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肉體企劃】爱鸦 02

  • 小学生文笔注意!

  • 肉体计划需知戳着√

  • 婶婶是个SS级喰种,体型幼女然而性别过于模糊被认为是男孩子

  • 由于是喰种向所以偏阴暗

  • 长篇流水账注意

  • 角色OOC注意

  • 该本丸完全没有几个正常刀剑注意√

  • 总目录


       被带到陌生居室的爱胆怯的抓着面前男人绿色的狩服,黑色双眼紧张的扫视着周围,就像胆怯的幼兽因害怕紧紧贴住唯一可以依靠的母兽一般。

    “鸦君……可以这样叫你吗?我是石切丸。虽然被称作可以斩断石头的神刀,更常做的还是驱除肿包和病魔。要说为什么,我在神社住了很长时间嘛。比起战场更适应神事。”石切丸抬起手轻轻的拍了拍怀中爱黑色的小脑袋轻轻的笑了“那么鸦君呢?”

    “我不知道……我一醒来就在大门外面,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是谁换的,面具也不知道怎么会带上去的……石切丸尼酱你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吗……鸦是不是……是不是回不去了啊呜呜呜” 爱有些伤心的捂着脸哭泣着,石切丸也因此有些着急的不知道做什么。

    “鸦君没事,我知道有一条可以出去的路,你和我来便是”石切丸看了一下不知何时拉开的拉门随后淡笑着牵着爱的手走了出去。 

    爱乖巧的被石切丸牵起手走了出去,脸上虽然缠绕着重重绷带看不出来表情,但是那双漆黑的双眼仿佛抓到了希望一样有了光芒射进去。

    “鸦君这样问或许有些失礼……请问你身上的绷带是怎么回事?”

    终于走在一扇大门前,石切丸停下来了,他轻声询问着自己身旁小孩他迷惑不久的问题。

    “……这个嘛……”爱有些暗淡的垂着脸,然后仿佛下定决心了一般将右手的绷带解开“这是【父亲】对我爱的表现”

    “这是……”石切丸看到拆开绷带的地方有些讶异。

    虽然只是一小节手臂但是上面无数的针孔和缝合痕迹配合着苍白的将近透明的手臂看起来十分的……美丽。

    “石切丸尼酱……?” 

    “……没事只是有些惊讶呢”石切丸笑了笑将爱推向了大门前,温柔的细说“鸦君只要推开这扇大门就可以回去了哟,快点回去父亲会担心你的”

    “真的吗?石切丸尼酱没有骗我吧!”爱睁大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我是不会骗你的,鸦君快去吧”石切丸抬袖轻笑回答道。 

    温柔的笑容完全没有任何差错,但是眼中的恶意已经快要溢出来。

    但是……

    没关系的哟~

    爱可是一个因为快回家所以兴奋不已的——乖·孩·子

    不是吗~

    “恩!石切丸尼酱谢谢你!鸦我会再来看你的!”

    “恩,那么鸦君再见了” 

    再也不见!

    “恩,石切丸尼酱”爱推开大门走了出去嘴角划过完美的弧度温柔的笑道“再见了”

    看着已经关闭的大门,石切丸脸上的笑意不复存在,浑身的气质变得冰冷,随后毫不留意的转身离去。

    “又一个污秽被清除了,那么下一个污秽想必也不会太快出现”

    “毕竟我可是神刀呢”

    仿佛嘲讽一般石切丸轻语道。

    “已经堕落至黄泉的神刀呢”

    

    关上大门再次睁眼的爱发现自己到达了一望无际的森林,空气十分的清新不像现代带有许多浑浊的气体。

    “呜……石切丸尼酱说谎了呢~这里不是回家的路啊”

    爱笑着看着面前漂浮的骨质物和上面有着人形姿态下半身是蜘蛛姿态以及拿着长薙刀的生物。

    “说谎的人……可是要被吞噬掉的呢w”

    背后的赫子冲出去猛地刺穿蜘蛛硬脆的外壳,随后那生物便躺在地上开始消散。

    “所以说啊……一会回去将石切丸尼酱吃掉……”

    另一只赫子抓住漂浮的骨质物随后勒紧,骨质漂浮物浑身粉碎的消散在空气中。

    “也一定不会介意的吧~?”

    爱直接冲过去两条赫子穿透面前巨大家伙的胸口,双手夺过它手上的薙刀,随后耍了个枪花,便开始攻击其他生物。

    “在此之前爱想……你们肯定会喜欢和爱一起玩耍的~回答什么的我不想听见呢”

    “因为……你们的价值就是陪爱一起玩耍以外就没有了呢~”

    “所以好好的愉悦爱酱才行哦~不然……爱不介意让你们痛苦一点消逝呢☆”

    “阿勒这是什么呢~”

    爱看着随着那些奇怪的生物消逝遗留下来的两把刀,有些疑惑的戳了戳刀鞘,随后仿佛有共鸣一般,身体里面稍许力量被吸收,两把刀中的一把散发出大量的光芒,随后樱花飘落,显现出来的是穿着黑色军服的薄绿发色的男子。

    “源氏的重宝,膝丸。兄长来这里了吗?”

    膝丸金色的眼瞳注视着面前穿着黑色巫女服踩着方头的男士木屐的爱,眼神直视着爱黑色的眼瞳,慎重的说出了入手语,随后发现面前似乎是审神者的人并没有听进自己的话反而一直在盯着自己就有些不满。

    “请问兄长大人来过这里吗?” 

    “……”

    “那个…… ”

    “真漂亮呢……”爱轻轻呢喃。

    “哎?”

    “恩~没事,我是鸦哦,初次见面膝丸君~”

    “啊……恩,初次见面审神者大人”

    “审神者?”

    “您不是审神者吗?那么请问有看到将我显现出来的人吗?”膝丸邹眉,自己从来都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但是身体中灵力的来源确实和面前人的力量一致,那么审神者到底在哪里?

    “审神者不知道哦~但是显现你出来的人事鸦我哟” 

    “您这是在愚弄我吗?”

    “愚弄?鸦没有愚弄你哟只是说的是实话~鸦我甚至连你是怎么出来的都不知道,只是碰到了刀鞘便出来了什么的,鸦才是被愚弄的那个人呢”

    “如果连这些知识都不知道,您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啊”膝丸有些哀怨,感觉自己摊上了一个很大的麻烦。

    “因为被一把叫做石切丸的刀欺骗了所以到了这里,讷讷,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在那些奇怪的生物死后会出现你和另外一把刀吗~鸦想知道呢”爱眨着星星眼看着膝丸希望他能给出答案。

    “……我也不知道刚显现出来的知识还没全部吸收完,总的来说,你就是审神者,而我是付丧神,是你所显现出来的刀剑男子,然后刚才你解决掉的是叫做检非官的敌人,消灭他们有几率会得到其他的刀剑,也就是其他的付丧神”膝丸揉了揉眉头然后继续说道“除去你之前消灭的检非官还有种叫做嗍方军的敌人,也差不多就是那么多了……总之每打完一队敌人都会出现传送口,从哪里就可以回到本丸。”

    “恩恩,我明白了,谢谢膝丸了w我是今天才上任的审神者所以对这些都不清楚呢”

    “新上任?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手中的应该是天下五剑中的三日月宗近,怎么可能会新上任就能到后樫山……不不不,不排除有继任的可能”

    看着膝丸陷入了思考,爱也只是看了一眼因为认真而变得格外璀璨的金瞳随后便坐在一旁抱着还未显现的三日月宗近等着膝丸从思考中回神。

    大骗子……

    明明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为什么会那么清楚【继任】这件事呢~

    这可不是一般的的刀剑会知道的事情呢。

    所以做好欺骗我的准备了嘛~

    膝丸…… 

    【所以小姑娘千万不能相信膝丸呢】

    【毕竟他可是隐瞒了许多事情,不像我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小姑娘你~】

    “恩我相信你哟三日月” 爱细语。 

    相信你会带给我更多有趣的事情。 

    毕竟你可是拥有了我的【部分】记忆呢~

    【 阿拉阿拉真是十分荣幸】 

    


TBC.

这里纳米

我给你索这里的本丸几乎没有一个正常的刀剑→→

所以病娇什么的完全萌大奶√


200fo点文没人吗_(:з」∠)_就差一个惹

评论(2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