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这一章也依旧没有上三千

然而还是没有完结→→

咸鱼饭:

….距离纳米和九思的生日已经过去好几天了

然而我依旧没有填完这个坑

年轻系列…..【瘫】

  @纳米君-恢复中-  @九思非非赖在萤沼不翻身 

下午开始大典太光世的限锻

然而没材料qwq

心好累

爷爷不肯回家

没有数珠丸

大典太也

来自世界的恶意

 

————正文第7弹:教堂可是很大的

九思被萤丸扛起冲到最前面指挥:“前面左拐!第一个门进去!那里是餐厅,有一张大桌子,可以绕一圈然后出门往回跑!沿途听我的指挥多进几个有家具可以绕的房间,千万别进错屋子!争取多走几张地图甩开它!万一实在甩不开我们就直接上二楼!反正一楼的搜索也结束了!”

   萤丸毫不犹豫的照做,于是,五人……不也许应当说是四人被人抱着的弱鸡根本不应该被算在其中开始了不断开门关门刷地图的逃亡之旅,其间空着手的鬼彻今剑两人在九思的指挥下拿起沿途经过的路线上的花瓶烛台盘子相框等等物品砸向使魔拖慢它的速度,终于,在闯进第七间屋子后,他们没有再见到追进来的使魔。

   “……甩、甩开了?”炮灰A大口喘着气,一停下来根本连站都站不稳,直接瘫倒在了地上。反之鬼彻今剑两人倒只是稍稍有些喘,很快就平复了下来
    “应该是甩开了。”九思被萤丸放下来,坦坦荡荡地迎上炮灰A谴责的目光而屹立不倒:老子就是要人抱着跑怎么了!来咬我啊!有本事你也找一个愿意抱着你跑的蓝盆友啊!

   萤丸倒是完全不在意两个弱鸡火药十足的对视,放下九思后就一直站在了自家主殿身边。

     休息了片刻,炮灰A少年终于缓过劲儿来,扶着桌子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恐惧地盯着门的方向其实九思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看着门但是脸对着门啊:“那个东西,它不会还守在门外吧?”
    “一般而言,这样的概率很低,除非作者另辟蹊径打算来个万人唾骂的开门杀。”九思低声咕哝道,为了表示自己虽然体力不行却很有胆识,第一个走到了门边,然后在另外四人屏气凝神的注视中拉开门。
    ——门外什么都没有。
    “第一场追击战,我们通关了!”九思精神振奋地宣布。
    “……也就是说,接下来还有丧心病狂的第二场和第三场吗?!”炮灰少年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情,简直称得上崩溃了。

 

 

 

     接下来就有些大同小异了,乔九思负责解谜拿钥匙,萤丸负责扛着九思逃跑,鬼彻今剑截后阻挠小怪,炮灰少年……负责全程围观,五人分工合作良好地一路撸到了三楼,直到九思站在了三楼的一张地毯上。
    地毯的另一头延伸到了走廊尽头的墙壁下,九思盯着地毯沉思了三秒钟,然后开始在那面墙壁上各种摸索。
    “……怎么了?这面墙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炮灰A疑惑的问,话音未落,就听到一声轰隆隆的响声,在墙壁之上神奇地出现了一扇门!
    于是,少年果断地改了口:“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门的?!”
    “地毯的提示很明显吧?别的走廊都没有这样的设置,只有这里不同。”九思蛋定地回答。
    “……你观察的真仔细……”在一旁听着的鬼彻忍不住感慨,好奇宝宝今剑举手“不过,既然是暗门,为什么还要有提示呢?”炮灰A跟着点头。
    “……这就是游戏定律,知道吗,”九思耸了耸肩膀,“游戏制作者不可能设置完全没有任何提示的机关。”
    “……你又在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了。”炮灰少年默默将视线瞥到一边,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对九思这种经常性的抽风视而不见。

   五人一同走进了暗门,里面看上去是和地牢一样的布置,阴暗潮湿,带着森森的寒意,唯一的光源似乎就是一盆被木柱阻挡住的火焰。

九思盯着木柱,转头对其余四人说:“你们看看这周围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不要离太远。”得到众人肯定的回答后继续研究那个她在意了很久的木柱和火盆。从口袋里掏出铁锹,九思指挥萤丸抡起铁锹砍在木柱上将木柱砍倒。

 没有了木柱的阻挡,火盆的光芒终于散发了出来,整个暗室瞬时间明亮了起来,从摆设上看,应当是一间刑讯室无疑,而令九思最为在意的是,火盆的光芒在墙壁上映出了一个稍显怪异的光斑,格外引人瞩目。
    这一下,就连炮灰A少年都注意到了,与九思一起走到光斑的位置,寻找可能会有的机关。
    ……可惜,什么都没有发现。

   炮灰疑惑的看向九思,发现站在九思旁边的萤丸已经默默地再次举起了铁锹。
    一番狂砸之后,萤丸终于从墙壁里挖出了一把金色的匕首,看起来相当高端洋气上档次。
    “……这就是圣剑?”在一旁看完全程的鬼彻问。
    “基本上,这就是圣剑了。”九思点了点头,“虽然我觉得它短了点,有些不适合萤丸,但是你的今剑是短刀应该可以使用它。”说着,九思把匕首递给了跃跃欲试的今剑,看着他抓着匕首挥了几下之后向自己竖起大拇指表示没有问题了之后,九思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邪神进发。

   随后,今剑果然没有辜负小天狗的名号。

   当被召唤出来的那一坨——是的绝对是一坨!——邪神的未完全体被今剑干净利落地刺了一匕首后,只能不甘、怨愤地鬼叫嘶吼了一声,然后重新缩回到了召唤阵中,顾不得九思和鬼彻等人的邪教人士妄图阻止今剑却被他轻轻松松地甩开,只能眼睁睁看着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近在咫尺却功亏一篑。
    召唤仪式的突然终结使得整个教堂猛烈地摇晃了起来,九思等人借着混乱向着出口逃去,等终于见到了久违的阳光站在大地上之后,九思和鬼彻相互击掌:“合作愉快!”然后再次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等九思再睁眼,看到了一栋伫立在黑暗中的教学楼,这次,萤丸不在她身边

   另一边的鬼彻也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面前的…女厕所?话说回来今剑去哪了?

 

 

蛤蛤蛤蛤蛤我也是填了一半坑的人!


评论(6)

热度(10)

  1. 纳米君朝兆 转载了此文字
    然而还是没有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