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肉體企劃】爱鸦 01

  • 小学生文笔注意!

  • 肉体计划需知戳着√

  • 婶婶是个SS级喰种,体型幼女然而性别过于模糊被认为是男孩子

  • 由于是喰种向所以偏阴暗

  • 长篇流水账注意

  • 角色OOC注意

  • 总目录



    “有马特等!恕我直说这样的主意实在不能赞同!”

    “啊,我意已决”

    “那么……让我见识一下你究竟能挣扎多久呢?被称作渡鸦代表不幸的你到底有什么能力能在那边存活着?”

    “来吧,这是选择哦”

    穿着白色束缚服,双手带着手铐的爱,半眯着那双暗黑的双眼,眼中浓烈的欲望视而可见。

    “……呵还用问吗?”

    我当然会活下去!

    活的比谁都更久!

    因为这是那个人所期望的!

    “真是不错的觉悟,这位便是引导你的狐之助,好好和他相处吧”

    “期待你会传来不错的消息。”

    爱看着有马贵将毫无戒心的信步离去,只是死死的盯着而已。

    啊啊、从这里攻击的话胜算是没有的吧……

    真想撕裂你那副自信不能再自信的嘴脸。

    但是

    没办法没办法没办法没办法

    所以……

    爱埋头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千万不要在我回来的时候死去哦~

    你的生命可是我的哟~


    “那个……请和我从这边走,役人在那边等着你过去。”作为式神的狐之助因为身高问题很清楚的看到面前那个长相精致的孩子脸上浮现出叫做诡异不过的笑容,以及浑身都在叫嚣着远离这个人的直觉让狐之助不得不小心对待。

    “呐,可以帮我解开这个锁铐吗?我啊很累呢……这个手铐很重呢……”爱瘪了瘪嘴有些呜咽的说道“所以小狐狸可以帮我解开它吗?爱……很累呢”

    “呃……这个还是得等去到役人那边才可以解开呢……毕竟”狐之助谨慎的离爱远了一些才有些大胆的说道“你可是喰种……”

    “唉……”爱有些低落的埋着头“是吗那真可惜呢~”

    “哈哈……确实呢”

    感受到现在气氛有些尴尬的狐之助只能干笑道同时加快跑速希望早点离开。

    

    “你好,我是接待你以及发布你任务的役人”戴着黑狐面具的男人机械化的和跟在狐之助后面的爱打招呼。

    “哎……也不是活物呢”爱有些低落的说道。

    “是的,由于你的身份特殊我是由灵力强大的审神者所制造的役人式神”男人机械化的解释道,随后从包中拿出一个符咒贴在了爱的手铐上,立马就将手铐击碎“现在我将解释你所需要做的工作,你需要去黑暗本丸在一年以内将这所本丸净化,如果未如期完成……我想你应该知道后果,酬金将由每月净化刀剑数目以及战绩来算,保底为一代,你的酬金当直接发配给你如果你想交给你的上司也无所谓,当净化完该本丸后必须立刻前去下一个本丸”

    “哦呀哦呀真的很有趣呢……但是我可是喰种哦~人类所使用的酬劳对我来说几乎没有任何作用呢”

    “这点就得要您去探寻,但请务必做到并且谨记一下几点”

    ①不需做出任何碎刀行为

    ②请不要将真名暴露给任何付丧神

    ③工作时间请不要摘下面部的面具以及穿上巫女服

    ④请节制食欲 

    “哎哎~ 真名嘛~话说面具我可以带上我的面具吗?巫女服我想要黑色的呢,恩……最好有许多的绷带给我”爱笑道看着面前因为自己的要求散发着威压的男人,毫不犹豫的挥动着因为拘留留有过长指甲的左手穿透过他的腹部“啊啊最好再带一把指甲刀,恩~我相信这点要求是会实现的是吧w” 

    “是的……”男人有些艰难的说道,然后闪身离去。

    留在原地的爱看着在另一边离自己远远地只为缩小自己存在感的狐之助,淡然的笑笑然后舔了舔手中沾染着鲜血的的手指。

    “啊呀~”

    虽然比起人肉味道还是有些差。

    但是也让爱有些惊奇。

    嘛、本来以为是那种和白水差不多的味道呢~没想到还不错。

    而且……好像比人类的肉更能缓解饥饿呢(笑

    下次可以再去尝试看看呢~

    “久等了……您所需求的东西都在这里……请问好久起程?”再次回来的男人腹部也没有之前血腥的大洞反而回复如初,让爱的兴趣更浓了。

    接过男人递过来的巫女服和绷带,毫不在意将身上的束缚服脱掉,拿着绷带开始在自己身上或深或浅的的疤痕还有些如果不是聚在一起否则都看不清楚的针眼,左肩上刻画着一个编号【AI001】。

    “啊呀好久都没将绷带摘下来了……也好久没缠绕过了稍微耗时有些长呢,巫女服大小刚好”爱笑着将有着渡鸦画样的面具戴在脸上“那么我们开始吧~役人先生”

    “是的!爱大人!”

    

    爱看着自己面前气势雄伟的建筑物正准备走进去时却被男人拦住。

    “您以后的代号便是‘鸦’请不要将真名告知付丧神”男人说完退后了几步将爱直接推了进去“那么期待您的好消息”

    防不胜防的爱因为这样的毫无杀意的攻击差点摔倒,但是长久的战斗意识还是让她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穿着巫女服搭配着方头男士木屐的爱在差点摔了个狗吃屎后,不缓不急的走在这所早就因为瘴气早就变得贫荒的土地,时不时的停下观摩着一些枯萎的看不出原样的花朵,仿佛这不是一个是非之地而是一个十分完美的后花园一样,而爱则是哪个花园不请自来的客人。

    “嘛……跟着我这么久也该出现了吧~”爱习惯性的用着自己软糯的嗓音编造自己现在是个弱小的不能在弱小的孩子的谎言。

    “你是……新来的审神者吗!!来到这里究竟有何目的?”穿着绿色狩服带着乌纱帽的男人俯视着自己面前胆怯着的爱。

    “我是鸦,被怪大叔扔过来的!鸦想回家呜呜呜”察觉对方没有敌意反而有些担忧的望向附近,爱里面埋头哭泣,营造自己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嘛、自己确实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虽然……已经吞噬掉无数【食物】呢~

    “小声点!”男人立马环抱起在自己面前哭泣的爱,然后捂住她的嘴有些谨慎的看向周围。

    “大哥哥?”

    爱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

    “嘘小声点……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不要说话”男人小心翼翼的抱起爱然后侦察着周围,速度缓慢的走回了巨大的府邸。

    “嗯呢”

    爱埋在男人绿色的狩服上,仿佛害怕般的颤抖着双肩。

    然而只有爱自己知道。

    这是兴奋啊~

    怪不得役人说自己解决。

    毕竟……

    面前的付丧神闻起来味道是如此的美妙

    吃下去吃下去吃下去吃下去

    啊啊、必须忍耐呢~

    所以快点暴露出原来的面目

    让我有机会将你吞噬吧~

    黑色的赫眼一瞬间睁开后又立马转回原来湿漉漉因为哭泣变得有血丝的黑瞳。

    不要让我等太久哦~ 


FIN.

_(:з」∠)_这里考完试的纳米

死亡通知书在明天领取

趁现在摸个鱼

www

尝试写暗黑向

_(:з」∠)_和黑鹤那篇不一样这篇写着写着感觉就逗比起来了呢orz


评论(8)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