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刀审18







       等三条家的几位家长从战场上回来已经是傍晚了,三人有些紧张的看着面前关着门的三条部屋,心中猜测里面是什么情景,最后石切丸还是首先拉开门。

       里面的景色没他们想的那样险恶,反而空气中洋溢着温馨的气氛。

       完好无损的岩融大字躺在中间而他的两边分别是恢复如初的今剑和娇小的审神者。

       “这可真是⋯⋯令人吃惊呢”石切丸不知道该怎么说形容眼前的情景,比起石切丸的呆滞,三日月宗近直接把门拉上。

       “一定是开门的方式哪里不对”

        三日月这样坚信着,然后在次拉开门,不过这次有人醒来了。

        “动静可不要太大哟~”

       说话的主人有着暗红的眼睛,带着恶意与警告柔声说道。



       鬼彻彻底清醒是在一期一振的叫唤下醒来的,此时天色已暗,鬼彻起来发现在角落里坐着的三条刀,和面前带着笑意的一期一振,难得的迷茫了一下。

       “彻酱清醒了吗?”一期一振拍了拍鬼彻因为睡眠而变得杂乱的黑发,然后柔声问道。

        “AI⋯⋯嗯醒了”

       鬼彻因为一期一振的触碰彻底清醒了,然后看着房间里貌似一直坐着的几位三条刀,内心无比谴责自己。

       真是太大意了⋯⋯要是在战场肯定得死几百遍了⋯⋯

       鬼彻暗想,然后将松垮的发带扯下重新绑好,戴起军帽将不知何时脱下在床铺边上折叠放好的上衣穿上,最后将今剑和岩融的被子盖好就走到门口看着屋里的几位。

       “十分抱歉⋯⋯今天有些状态不好没想到手入完后因为个人私欲导致现在的情形⋯⋯我想告退了”

        鬼彻关上拉门就快步离开了,余下的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撇头微笑。

       “没想到主殿那么诚实呢⋯⋯因为个人私欲什么的”石切丸嘴角带笑的说道。

       “也是个好孩子呢⋯⋯爷爷我很开心呢⋯⋯但是彻酱是不是太不放心我们了呢⋯⋯我们可不会对他做什么”三日月抬起袖子莞尔一笑,眼中的月亮有些泛红。

       “主殿的表现也是让小狐我很满意呢,刚才还觉得他会因为这件事对我们出手⋯⋯没想到呢”小狐丸开心的仿佛像找到了猎物一样。

       “所以我不是早说了吗⋯⋯这个本丸的主人只有他呢”

        屋内的几人听到这声音附和道。

        所以主上⋯⋯绝对不要被我们抓住哟~


       鬼彻再次出现在一期一振人面前的时候正是烛台切做好晚饭众人吃饭的时候,此时的鬼彻早就换好了一套崭新的军装头发也重新用梳子梳理好,前发带有稍许水雾说明了鬼彻之前洗漱了一番。

       也许是气氛太压抑也或者是鬼彻和刀剑们的关系不够好,整个晚餐有条有序的进行着没有一人说话,等鬼彻放下手中的筷子,抬头看着刀剑男子们都盯着自己的时候便立马端正坐姿等着他们的汇报。

       “主上今天远征带回来的资源我们已经放在了锻刀室,不算多但是带回了小盼⋯⋯十分抱歉没有带回更多的资源回来⋯⋯要不是时间不允许我们会再次远征的!”

       首先发话的是宗三左文字,他面带忧伤像是要面对死刑一样的述说着今天的收获,然后悄悄的抬眼看了看坐在主位上鬼彻的脸上看他不为所动心中有着一丝卑怯。

       果然这位大人也是一样吗⋯⋯因为没有带来期望的结果所以准备迁怒吗⋯⋯

       然而宗三左文字所预期的愤怒到没有,反而是鬼彻疑惑的目光。

       “我何时有说过我要物资了⋯⋯”我本意就是想让你们去外面散散心⋯⋯

       宗三左文字的队伍是由大俱利伽罗、鹤丸国永、烛台切光忠及小夜左文字集成的⋯⋯选的时期还是有信长出没的时代,虽然本来还有的压切长谷部没去,但是鬼彻真的是让对方放松才让他们去远征什么的⋯⋯所以这是想歪了嘛。




TBC

这里纳米qaq
坐标学校
虽然有些短小明天回家就粗长了
本来昨天可以更新的
但是家鼠脚骨折了在给他买药整理箱什么的所以没更新
qaq就酱

评论(1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