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六一贺文】压切长谷部的忧郁

  • 婶婶是刀审里面的妖刀婶婶鬼彻

  • 小学生流水账注意

  • 幼体hsb出没√

  • 完全到后面不知道写了啥注意【什么鬼x

  • 总目录



压切长谷部从来都是一个【主命最高】的付丧神。

然而今天他终于想起了当初被主人丢弃的恐惧感

>>>

自从某次不小心传送去二代本丸看到那龌蹉的一幕后,鬼彻回来后立马就远离了压切长谷部,她怕自己控制不住拔刀抽过去……

然后压切长谷部体会到什么叫做真正的被嫌弃。

本来以前本丸里有今剑和一期一振两把监护刀守着就很难接近审神者什么的,但是起码在处理文件的时候和审神者交流什么的。

然而这次连见审神者的面都很难。

比如在大广间吃早饭或晚饭时(午饭只有空闲的短刀在呢)审神者平常都会巡视一次坐垫上的各各付丧神是否有受伤或者灵力不足的情况,然而最近几天……审神者再看向自己的时候竟然直接忽略过去了!

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以前连说话都困难但是起码主还是日常的巡视是有的!

现在连视线没了!

这是要失宠的前奏!!!!!!

不不不,冷静压切长谷部想想最近到底做了什么惹主生气的地方!

要是失宠了就晚了!

这么想着的压切长谷部坐在本丸良心之母烛台切光忠身边散发着怨妇一般的气息。

很想多管闲事的烛台切光忠突然想起上次有关于鹤丸国永的教训。

顿时就不想管了呢_(:з」∠)_

于是烛台切光忠立马转身帮前来添饭的短刀们添上一碗满满的白米饭,然后冒着黑色的小花无视了貌似把什么东西加入压切长谷部食物中的鹤丸国永。

啊呀呀今天的本丸也真是和谐呢~

烛台切光忠这么想到。


这份纠结的心情一直从五月初到五月末都没解决。

躺在床榻上的压切长谷部依旧一筹莫展的抱着某次趁两位监护人不在捡到的审神者的衣物睡着了。

六月初太阳刚升起,在床榻熟睡的压切长谷部的生物钟就喊他起床了,习惯每天爬起来蹭一蹭有着审神者气息的衣物,却发现那个衣服从原来轻易抱在怀中变得庞大可以直接穿在身上不会撑破的大小_(:з」∠)_

难道那个大神路过帮我将主上的衣物变大更好的有安眠作用吗!

压切长谷部这样想着然后看到了自己变小的双手顿时懵逼了。

“哈哈哈哈这真是吓到我了~看来本丸就你一个发生了这个变化呢”难得早起的鹤丸国永突然拉开了拉门看着还在床榻上发呆的压切长谷部笑的灿烂。

“鹤丸殿麻烦给个解释!”本来严肃的话题被压切长谷部软糯的正太声给打破,而压切长谷部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吓得机动都下降了。

“嘛嘛你最近不是那啥吗?额就是和彻酱没啥时间亲近吗~于是伟大的鹤丸国永大人就帮你找到了药研配制出了这款返老还童药!这样今天你就会一直呆在本丸和彻酱有时间了啊”鹤丸国永趁着压切长谷部看不到的地方眼睛不由的往其他地方飘。

“哦哦,那还真的谢谢鹤丸殿了”压切长谷部听完鹤丸国永的解释后整个人都感觉飘飘的了。

yeah~今天可以和主上一起了呢

久违的休息时间

主上主上主上主上主上主上主上!

你等着我现在就去找您!!!!

看着压切长谷部熟稔的打开榻榻米下的暗格,从里面轻易的找到一件【最近】审神者才丢失的幼年款的男士和服然后光速的穿上离开,鹤丸国永顿时觉得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算了,视而不见为妙_(:з」∠)_

鹤丸国永这样想着打了个哈欠回去睡懒觉。


每天早上都有早起习惯的鬼彻一如既往的早早起来洗漱然后为还在熟睡中的今剑盖好被子穿着昨天今剑来时放在自己床头特意叮嘱自己一定要穿的淡蓝色的振袖和服正座在拉门前冥想。

毕竟是大清早,在这种时候早起的也只有压切长谷部、一期一振、烛台切光忠这几人了,但是突然听见比较欢快的脚步声,从声响辨别步距也不过是个小孩子,但是这个机动却不是本丸里任何付丧神能达成的,而且那群虽然早就几百岁但是看起来不过小学生的付丧神现在还在熟睡,就算是博多藤四郎也不可能会有那么快的机动。

那么到底是谁呢……

被脚步声打断冥想的鬼彻睁开暗红的双眼,手习惯性的已经握住刀把。

“主上!!!!!!”

已经将刀鞘从腰侧抽出来攻击的鬼彻万万没想到出现的是压切长谷部,而压切长谷部万万没想到自家主殿竟然会穿女式和服正座在拉门前等着自己。

嗷嗷嗷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吗!

不不不这不过是假象而已压切长谷部→→

“啊呀?这是……长谷部殿?”

明天早上过来提醒审神者准备吃早饭的一期一振表示自己好像多了一个弟弟。

“是的!一期一殿!”

一脸羞红的压切长谷部这样回答道。

“这款和服好像在哪里见过……”本来很愉悦的一期一振突然眼尖的的盯着压切长谷部身上的和服,他现在还记得当初去晾衣服的五虎退和前田平野他们收衣服时候发现审神者衣物不见的时大哭的场景=-=

“这是我在院子捡到的!本来是想询问本丸里其他人的但是因为公务太忙忘记了!现在正好可以借用一下!”

一脸正直的压切长谷部外面穿着自家长的拖地的外衣里面明显是审神者独有的男士振袖和服说道。

“呵呵……”

“压切长谷部怎么会变成这样子?”鬼彻有些疑惑的看着压切长谷部,看到那张虽然幼齿但是闪着仿佛在二代家看到的压切长谷部一样兴奋带出来的绯红,顿时感觉手痒,果断的视线转移到他身后的柱子上。

“在下不知道!但是一起来就变成这样了!主上有什么办法吗!”

态度真诚的只差脸上写着【无知】两字的压切长谷部激动的说道。

“彻酱这种情况应该通知本丸里的其他付丧神……不然不知道变成这样的有几个呢~”一期一振看着变小后没有着急反而兴奋的压切长谷顿时感到了什么叫做有猫腻。

“好”


简洁明了今天所有付丧神都没有出征在吃完早饭后除去睡懒觉睡得不要不要的鹤丸国永不在其他人基本都到场了。

平常都是鬼彻坐在主席两边是今剑和一期一振,而今天压切长谷部穿着从一期一振哪里借来的小短裤上身穿着长长的衬衫毫不介意的坐在审神者的边上,要不是条件不允许估计他会想坐在审神者怀里寻求安慰抱抱。

“于是本丸里面就压切长谷部发生了这种变化吗?”鬼彻严肃的看着面前的付丧神们总结道。

“是的……而且我觉得”作为心机刀代表的三日月宗近看着在审神者边上拉着审神者手的某个脸上就差没写【真凶】的压切长谷部说道“长谷部殿可能也很喜欢这样……毕竟从一开始长谷部殿就没表现出一点惊慌失措的模样呢~”

“而且完全没有灵力异动的样子!”石切丸不由的补充了一句。

没有灵力异动这点鬼彻是早就清楚的毕竟本丸就是靠着她的灵力支持的,也就是说……

“是你自己做的吗……长谷部?”

“不……并不是”

“行了别说了……如果是因为出征太累因此想要休息会可以给我说不用这个样子,其他人今天也不用去出征了好好休息一天吧”

鬼彻揉了揉眉头直接起身离去,而在场的付丧神们也都回去各干个的,独留压切长谷部一个人不知所措的正座在哪里。

啊啊主上讨厌我了?

主上讨厌我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会被抛弃吗?会被刀解吗?还是会被赐与他人亦或者视而不见。

啊啊怎么样都行……只要一直看着我就好了

为什么连这点请求都不行呢?

鬼彻没管在大广间心理暗堕的压切长谷部回到居室无视了跟在身后的今剑将身上的和服褪去,随后用灵力转换为自己一直穿的军装一个传送就直接去二代本丸那边,独留笑的诡异的今剑。


“呜哇这真是惊吓,鬼彻你怎么会过来orz”

“哇哦……胆子很大啊……”

“主公的兄长!”

鬼彻过来时已经是接近中午,但是床上的两人依旧怀抱着对方相依入眠,没过多久二代就警觉的起来抓起边上的太刀准备进攻,结果发现边上是鬼彻时顿时吓得不由自主的跪下去,然后压切长谷部也这么醒了。

“这次我是来谈谈你们的事的……”鬼彻暗红色的眼睛盯着面前刚起身上穿着松垮睡衣的压切长谷部,随后一个立马用灵力造成了一个小小的异空间。

“于是……开谈吧”

不然我怕我会无法直视本丸里的压切长谷部。


等回到自己本丸的时候已经傍晚,并不是谈话很长,反而十分的快,毕竟鬼彻是个单刀直入的人,之所以会回来这么晚也是因为谈话。

鬼彻表示自己需要静静。

虽然早早知道压切长谷部是把忠心的一把刀……但是没想到会这种地步呢。

鬼彻想着刚才两人的回答不由的莞尔一笑,自家弟弟也长大了呢,嘛接下来去和压切长谷部道歉吧……毕竟不小心说的有些过了呢。

“节日快乐!!!!!”

“啊?”

推开本丸大门遭受到礼花侵袭的鬼彻有些懵,带着的军帽上面因为平衡关系上面还有着许多的小彩片。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哦~”一期一振作为短刀之母帮鬼彻轻柔的拍掉帽子上的彩片。

“但是我……”

“没事的……因为在大家眼里彻酱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所以今天就放开高兴的玩吧~”今剑笑着牵起鬼彻的手将他带到里面早早准备为儿童节特意准备的玩乐设施。

“恩!”

鬼彻突然想到之前二代询问自己的问题。

【鬼彻……你觉得本丸里的大家是什么样的存在?你对于他们只有简单的是因为合作关系而产生的短暂合作关系而已不是吗?那么你有勇气去面对本丸里的大家对你的感情可是合作关系那么简单吗?】

【连这点都不敢正视的你又有什么身份能说我和长谷部在一起的事呢?】

二代我知道了哦……

本丸里的大家是我最重要的家人啊……


直到凌晨,短刀们才去休息,而鬼彻看着大广间喝的不省人事的一堆刀们也只是轻笑后离开,毕竟还没做好本来要做的事情呢。

“长谷部?”

鬼彻拉开长谷部所在的拉门,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没出去过这间屋子的压切长谷部听到审神者的声音感觉就像将要袭来的死神的刀刃。

“关于今天的事情……”

啊啊要来了……您无情的抛弃。

真的不想离开您……

“对不起你……今天的事是因为我的问题,唔大概就是感情用事了点,对不起呢”

哎?

压切长谷部瞪大了双眼仿佛是怀疑刚才审神者所说的话语。

“这是真的吗……?”因为哭泣而变得沙哑的声音让鬼彻有些心疼,说到的也是自己的错。

“恩,所以没有抛弃你哟……不会不要你的长谷部”

“您最近一直不理我,我以为您会和那个人一样不要我了!”

“啊啊真是抱歉呢,要打要骂都行呢,不过下次不会了好吗?”

“一言为定?”

“恩一言为定。”

变成小孩的长谷部比审神者矮一些,但是还是一脸【原谅你】的表情抱着审神者的腰进入梦乡。


没被您抛弃真是太好了呢……

本来还想用些非常手段

但是没想到您竟然会这样说

那么真的

没有下次了哦~


END。

点文小天使 @清色 

_(:з」∠)_憋问我为什么6.1贺文现在放出来

主要是不知道改写写啥_(:з」∠)_

嘛主要剧情大概就是因为二代恋情暴露不知道改如何正视自家长谷部的鬼彻怕自己因为某位刀的关系而差别对待所以一直冷漠了长谷部。

哪知最后还是误伤了_(:з」∠)_

为了不再误伤去找二代他们谈话解除心结什么的。

以及最后长谷部真的以为他要被抛弃了……所以暗堕什么的分分钟的事,毕竟这所本丸以前就是暗黑本丸呢√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