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刀审○三条宗近的人生(上【百fo点文

  • 全为捏造完全不是属实的历史

  • 都是脑洞的错√

  • 三条宗近视角

  • 小学生流水账文笔

  • 百fo点文系列

  • 目录走这√


  三条宗近原来的名字是舍弃了三条的姓氏,叫做宗近的一个孩子……一个被妖刀抚养成人的孩子。


  


  宗近永远都不知道他的姐姐到底是谁,明明山下的村民说山上的屋里只有一对夫妻并没有什么女娃在哪里,在村民眼里三条宗近差不多就是山神的孩子,因为没人知道他怎么长大的,曾经有人目睹过他和空气说话被空气抱着走,这种心理不知为何渐渐变为恐惧及敬畏,于是山下的人时不时的会进贡食物上山,这也是三条宗近小时候的食物来源,但是他大多数吃的都是由姐姐拿来的山水。


  也许日后锻造出像三日月那么多的好刀也是因为那个山水的原因吧……


  


  “姐姐我是从哪里来的?”


  “……桃子里生出来的……”


  “……”


  宗近无数次问过姐姐这个问题,但是姐姐永远都不会告诉他,而每次说到这个话题姐姐身边的气息也变得冷漠了,所以宗近在能记事的时候也不再询问这个问题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只要知道真相姐姐就会消失一样……


  但是姐姐是绝对不可能离开我的!不是吗?


  “唉……所以说你们人类啊……果然只会看见表面呢~”


  宗近抬头看着不知道为何出现在这里的男人,金色的长发宛如丝绸,那双金色的双眼盯着宗近仿佛看穿了他心里的想法,宛如太阳一样的人……


  “太阳?我吗?嘛……也确实呢……我啊可是神明哟”


  “那么!可以实现我的愿望吗?”


  宗近期望的看着金发神祗,而金发神祗也只是笑笑,随后便是毫不留情的离去。


  宗近想要追上去却发现人已经不在什么痕迹也没留下,然后嘀咕了几声就回去了小木屋,变故也是因为这件事而发生的……


  小木屋里空无一人,原来姐姐坐着看画本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翻开了的画本留在那里,放在床头的刀还在,那应该说明还没走远,于是宗近便转头在林子里寻找,他看不到他的姐姐就站在木屋门口看着他远去,然后就此消失……


  


  宗近忘了在那段日子他怎么过的,山下的村民依旧敬畏的向他不应该说是向他的姐姐供奉着食物,原来的山泉早早的干枯了,对他来说曾经看到和他交谈的万物和生物他都感知不到了。


  所以他下山了,从一条偏僻的山路走了下去,走到村子的门口看着他们把穿着不凡的自己当成落难的富家少爷对待,各种各样的话语传入耳中,包含着许多的恶意,然后宗近他又离开了村落,他惧怕的有一天他会变得和他们一样的大人,然后等姐姐回来会再也认不出他来。


  之后他和三条当地的一个刀匠一起生活,老刀匠当时是在山上捡到因为饥饿昏倒的宗近的,当他带回宗近回来的时候因为忙于煅刀也就将他放置在煅刀室唯一一张可以说是比较简洁的凳子上后,就开始煅刀,而宗近也被老刀匠冶炼钢块的声音吵醒,他不出声的看着老刀匠将一块粗大的铁块打造成带有银光的刀刃,目不转睛的盯着就怕不小心错过了关键的部分。


  “哦哦你醒了吗?”


  老刀匠带有沧桑气息的声音传来都没能打断宗近的沉默,最后老刀匠用浑浊的眼睛打量了一下宗近,随后和挖到宝一样开心的仿佛得到糖果的小孩。


  “我说小子你和我学当刀匠如何?”


  “刀匠?”


  “没错!我刚才做的就是刀匠的工作……但是这个工作可不像你看起来那么容易!这可是件创造生命的工作呢!”


  “创造生命?为何”


  “你看”老刀匠将手中的刀刃递给宗近,动作轻柔的像怀中是个婴儿一样“将他从铁块冶炼成现在的刀刃……不就和创造了一个孩子一样吗?哎说了这么多你也不懂!所以小子就问你学不学!”


  “学!”


  于是宗近就这样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位导师,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他的名字开始变为三条宗近,谁也不知道他之前的名字是什么他之前的遭遇是什么他是从那个地方而来。


  


  宗近创造的第一把上的了台面的刀没有名字,或者说当时的宗近想不出他的名字,但是之后被老刀匠送去了神社,这时候那把刀有了自己的名字——今剑。


  随后宗近开始不断的创造一把又一把在未来称作国宝的刀剑,但是大多数的都是大太刀,没人知道为什么,在创造出石切丸之后,老刀匠也因此去世了,宗近也就继承了老刀匠的刀铺,或许是因为今剑和石切丸的名声过大,许多有权利的人都过来希望他能为他们锻造一把属于他们的剑,而宗近直接拒绝了,他想做的是自己想要创造的而不是被别人的愿望强加制作而成,那样的刀剑没有灵魂。


  


  宗近不知道过了好久,原来狭窄的老刀铺变成了一座大宅,自己也从壮年转换成了中年,也许是仍有未完成的佳作在等着他,到了这个时候的他依旧坚持不懈的在煅刀,就像突然感应到了什么一样,望着不知道为何飞到窗外的乌鸦,宗近想去看看年少时自己创作的第一把刀——今剑。


  和鬼彻相识也就是那个时候,宗近看着和自己姐姐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女热泪盈眶不知该说什么,心里想这个孩子可能是姐姐的遗孤,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但是另一种声音又在心里说——


  不如就让她成为姐姐不就好了吗?将她囚禁在宅子里面将她变成姐姐只会看着你不会离开你的姐姐。


  宗近承认自己被蛊惑了,但是他在神社里看到了那个孩子,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今剑时,心中的晦暗便不知不觉的消失了。


  “父亲大人,麻烦您照顾在结界外面的那个孩子”卡其色发色的男子恭敬对着他鞠躬恭敬的说道。


  “你是……?”


  “啊我是父亲所创造的第一个孩子,或者说是刀剑,名为今剑,这可能是我们初次见面,但是在你创造我的时候我就一直存在着,我很开心能被你创造出来呢”天狗笑着说“所以这是我唯一的心愿……请务必照顾在结界外面的那个孩子……那个叫做鬼彻的孩子,她的性格与人类相处实为不可能的事”


  “啊啊我倒是无妨,但是为何不能与人类相处能告知我吗?”


  “那个孩子太过于纯净了……虽然本质是黑的不能再黑的纸张……但就是因为太过单质所以不知道什么是处世之道,如果和人类在一起的话……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当成异类排开的话,这样的话哪个孩子的灵魂迟早也会变成污浊的灵魂的”


  “所以务必麻烦了!父亲大人”


  宗近目视着面前高贵的天狗向他弯下腰虔诚的委托着,只能点头答应。


  


  之后将鬼彻接回三条家后,三条宗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鬼彻手上抱着的大太刀,刀身和刀纹让他如此熟悉的令人落泪。


  晦暗的心思再也不敢升起,只想和鬼彻好好的度过晚年的宗近依旧白天忙活着冶炼长刀,晚上和鬼彻一起共享晚餐后继续去煅刀室,和鬼彻肩并肩坐在一起的日子虽然很少但是宗近已经满足了。


  虽然这短暂的日子只有十年……


  但是也是无比的快乐呢……


  


  感觉自己死期将近的宗近,看着正座在自己身边的人,老化的双眼看不清楚面前的人是什么样的面貌,但是熟刻于心的面容并不需要多大的力量就能得知面前人的身份,稍稍抬手都很吃力的宗近费力的将自己长满了皱纹和斑点的手抚上了她的面颊。


  “果然穿着这身衣服的你和她更像了……”


  “我啊现在什么都看不清,但是我一定知道你不会哭泣,因为你可是鬼彻比任何人都要强大的鬼彻啊”


  “我啊快死了,临终前还能看到你真的好开心啊——鬼彻姐姐”


  “我爱你”


  就此三条宗近的人生结束。



TBC.

前排艾特点文小天使 @叶修身上的韩文清 

渣文笔求不介意qaq

还有下篇√

上篇讲述的是三条宗近身为人的一生√

下篇短小_(:з」∠)_

 以及谢谢小天使们的支持︿( ̄︶ ̄)︿



评论(1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