳,所以审神者挖下了它们……


  审神者发现这双眼睛挖下来后十分丑陋就当场丢弃了,而今剑也因为看不见的原因变得精神十分的脆弱,而审神者也不为今剑手入,造成了今剑到现在依旧是看不见的姿态。


  岩融则是为了今剑一直奔赴于合战场……但是练度没有达到60的薙刀最终还是被审神者发现了将他安排出征的弊端。


  至于为什么被留下来了?


  很简单啊……


  那个精神一直紧绷的今剑他去夜伽了……代价是让他和岩融能留下来。


  鹤丸至今还记得,那个看起来比谁都脆弱的短刀,到底承受了多大的伤害,在哪之后岩融和今剑虽然留下来了,但是岩融已经重伤了,濒临碎刀。


  审神者缺不给予治疗。


  “我的资源可不是给那样的废物用的,能没碎刀算他好命的了”


  当时鹤丸就在审神者的边上,看着审神者用折扇抬起今剑的脸颊,那只小天狗终于不像之前一样充满了活力而是身陷绝望的带着岩融离开了内室回到了三条的居室。


  在鹤丸离开的时候他仿佛听到今剑再说。


  “呐……岩融,我好想鬼彻酱啊……AI?鬼彻……是谁啊?”


  只有一个人的今剑,终于如审神者喜欢的那样……彻底疯掉了。



FIN.

噫这不虐吧√

说的是一期一振以前的事情

_(:з」∠)_这种程度肯定不需要刀片√

补充一下

鬼彻和今剑岩融认识是在今剑大太刀情况下认识的,设定也说过自从变成短刀今剑记忆就丢失了√所以设定今剑是失忆梗了撒√


评论(1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