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肉體企劃】爱鸦 03

  • 小学生文笔注意!

  • 肉体计划需知戳着√

  • 婶婶是个SS级喰种,体型幼女然而性别过于模糊被认为是男孩子

  • 由于是喰种向所以偏阴暗

  • 长篇流水账注意

  • 角色OOC注意

  • 该本丸完全没有几个正常刀剑注意√

  • 总目录


    等爱带着三日月宗近以及膝丸回到本丸的时候手中抱着的还有其他几把刀剑,爱虽然对于这些刀剑上的刀铭以及刀鞘的样式不熟悉,但是可以确定其中有几把都是相同的刀剑。 

    虽然临走之时本丸还是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但是便发现周围的景观以及变了好多,池塘里面也不再污浊一片,有只黑红的锦鲤在里面游动,耸立在本丸后院高大的樱花树也变得粗壮起来,然而最主要的还是——

    “气味……没有了”

    爱在进入这个本丸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十分难闻的气味, 就像是腐烂的尸体从福尔马林中捞出来发酵过几天的味道,十分难闻。

    而石切丸身上虽然也有这种味道,但是也好在不浓烈,一靠近就能闻到那保护层下面所隐藏的美味。

    现在保护层已经逐渐的散开,整个本丸也鲜明了许多。

    “好饿啊……”

    “主上还未进餐吗?”膝丸看着眼前的场景,顿时明了了身边爱的身份,有些怜悯的问道。

    “没有啊~鸦已经差不多恩~”爱扳着手指数了数被关在奎库利亚里面的天数“有半个月了呢~”

    “半个月!”

    “恩恩,再来之前鸦是被【爸爸】好好对待过的~”

    膝丸虽然看不到爱那张隐藏在绷带下的脸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是光看到在那张黑色渡鸦面具下那双没有任何焦距的黑瞳不由的打起了寒颤。

    这个人……不能招惹。

    作为一把岁数有千年的平安刀十分相信自己的自觉,这份自觉可是拯救了自己许多回呢。

    所以更为小心谨慎的与爱对话,就算打不过又能怎样?

    只要这样

    一步一步小心的、谨慎的让猎物放下心中的防备。

    在那一刻……

    猛地露出獠牙攻击猎物的致命点并放出毒素

    然后一点一点的蚕食不就好了吗~

    作为付丧神的我可是有着将近无限的时间……

    和你不一样啊

    “啊呀,这可不行……主上我这就去寻找厨房并帮你制作饭菜”

    爱看着对自己露出爽朗笑容的膝丸就这么离去也并未说什么,只是将怀中一直抱着的三日月宗近显现了而已。

    “三日月宗近。锻冶中打除刃纹较多,因此被称作三日月。多多指教了。”

    “恩或者说……主上终于见面了?”

    作为天下五剑的三日月宗近,最为精美的并非他的面貌,而是他那双盛着三日月的双眼,如今被那双眼睛含情脉脉盯着的爱并没有任何反应。

    “我饿了”

    “哦呀哦呀真是任性的主人……”三日月抬袖笑道,对于爱这种撒娇一般的话语报以宽容,随后毫不犹豫的将胸甲狩衣胸甲依次脱下,只剩灰色的下衣,毫不在意这里是处于大门口。

    而爱面对那些线条流畅的腹肌也只是伸手去按了一下,发觉这些肌肉也不是虚有其表,里面富含的力量十分的巨大。

    啊……糟糕好像吧面前的食物全部吞食下肚w~

    “哈哈哈,没关系哦,不论主上想做什么都行,所以不要犹豫”三日月宗近单膝跪地,伸手将审神者的的脑袋埋在自己脖子动脉处,哪里是最柔软的也是最致命的地方“爷爷我绝对不会反抗呢~”

    “唔……我会轻点的w”

    从来没见过有这样会奉献自己的……恩~刀?

    所以爱先将自己脸部的绷带先取下来只剩漆黑的渡鸦面具留在脸上,然后伸出粉嫩带着些许热气的舌头舔舐起三日月宗近的左肩处,这个部位虽然没有肉但是却有着韧带,并不是处于什么原因,而是最主要的是……

    “啊呀担忧我会在您进食的时候进攻您吗?所以才会舔舐这个部位,这样的轻点对我来说相反是一种折磨呢~”三日月宗近感受到爱在舔舐自己左肩的时候时不时会浅浅的咬上自己的锁骨……即便是这样小小的调情也让这把已经有着千年历史的平安刀隐隐有了出鞘的姿势“啊恩~这是说中了吗?”感受自己韧带被咬断的那种痛苦,天下五剑的三日月宗近也只是笑着抚摸着爱的头,就像关爱着自己所养的小宠物一样。

    不不不,您怎么可能是宠物呢?

    三日月的双眼染上了猩红。

    您可是我最想得到的宝物啊……

    初见时您的风姿深深的刻在月亮的心里

    然后……

    那颗心中只会有您的位置

    但是想更加更多的靠近您触摸您深入您

    这种想法……

    可是浓烈的已经产生出浓稠的【蜜液】

    “啊恩!~”

    “唔多谢款待,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在我用餐时还走神的情况呢~”爱轻笑道坏心眼的按了按已经裸露出骨头的肩膀,由于这个位置靠近心脏,所以爱也很好心的没将三日月宗近吃干净。

    嘛……毕竟三日月宗近亦或者说付丧神身上的肉块都蕴藏着许多的力量以及美味的肉质和肉感,可惜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养回来呢~

    爱浅笑着将绷带一圈又一圈的绕回脸上,流出来的血液很快就浸透到了绷带身上,但是爱毫不在意,毕竟当初比这个更脏的情况都有。

    “话说……三日月是尿裤子了吗~刚刚突然闻到一股腥味发现你裤子湿了呢”

    “啊啊,那是因为过于激动而流出的体液哦~主上以后有时间可以找我来品尝这个的味道呢~”将仍在一旁的衣服抱在怀里,感受到爱热烈视线的三日月宗近感觉又要出鞘了,但是只能忍着,随后与爱解释道。

    “恩……看情况吧”被三日月宗近热切的目光盯着隐隐约约有些不爽的爱依旧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说道“膝丸也快回来了……伤口该怎么办?”

    “啊啊、关于这件事,审神者你可以去手入室为他手入”

    “唔大哥哥是谁啊?”

    “我是古备前派的莺丸。关于名字的由来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总之请多指教啦”莺丸笑道随后又补充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见大包平呢?”

    “哈哈哈,并没有呢……话说您这样为我们指路不会有陷阱?”三日月宗近直接向前一步挡住爱打量莺丸的视线。

    “在下只对大包平感兴趣呢……而且我是中立派,所以请放心……而且在手入过程中我也能为审神者你说明现状不是吗?”莺丸浅笑。

    “恩~可以啊但是刚才的事情大哥哥不准说出去哟,毕竟你可是在边上看了全程不是吗”爱示意三日月宗近往后退,随后大力逮住莺丸的衣角,让他突然弯下腰来,然后轻声在他耳边诉说“不然吃掉你哦~”

    “那是当然”

    莺丸感受到在自己身边因为爱的靠近有了大量的血气争先恐后的出现在他的知觉里面,最后爱的威胁以及边上血气的作用,让莺丸不得不立即答应。

    “恩恩~那么说好了哟”

    “现在就麻烦莺丸带路了~我相信肯定不会有什么陷阱对吧w”

    “啊……是的”

    啧啧……这次来的继任者不简单啊……

    这次鹤丸他们估计要吃亏了吧。

    在前面带路的莺丸一脸苦笑,然后后怕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毕竟刚才差点自己这把刀可是面临的将近灭亡的危险呢~

    所以……

    莺丸抱有歉意的向着边上的拉门笑了笑

    这次我可不能帮助你们呢~

    莺色的眼睛毫无笑意。  



TBC.

这里纳米

关于为啥昨天不更新

因为去了姨妈家

关于为什么今天才更新

因为懒癌

但是三次确实有些事orz

前面差不多算是all婶

但是婶婶CP是开坑前就决定好了的

已经出场就看你们的眼力了2333

关于三日月宗近

他其实是个病娇→→

【以及这篇文从第二章到现在其实有很大一盘棋→→就看你发现得到不】

而且又得到婶部分记忆什么的

只是现在还不明显什么的

然后关于两个流氓平安刀的心理描写什么的有些OOC

忘了是在哪个太太的条漫看到的膝丸就像一条蛇一样慢慢的蚕食你

√就酱

√以及没写几个字都要看下睡在床上的皇上有没有被吵醒什么的也是心累累的orz


200fo点文已确定√



评论(1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