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刀审○忘爱症候群&花吐病 【百fo点文

  • CP药婶

  • 不虐……吧_(:з」∠)_

  • 文笔渣√

  • ⁄(⁄ ⁄•⁄ω⁄•⁄ ⁄)⁄与正文无关联

  • 百fo点文

  • 不知道想表达的意思有没有好好表达出来_(:з」∠)_

  • 就酱√食用愉快

  • 目录走这√


  药研藤四郎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榻上,身上的伤口早就消失不见,立于床榻边上的是穿着黑色军装的孩子,药研藤四郎从看到这个孩子的第一眼就心中产生了浓重的厌恶感——


  


  药研藤四郎知道那个孩子是审神者的时候吃了一惊,毕竟他可是从来没见过那个孩子。


  “你是认真的吗……药研?”


  药研抬头看向一脸复杂表情看着自己的一期一振,有些疑惑。


  “认真?一期尼再说什么?我从来都没见过那个孩子呢……他是新来的审神者吗?”


  


  整个本丸都知道药研藤四郎只记得除了审神者以外的人,而且对那次受伤也记忆很模糊,没人知道这种病怎么治,而鬼彻只是勉强的表示既然是病总该会好的不是吗?


  然而让刀男们万万没想到的事情是事情又再次恶化了,鬼彻自从之前出了一次门之后不知道怎么就患上了花吐病,一期一振表示从隔壁听说这个要互相喜欢的人亲吻就可以解开,不然就会越来越虚弱,直至死亡,所以药研藤四郎每次出阵时都是呆在本丸和鬼彻呆在一起。


  但是刀剑终归刀剑,一直呆在本丸里的日子,而且是强呆在陌生人的身边,让药研藤四郎的好脾气终于也忍不住了,他瞄准了一期一振和其他刀剑出阵时间和鬼彻空闲的时间找鬼彻谈心。


  “你的意思是我强迫你呆在我的身边?”


  鬼彻放下手中的资料,轻声询问道。


  “没错,审神者大人请您不要看轻我,我终归也是刀剑,而不是您用来观赏的鸟儿”


  药研藤四郎说完这句话后,看着猛然吐血的鬼彻,稍微有些吃惊,最让他吃惊的是哪个面瘫出名的鬼彻竟然在流泪。


  “咳咳咳,没事……我会给一期尼说的……你先出去吧咳咳咳”鬼彻看着手中泛红的花骨朵对着药研藤四郎淡漠的说道。


  “……恩好的,请审神者大人注意身体”


  


  药研藤四郎第二天就和一期一振一起出阵了,许久未出阵的他有种莫名的兴奋感,然而同队的人心情就不怎么美妙了,由其是加州清光,平时最注重形象的他连指甲油都快掉完了都没注意到。


  “药研……你真的对主上没有印象了吗?”


  坐在资源点的萤丸突然问道。


  “……难道说审神者以前对我做过什么吗?所以你们都看我那么奇怪!”


  “闭嘴!明明是你……”


  加州清光明显想说什么但是却被边上的萤丸捂住了嘴。


  “嘛……也没什么,就是希望你最近能多陪陪主上,你可是他最亲近的人啊”


  萤丸这么说完就拖着加州清光走了,就剩药研藤四郎在原地一脸迷茫。


  “明明才见面不久,怎么可能是最亲近的人啊……”


  


  自从那天出阵后,药研藤四郎很少能看到审神者,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直到一个黑发紫眼的男人来到本丸之后,一切都变了。


  药研藤四郎看到以前笑的开怀的短刀们每天都以泪洗脸,轮着去看望床榻上已经倒下的审神者,或者一起去,带着开心的笑容进去,一幅悲伤的表情出来,本丸里的其他刀剑看自己的眼神也越来越奇怪了,甚至还有些透露出一些怜悯。


  


  “药研殿下,可以稍微谈一下吗?”


  十分难得的江雪左文字竟然会来谈话,药研点了点头,在江雪左文字面前正座下来。


  “您最近是否有想起主上的任何事情呢?”


  “十分抱歉……对于审神者在我印象就是陌生人而已”


  江雪左文字沉默了一下,最后只能低叹一声。


  “这都是缘呢……药研殿下您现在可以去内屋哪里了,哪里有人等着你过去”


  


  药研藤四郎听完江雪左文字说完后就前去了内屋,拉开门扉,以前还算有肉的审神者直接干瘪了下去,床边有着许多鲜红的花朵,之前来本丸的男人就在边上坐着,看着药研藤四郎的进来,只是对他施加了浓烈的杀气。


  “好了别玩了二代,药研难得过来呢……怎么有事情吗?”在床上的鬼彻看着两人的互动有些好笑的开口。


  “只是江雪殿说这里有人等着我……所以我来了”


  鬼彻一愣,随后淡漠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御守。


  “嘛不愧是江雪呢……药研这个给你,可以保护你的,要是没什么事就出去吧”


  从鬼彻手里结果御守,药研就离开了,关上门的那一刻,药研藤四郎听到床榻上审神者闷咳的声音,只是捏紧手中的御守然后离开。


  


  那是发生在战场上的事情,因为没料到地方的非检部队还有活着的人在,走在部队后面的药研藤四郎就变成了目标,药研藤四郎则因为有些心神不宁便被袭击了,但是这时候被药研藤四郎收在怀里的御守突然发光,将敌方偷袭的短刀直接毁灭,药研因此也直接昏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药研藤四郎发现自己已经在资源点的位置,边上是休息的刀剑男子们。


  “一期尼!我想起来了关于审神者的事情!讷讷我好想快点见到他呢”


  药研藤四郎看到一期一振兴奋的说,他终于想起来了他和鬼彻的事情了。


  “讷讷我们好久走呢!之前对她态度那么冷淡,肯定生气了,而且出来前她好像一直在生病呢!我们回去的路上要不要带点甜品呢”


  “阿阿对了,之前好像说她是陌生人什么的,真是的失忆的我为啥会这么说”


  “对了鬼彻最后给我的御守很管用哦!果然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呢”


  那次战场药研藤四郎十分难得的没有平常的优雅而是十分活力充足。


  


  等药研藤四郎他们回到本丸,原本热闹的本丸也变得安静的不能再安静,药研藤四郎想估计是要给他一个惊喜什么的,就马上冲到了鬼彻的房间,在哪里他看到了身陷花海中的审神者,她脸上一片祥和,边上的二代作为一个大男人哭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鬼彻……?”


  


  后来鬼彻的身体化作灵力消散,全部都融入了本丸里面那颗粗壮的樱花树里面,使得那颗树开的更艳了,鬼彻的身体也消失了,二代将鬼彻的本体刀带走离开了,最后和药研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因为鬼彻充足的灵力,直到本丸里的刀剑男子都把使命完成后都没有消散,在ZF回收本丸的时候也只有鬼彻的本丸没被回收,不知道为什么ZF人员根本进不去那个本丸,好像有人在守护着一样。


  又是一年春,药研藤四郎拿着一壶清酒坐在已经快枯萎的樱花树下,看着已经脆弱不堪的树枝,仿佛情人之间的呢喃一般,等着最后的时光。


  ————


  “药研藤四郎,一代曾经说过只要你活着就好了”


  “所以你别轻易寻死……”


  “这是一代最后的遗言——能喜欢你真是太好了”


  药研藤四郎最后在意识消失之前,仿佛看到鬼彻在他的身旁,然后越走越远直到在他面前化成碎块消失不见。


  这时候药研藤四郎意识到——那个最爱他的人终究是再也找不到了。



END.

前排艾特点文小天使 @药总求舔腿 

其实不咋虐√

真的qaq

_(:з」∠)_主要是文笔不好√


大概就是婶婶和药研出征然后因为婶婶的忽略药研受伤了的故事√

 婶婶最后还是消失了√只是刀里面已经只剩妖气而没有灵性了√

 名副其实的妖刀呢√

 最后食用愉快√

评论(1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