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OW】【源藏/麦藏】亲吻姐姐 03

讲真如果有事私聊我或者有啥建议没回估计是我登录小号了
(=゚ω゚)ノ如果不嫌烦可以去戳我小号私聊
如果两个都没有
估计真的没在
为啥是估计
(╯°Д°)╯︵┻━┻

纳米酱:


  • 源氏X娘藏 微量麦藏_(:з」∠)_虽然在后文


  • 小学生文笔注意流水账注意


  • only半藏视角


  • 时间线从源氏出生开始也就是半藏3岁_(:з」∠)_


  • 篇幅不定











一言不語的在新的僕人伺候下脫下輕甲,半藏幾乎不敢相信那個叛徒到底是誰,那是自己從小時就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同伴以及僕人,驗尸的結果讓半藏有些發愣。


看著僕人恭敬的退下,穿著男士和服的半藏盤腿坐在走廊上,邊上有個盤子上面放著精緻的糕點,是母親親手做的,然而半藏並沒有任何想要品嘗的心情。


半藏看向自己生滿老繭的雙手,在哪目光下那雙雙手開始有了顫抖……


就是這雙手親手射殺了自己唯一的友人……


“哥哥!!!!”


發呆著的半藏突兀的被不知道何時站在身後的源氏撲了個飛抱,作為島田家的次子,島田源氏可以肆意的享受來自父母的寵愛,可以不用刻苦訓練讀書,即便他是一個好苗子……


因為他是次子。


而我是長子……


曾近半藏也嫉妒過自己的弟弟源氏,但是在那之前他突然反應過來,自己是不可能嫉妒源氏的。


屬於島田家的榮譽從小就流傳在自己心中,抱著這樣病態的榮譽感,這樣的自己真的有資格嫉妒源氏嗎?


而且……


在那一刻半藏突然想起自己一直被掩蓋的身份……


自己從未贏過源氏任何地方啊、所以哪怕只是實力,只有實力也好,一定要更強大更努力才行!


所以……


半藏寵溺的將源氏抱在懷中,難得的露出了笑容。


“怎麼又在這裡折磨你哥哥我?”半藏揉了揉源氏柔軟的黑髮調笑道。


“才不是呢!”源氏嘟了嘟嘴,不開心的說道“剛才我聽侍女們說,初吻要給最喜歡的人!所以我決定要給哥哥初吻!”


“……誰告訴你的!”


“不記得了~不過我的初吻肯定還在!所以來親親吧哥哥!”源氏笑的天真燦爛,黑色的眼睛一眨一咋的盯著半藏,如果半藏不答應仿佛在下一秒要哭出來。


“子女的第一個吻是屬於父母的……”


“可是哥哥才是我最喜歡的那個啊w~”


“可是……”


半藏的擔憂還沒說出口,就被源氏捧著臉親了一口。


從未被如此對待的半藏羞紅了臉,源氏帶有糖果氣息的嘴唇離開了自己時還若隱若現的有著他特有的香味。


“!!!沒有禮數,去抄寫家規三十遍!”


“哎哎哎怎麼這樣我可是把我的初吻給哥哥你了~”


“四十遍”


“哎哎哎、好吧╮( ̄▽ ̄")╭那我去了,告別吻w~”


擦身而過時源氏又迅速的在半藏嘴唇上親了一下然後迅速離去,獨留半藏一個人在哪裡黑著臉。


俗話說得好,發洩是最好的表達情緒的方式。


半藏去往道場,并未帶著護甲和護手,拿著道場帶有的箭筒和普通的弓就入了道場,許多人看到她也紛紛打招呼。


半藏走到沒有任何人會去那裡站著的中間,拿著三發箭矢,拉滿弓弦,仔細的判斷著風中的信息,而許多島田家的人也圍在半藏身邊,畢竟能夠親自看島田家的長子演練是件困難的事情,不僅要靠機緣也要靠一幅好眼力,就在眾人以為半藏只是練習拉弓的時候,箭射了出去,很遺憾的只有2發箭矢在圈內,剩餘的一發則是射中了邊上,力道輕輕地沒一會就掉了下來,即便如此也有人附和說大少爺的劍法好。


但更多人則是可惜那一發空掉的箭矢……


如果上了戰場一發空掉的箭矢到底有多麼重要,這是他們必須知道的,所以他們只是惋惜的搖了搖頭,卻在下一秒瞪大雙眼。


再次的射擊三發弓箭都准准的射入了準心甚至將之前的兩發箭矢一分為二穿透了過去,不由得都鼓起手來。


顯然這樣的表現是很有用處的,沒過多久就有許多人在花村相傳島田家長子令人折服神一樣的射擊。


在眾人的身後,小小的他的到來并沒引起任何人的主意,他黑色的眼眸盯著被眾人圍著的中心,有些不甘心的咬著手指。


啊啊、不行還不到時候、現在還不是暴露的時候……


想著在那群人中隱隱約約透漏出愛慕目光的幾個人,他眼神一涼……


必須要讓他們知道窺視別人獵物的後果啊……


他這樣想著有撐起了可愛的笑臉,邊上的侍女問他笑什麼。


他這樣回答道。


“我找到那些隱藏在我最愛的花朵邊上的蛀蟲了~很快就可以消滅他們了w”


侍女看著他的笑容有些後怕,但是還是笑著與他交談。


真的可以很快消滅他們了~


永遠的~


 


發出第三發三箭齊射,半藏的手腕已經有些拉傷了,畢竟這只是個普通的弓箭,和之前用的帶有除震效果的弓不一樣,在第一發的試射,第二發的全力以赴,第三發的嘗試,讓兩隻手手腕都有不同程度拉傷的半藏并沒有隨之放棄,反而將弓換了個位置,從左手持弓換為右手,讓人們有些驚歎,半藏從箭筒拿出一隻箭矢,右手最大力的拉滿了弓,左手保持一個位置不在動彈,呼吸瞬間一發又出去了,正中準心!


聽著邊上人的驚歎,半藏也沒有任何表示,直接轉身離去,在他身後的人也紛紛讓道,這是對屬於島田半藏獨有的尊敬!


在回去的路上盡量不動彈自己的雙手,半藏在看到自己的屋簷時不由得加快了速度,沒有人比他知道手腕過度使用的後果是什麼,曾經的自己為了更強大不惜身體的練習射擊,導致手腕兩邊紅腫將近半月,在那段時間不斷聽到男人的歎息,和女人心疼的目光。


半藏不由得鄒眉。


這些都是他脆弱的象征,這是他不能表現出來的虛弱……


所以


半藏看著自己已經開始有些腫脹的手腕,默默的從房間的櫃子裡面將藥膏和繃帶,習慣的塗抹上上清涼的藥膏隨後纏繞起繃帶,之後將仿生人皮戴好,這樣子誰都不知道那下面受了傷。


清涼的藥膏可以消腫,繃帶緊緊的繞著手臂讓紅腫不再凸出……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習慣這種方法,既可以鍛煉自己又可以不讓他方察覺自己的虛弱。


半藏看了看外面的天空,估摸著晚飯的時間,卻突兀的看到源氏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自己拉門邊上,漆黑的眼瞳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莫名的、半藏有些害怕


“訥訥、哥哥的手可以讓我看看嗎?”源氏面色沉重的問道。


“啊、不是喊你去抄寫家規了嗎?到這裡作甚?”


“本來是想和哥哥一起分享母親做的甜點的……”源氏埋頭低聲說道,隨後立馬張開了他標準的笑臉“所以哥哥的手……可以給我看一下嗎?”


對於幼弟的請求半藏也沒辦法將受傷較輕的右臂伸了過去,源氏也過來摸著半藏的右手腕處,或輕或重的按壓著,眼睛直視著半藏,不出意外,半藏臉上完全都沒有任何波動。


“為什麼哥哥的手臂和手腕位置溫度不一樣,還有點小凸出呢~”源氏笑道隨後繼續說道“就像多了……一個東西一樣?”


“……源氏多學些武術,這只不過是因為你的錯覺而已,以後要好好和父親大人一起每天訓練錯覺就沒了”半藏僵硬的轉移了話題,但是很不巧,這對源氏沒有用。


“騙人!明明我剛才就看到哥哥手腕有紅腫!哥哥是大騙子!”源氏低聲啜泣,半藏有些不知所措的安慰著。


“呃這個……只是因為一些習慣,而且你看現在紅腫不是不在了?呃……恩快別哭了我不怎麼擅長……”


“那我要哥哥親親!我就不哭了qaq”


“不這個……”


半藏有些崩潰的說道,然而源氏直接用哭的泛紅的眼睛直視著半藏,沒辦法的半藏只好親了親半藏的臉頰。


“嗯呢!我不哭了,哥哥也要告訴我手腕怎麼回事!”眼淚立馬收住,源氏賣萌問著自己面前已經將近石化的兄長,看著半藏準備隨便找個理由,源氏立馬就說“如果說謊就算親親我也要繼續哭!”


有些無奈的看著自己弟弟眼淚說收就收說放就放,只好乖乖的說了出來。


“哎……是嗎?那麼哥哥是不是特別不想讓別人知道啊~不然也不會這樣做吧~”源氏笑道“這樣的話就讓我給哥哥保密,但是還是有條件的!”


“說吧……”


“那麼源氏想要哥哥每天都親親我!”


“這不行……”


“那麼我現在就去告訴其他人!……侍女姐姐我給你說!!!!!”


半藏眼疾手快的將源氏的嘴捂住,看到不遠處的侍女回頭,裡面瞪了過去。


“不行哦!哥哥手還沒好!那麼這是同意的意思嗎?”


“隨你喜歡吧……”


“太好了!!!那麼說好了以後哥哥受傷什麼的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我!不然的話哼哼~”


看著源氏得億的樣子,半藏也只好拍了拍源氏的頭,算作默認。


 


島田家次子島田源氏,今天也在被家族中的成員寵溺中。


島田家長子島田半藏,今天難得透露了一次孩童該有的表情。








TBC.


这次更新有点晚都是屁股的锅


看到这里请务必想起


半藏还是个10岁的小孩,源氏才7岁


_(:з」∠)_


最后还是改了标签变了3p组


不过麦爹出没估计老后了_(:з」∠)_


不定时跳年数注意


也许下一章又变了


→→没骗你


也许下一章就变道10年后了_(:з」∠)_


以及结局会是分结局什么的


_(:з」∠)_啊……差不多就这样w




关于麦藏的tag


我们等麦爹出场再打吧23333


不然感觉欺骗了tag

评论

热度(49)

  1. 纳米君纳米君–开学养生中– 转载了此文字
    讲真如果有事私聊我或者有啥建议没回估计是我登录小号了(=゚ω゚)ノ如果不嫌烦可以去戳我小号私聊如果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