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刀审○奶奶好【150fo点文】

  • 150fo点文注意

  • 全文属轻松流水账√

  • 小学生文笔求不介意

  • 主场三条刀√

  • 总目录 150fo目录



“呜哇哇哇哇(PД`q。)·。'゜”

在本丸里面无论起来晨练亦或者在床上深睡的付丧神都被这哭声给提神了。

然而现在问题来了。

这声音是小孩子的声音,传出来的地方是审神者的居室。

绝对不可能是今剑哪个心脏boy声音发出来的

——审神者 鬼彻

得出这个结论的一期一振和开了挂一样,机动直逼长谷部+小云雀。

‘嘭!’

猛地将拉门拉开,一期一振脸上充满了懵逼。

在他面前是拖着长长白色衬衫跪在地上的幼女审神者,长长的黑发披在身后,还是亮红色的大眼泪眼汪汪的盯着站在门口吓懵了的一期一振,随后继续大哭。

【WTF!!!!!】

一期一振现在脑中写满了这三个魔性的字体。


事情还得从今天早上今剑睡醒说起。

平常都是由早起的鬼彻梳洗完毕后再将熟睡的今剑叫起,然而今天没有被鬼彻叫起习惯在固定时间起床的今剑就看到不知道为什么变成幼女的鬼彻窝在自己胸口酣睡着。

“……什么鬼”

就算心脏的今剑也立马被吓得立刻起身,然而他一起来窝在他怀里的鬼彻团子也被吵醒了,然后抬起小手揉了揉眼睛漫漫的打了个哈欠,看着坐在床中间用奇妙目光看着自己的今剑,立刻向他伸出双手开心的说道。

“( ̄) ̄*))抱抱~”

看见今剑依然盯着自己没有过来抱抱意识的团子鬼彻就准备自己过去抱抱。

你不来抱抱我我就去抱你wwww

鬼彻团子想的很简单,但是下一刻她就摔倒了。

被自己衣服拌的_(:з」∠)_

然后在今剑惊恐的目光之下就开始大哭。

“呜哇哇(PД`q。)·。'゜”

“今剑不要鬼彻了(PД`q。)·。'゜”

“/(ㄒoㄒ)/~~”

随后一期一振便过来了。

今剑表示他已经懵逼了。

一期·保姆·一振十分回神后十分擅长的弯腰抱起大哭的鬼彻轻声的安慰着。

“乖,没事,一期尼在这,不哭啊”

“一期尼……嗝……一期尼是谁嗝”

“嗳……那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察觉到哪里不对的一期一振立马问起鬼彻认不认识不知道什么时候穿戴整齐站在自己边上的今剑。

“今剑嗝”

“彻酱当然认识我啊~来彻酱,我给你抱抱(≧▽≦)/”

“等等……为什么只记得今剑不记得一期尼我?彻酱这样我很伤心的_(:з」∠)_”

“因为嗝……今剑嗝……一直照顾嗝……我嗝……一期尼嗝……没记忆呢嗝”

“记忆……等等这”

“嘘!一期尼不要多嘴哦~”今剑笑道“这些可不是你该知道的事哟~……撒彻酱我们去找我弟弟玩吧~”趁一期一振的愣神毫不犹豫的将一期一振怀中哭的打嗝的鬼彻团子抱走。


“讷讷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不在神社里呢~”在今剑怀里鬼彻看着周围和记忆里面完全出入不同的地方有些疑问“还有为什么今剑变矮了呢(≧▽≦)/”

“……之前因为一期一振在所以没说,你到底是谁?”

“今剑再说什么……我就是鬼彻啊(≧▽≦)/”

“鬼彻带有我灵力的发带……你可没有呢”

“啧啧啧,差点忘了这事,好吧我不是鬼彻╮(╯▽╰)╭然而真正的鬼彻在哪里……我就不告诉你你打我啊√”

‘鬼彻’笑道,随后立马跳开刺过来的短刀,然后做了个鬼脸,躲避着短刀的攻击。

“哈哈哈刺不中wwww”

“你有本事别躲!”

“好啊我不躲╮( ̄▽ ̄")╭”

‘鬼彻’看着今剑刺过来的刀刃动都不动,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

‘镪!’

今剑奋力一击打中了挡在‘鬼彻’面前的刀鞘上,这把刀鞘今剑再熟悉不过,果然一看旁边就是一脸冷漠穿着白色为底上面有着彼岸花花纹的鬼彻。

“鬼彻!”

“宗近你没事吧!不是说了不要贪玩嘛?”鬼彻有些着急的抓着‘鬼彻’的衣服,随着幻象散去出现在今剑面前的是自己的父亲——三条宗近。

excuse me!

今剑全程懵逼。

“彻酱……为什么三条宗近会在这里?”

“→→我来看我可爱不能再可爱的鬼彻不行?”

身高一米八的三条宗近怀里抱着身高一米六的鬼彻笑看身高一米二三的今剑。

“父亲说我最近太勤奋了……说让宗近来照顾一下我www”说完鬼彻开心的蹭了蹭三条宗近。

活生生的三条宗近,好久没见到了呢……

鬼彻蓦然想起当初三条宗近下葬的事情抱得更紧了。

“啊呀呀这可是想要把我拦腰斩断吗?”感受到鬼彻的力度的三条宗近笑道,随后带着老茧的大手拍了拍鬼彻的头笑道“现在的我可没那么脆弱……不会消失的哟~”

是的,如今的三条宗近已经在天照的默许下成为了一名虽然职介不怎么大的神明,毕竟日本可是连一粒米都有许多神明的国家√

“嘛嘛……我以前只见过我孩子们刀的形态,从来都没见过他们身为付丧神的形态,鬼彻愿意带我过去吗?”三条宗近温柔的笑道。

“嗯呢,三条部屋在这边,我带你过去!”

鬼彻开心的牵着三条宗近的手就向着三条部屋走去,完全无视了在边上的今剑。

啧、大麻烦来了……

看着随着鬼彻离去还对自己扬出得意笑容的三条宗近,从来没被鬼彻这样无视的今剑感到了自己作为近侍的(身高)危机。


这边为了不让三条宗近担心自己没有女孩子样,特意穿了白色女式和服的鬼彻,笑眯眯的带着三条宗近去了三条部屋,路过的付丧神们看着自家审神者突然笑开表示有些接受不能。

说好的面瘫呢_(:з」∠)_

o( ̄ヘ ̄o#)面瘫算啥,宗近第一!

就连歌仙兼定都拿着毛笔一脸生无可恋的说今天的梦真奇怪,审神者竟然会笑_(:з」∠)_

看到鬼彻活跃的拉着自己在走廊跑着,三条宗近也乐呵的跟着,毕竟两人确实许久未见了。

“哈哈哈,小姑娘就那么急着见爷爷吗?”看到大清早鬼彻兴高采烈拉开三条部屋的拉门,而且穿着女士和服脸上是从未有过明媚的笑意,晓是经常看到审神者的三日月宗近也有些慌神,还未说什么就看到审神者背后跟着一个男人。

“呀嘞呀嘞这不是父亲吗?”

对于费力锻造自己并且赐予同名的三日月宗近来说,三条宗近是自己作为刀形态最熟悉的人,所以不费吹灰之力的就将后面那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老年变成青年的三条宗近认出来。

“你这个形态……我想想应该是三日月宗近吧,这双带有三日月的双眼无愧作为天下五剑最美的那把”

“是的,也多亏了父亲的努力才会有今天的我”听到将自己创作出来父亲的赞美,三日月宗近有些激动的以袖遮眼笑了“不知父亲为何会和小姑娘呆在一起?”

“啊呀?我还说你们两个以前见过呢……嗯~ 按照人类的辈分来的话,鬼彻是你奶奶哟~”

是你奶奶哟

你奶奶哟

奶奶哟

奶奶

WTFFFFFFFF!!!!

向来风雅的平安刀表示今天一定是起床的方式不对!

“小姑娘和父亲你怎么会认识呢……而且我从来都没在父亲身边见过小姑娘呢”三日月宗近眼神死的说道。

“哈哈哈那是当然”三条宗近发出愉悦的笑声“鬼彻成为我母亲的时候我还是个婴儿呢~等鬼彻离开的时候我才十几岁呢”

“是的,当时我的宿主是宗近的父亲,被夫人也就是宿主的妻子临死前委托照顾他的儿子,所以与其说是姐姐不如是母亲呢”

听到三条宗近的回话鬼彻也埋头回想当时的事情完全不知道爆出来什么猛料。

“所以说……三日月要交鬼彻为奶奶呢~”三条宗近笑着说,眼中的恶意已经满满的流出来了。

“哈哈哈……奶奶好”即便不想叫,但是……三日月宗近看着站在三条宗近前的鬼彻,那双赤红的双眼正pikapika的盯着自己,还是认命吧_(:з」∠)_

“恩!乖孙!”鬼彻笑的灿烂。

跟在后面的今剑突兀觉得形式不对准备偷溜的时候却被三条宗近抓住了。

“今剑也来……叫奶奶:-D”三条宗近一米八的身高毫不费力的将今剑抓到了鬼彻面前。

“奶……奶!”今剑一幅生无可恋的样子叫了鬼彻奶奶。

然后鬼彻凭借着身高差的优势,揉了揉今剑柔软的头发笑道“孙子~”

#喜欢的人是奶奶怎么破#

#贺文:三条家家主失散多年的老母亲找到了3

#八卦头条:惊悚!被三条家两位当家所追求的女子竟是他们的请·奶奶!#


想着不能只能自己中枪的今剑和三日月宗近两人,用着从来都没出现过的速度分别去找了小狐丸、石切丸、岩融几个【三条】刀。

“呜哇这是本人吗!还是说幻化出来的呢?嘎哈哈哈,今剑这真是件有趣的事呢!”穿着内番服被今剑抓去托运石切丸后来到不知道何时来的其他三条刀,以及审神者和一个陌生的男人。

然后看见所有三条刀成员都来了后,三日月宗近和今剑笑得灿烂解释这个陌生男人的来历,把岩融给吓到了_(:з」∠)_

“我可以确定是父亲……但是不知道为何父亲身上突然沾染了神气呢”小狐丸笑着说了刚才他在意的话“而且……如果主上是父亲的母亲的话我们不就是要称呼主上为”

“嘎哈哈哈这个我知道!奶奶!”

性格直爽的岩融完全无视现场突然变得紧张的气氛,毫不介意的大笑起来。

“突然想起本丸里面还有污秽没有驱除!我先得赶紧去!”

石切丸当即就吓得准备走人,从来把审神者当女儿看的突然得知女儿其实是他奶奶,吓得机动都上了档次,然而今剑机智的先他一步关闭了茶室的拉门。

“不是还有太郎跟次郎嘛~石切丸父亲【难得】来一次,你难道不想和他谈话吗?而且我们从来没以付丧神的姿态与父亲见面呢”

抱着早死晚死还不都得死的态度的今剑笑的一脸灿烂,看着面前石切丸已经黑的像大俱利伽罗一样肤色的脸一脸悲痛的说道。

“……”良好教育的石切丸并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反驳今剑说的话,但他内心小人已经眼神死。

这边小狐丸被三日月宗近以太刀相逼不敢有多余的动作,而岩融完全在信号外的傻笑着。

“嘛嘛,石切丸要走也行” 喝了一口茶的三条宗近乐呵呵的看着这群心机刀的战争,缓缓的开口说一句话“首先要给鬼彻说一声,毕竟鬼彻可是你们的奶奶呢~”

晴!天!霹!雳!

石切丸一脸崩溃的指着三条宗近了半天,始终不知道该说啥。

“但是平常向长辈问好都没有呢……石切丸我相信你绝对不是那种没有礼仪的人~”看着石切丸的脸色内心几乎笑傻了的三条宗近面上依旧浅笑着。

说起来他锻造的刀除了石切丸、岩融其他几个明显是心机刀呢。

但是我家鬼彻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你们拐走。

三条宗近这样想着完全忘了这几把心机刀还是自己创造的事实。

“鬼彻!”石切丸一个深呼吸走到了鬼彻边上。

“恩?”完全神游的鬼彻歪头问着啥事。

“奶奶好!”

然后鬼彻毫无防备的被石切丸吼了一脸奶奶好。

“哦哦……乖孙。”

“恕我先告辞了!”

石切丸说完就立马拉开拉门用着自己认为很快的速度走着。

今剑!这笔账你记住-=-


END。

前排艾特点文小天使 @头顶触手怪大冒险 

已经拖了差不多三个月【?】的点文

_(:з」∠)_前排对小天使说对不起

谢谢一直的支持。


小番外:

石切丸:奶奶!!!!!

鹤丸国永:woc真是吓到我了

烛台切光忠:啧啧啧,这声音,今天干脆做点冰糖雪梨吧

附近本丸的审神者:woccc什么鬼


评论(8)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