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肉体企划】爱鸦 04

  • 小学生文笔注意!

  • 肉体计划需知戳着√

  • 婶婶是个SS级喰种,体型幼女然而性别过于模糊被认为是男孩子

  • 由于是喰种向所以偏阴暗

  • 长篇流水账注意

  • 角色OOC注意

  • 该本丸完全没有几个正常刀剑注意√

  • 总目录


跟著鶯丸來到了手入室,在鶯丸的指導下幫助三日月進行手入。

“唉⋯⋯這樣就可以了嗎?”愛好奇的看著為三日月打著粉撲的小人,然後看著上面出現了一個倒計時。

4:00

“是的,可否告知你的名字呢?”鶯丸回答道,然後在離愛不遠處捧著茶杯正坐著“你是否也要來一杯呢?”

“我的名字是鴉喲~按照膝丸說的我應該是你們的繼任審神者來著的”愛盤膝坐下拒絕了鶯丸的茶,畢竟在愛看來這杯冒著熱氣的茶水就仿佛是已經過期了幾個月的食物一樣。

光是聞到味道喉嚨就忍不住發癢⋯⋯

“恩~好吧,鴉君可以這樣叫你嘛?”

“可以喲~鶯丸”

“那麼我就先從我來到這座本丸時來說吧”

上任審神者是政府高管的女兒,似乎是因為被付喪神們精緻的樣貌吸引而來的。

我到來的時候那位審神者已經開始實行夜伽了⋯⋯

整個本丸除了石切丸以及短刀門都被強制夜伽,畢竟名字是最短的咒⋯⋯

但是好景不長,審神者似乎已經玩膩了普通的夜伽,隨後短刀門在一期一振被派去長期遠征的時候被輪番強制夜伽

啊對了⋯⋯是被夜伽

審神者十分中意小男孩陷入情慾中無法自拔的表情,所以她將這一幕幕都用一個工具錄下來了⋯⋯

啊因為沒見識過那個東西所以只能說工具了

哎?你問我做法

很簡單⋯⋯

將2~3名短刀叫入居室隨後對他們下強力媚藥,之後便在一旁看⋯⋯

啊呀,這對你來說是不是有些難以承受?嘛我們就先跳過這一段吧~

至於我怎麼知道的⋯⋯

因為我是「幫兇」

之後又變得更加不滿足,便讓一期一振替代換下我來。

雖然看不見具體的

但是可以得知審神者每天都在變著花樣折騰著短刀門⋯⋯

讓一期一振在邊上觀看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是之後一期一振的雙眼再也看不見耳朵也聽不見

短刀門每天晚上都在審神者居室然後第二天都步伐漂浮的出來。

“哎~這就是審神者應該做的事情嗎?”

愛聽著鶯丸平淡的敘述有些呆愣,畢竟鶯丸說的好像完全是個故事而不是真正發生的事情,所以不由的調笑道。

“怎麼可能!”一直保持冷靜的鶯丸突然吼道“雖然不知道別的審神者是怎麼做的,但是這個本丸的審神者確實是個不稱職甚至說人渣。”

“啊呀~真可怕⋯⋯人渣嗎?確實呢但是,在我看來這個只不過是在顯擺自己的強大罷了⋯⋯”

因為能夠掌控你們

所以可以任意妄為

因為你們過於弱小

所以可以弱肉強食

因為你們忍氣吞聲

所以更加膽大包天

“人渣我可是見過好多的~說真的既然被做個這種事你們為什麼不馬上尋求他人的幫助⋯⋯或者說自我解脫呢?”

“那是因為⋯⋯”

“因為無法反抗?撲哧⋯⋯要是真的無法反抗你們手中的刀劍也沒有用處了吧?”

愛嗤笑道,看著鶯丸變黑的臉色也不在多說,便抱膝休息,卻突然在一個角落里發現了一個類似刀鞘的東西,便起身去拿。

那是一把刀鞘佈滿傷痕的短刀,在愛手握住它的時候便開始發光,出現的是穿著破損嚴重的軍服的女孩子⋯⋯

“哎?原來還是有女孩子的⋯⋯”

聽見愛的話語鶯丸不為所動淡漠的飲茶。

“我是亂藤四郎喲⋯⋯你想和我一起亂舞嗎?”亂藤四郎習慣的說出了這句話后立馬用將近破碎的短刀刺入愛的腹部,隨後艱難的爬向手入室的拉門。

“不行喲~第一次見面這樣對我~啊初次見面我是鴉以後多多指教了”視腹部插進去的短刀為無物的愛反手就抓住亂藤四郎佈滿青紫的腳踝將她拖回到自己身邊。

“第一次見到那麼可愛的女孩子我並不想動粗呢⋯⋯麻煩你先在這裡呆著,可愛的孩子身上出現傷口應該好好的治療好不然留疤就難看了⋯⋯”愛笑道,將亂藤四郎拖到了手入空位,將腹部的短刀拔出來交給小人,便不再說話,在一旁陪著亂藤四郎手入。

1:30

和三日月的時間差距好大。

“喂⋯⋯你⋯⋯”亂藤四郎也知道自己的情況便乖巧的扔愛擺弄,聽見愛所說的話不由得想嘲諷“真的覺得這樣的我很美麗嗎?”

遍佈青紫的皮膚,參差不齊的短髮,上身有著赫人的傷口,右眼已經完全不在⋯⋯

這樣的我還能夠被說是可愛?

別說笑了!

“恩很可愛啊⋯⋯雖然上身有著傷口但是好好的治療便會治愈,參差不齊的頭髮稍作修剪便可以變得美麗起來,失去的右眼可以使用漂亮的義眼來代替⋯⋯在我的眼中你真的很可愛喲”

和我不一樣呢⋯⋯

愛說道,之後也實踐了起來,將亂藤四郎的髮型稍作修理變得比較整潔,把她臉上的灰塵細心的擦掉,額發被剪掉的部分將它別在耳後,隨後用手遮住亂的右眼滿意的點了點頭。

“啊啊果然很可愛⋯⋯可惜我沒有義眼這種東西呢⋯⋯不過既然長得那麼可愛也要打扮的可愛才行呢~不然就可惜了⋯⋯”

“那個審神者大人⋯⋯可以的話用手禮傷口恢復的更快。”在一旁工作的小人對愛建議道。

“手禮?”

“恩⋯⋯就是這個”小人從角落將一個小木牌交給了愛“將這個放到刀身上就好了!”

聽從小人的話語愛將木牌放入了刀身上,看起來溫和的小人立即加快了工作速度不過幾秒就完成了。

“哎⋯⋯原來手入的威力那麼大啊?”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少女,原來的傷痕早已消失衣服也恢復原樣,甚至頭髮也長好了。

“勉強說一聲謝謝⋯⋯”亂藤四郎小聲說道,卻被愛猛的抓住了下顎,亂藤四郎看著面具上紅色的雙眼,哪裡清楚的印著自己的樣貌。

“果然眼光不錯⋯⋯亂很可愛而且美麗呢~橘色的長髮仿佛在閃閃發光,藍色的雙眼也和天空一樣美麗呢⋯⋯”愛認真評價道,看著亂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件無價的寶物一樣“所以別再讓自己受傷了⋯⋯”

“恩⋯⋯”盯著愛那雙紅色的雙眼,亂藤四郎不由自主的答應了。

我很可愛嗎?

「亂很可愛而且美麗呢」

可是我明明那麼骯髒⋯⋯

「在我的眼中你真的很可愛」

我真的有資格被您所稱讚嗎?

這樣的我真的可以被您印入眼中嗎?

「不要再受傷了」

啊啊、這雙眼中映入的我真的有那麼可愛美麗嗎?

所以⋯⋯您的眼中也'只會印入我的身影吧⋯⋯

畢竟我是如此的可愛⋯⋯


TBC.

_(:з」∠)_好久不见,本来说可以的话4、5号就发出来的

但是没想到时差还没到过来

每天都像睡睡睡

qaq迟到的更新

嘛~咸鱼的纳米君现在开始不定期更新惹

(1/3)第一篇更新√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