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肉体计划】爱鸦 07

  • 小学生文笔注意!

  • 肉体计划需知戳着√

  • 婶婶是个SS级喰种,体型幼女然而性别过于模糊被认为是男孩子

  • 由于是喰种向所以偏阴暗

  • 长篇流水账注意

  • 角色OOC注意

  • 该本丸完全没有几个正常刀剑注意√

  • 总目录

 

膝丸從廚房端來做好的飯菜來時,看到的就是依靠著三日月睡著的審神者,和坐審神者邊上的亂藤四郎,以及躲在拉門背後正座著的壓切長穀部。

“膝丸殿嗎?是為主公送食物的嗎?”壓切長穀部正座在拉門背後,紫的泛紅的雙眼盯著膝丸的臉龐,語氣十分隨意,但是握在刀柄上的手卻暴露出了他的心態。

“啊、是的……我之前為主殿去廚房做了點吃的……從其他付喪神哪里聽說主殿在這邊就過來了……”膝丸笑道,完全沒有什麼壓迫感。

“嘛~鴉醬可是睡著了,麻煩膝丸殿了~主殿現在占時不需要用餐”

“哎?好吧……可是主殿他已經大概半個月沒有進食了,我很擔心”膝丸心急道。

“半個月……?可是主公剛才對我們說他已經進食過了?”壓切長穀部皺眉,有些懷疑的盯著膝丸。

“可是這是真的啊!主殿估計是為了不讓你們擔心說的吧……”膝丸關愛的看了一眼審神者“畢竟他可是個溫柔的孩子”

“這點我不否定,那麼還是讓他再睡一會吧……鴉醬今天肯定很累”亂藤四郎想了想還是覺得膝丸說得對。

“畢竟主公之前被石切丸殿給傳送到戰場那邊去了,能回來也是拼命了吧……而且身上都有許多血腥味……嗚呼、真是可憐”壓切長穀部捂著臉悲傷的說道。

“是的……雖然我是第一個顯形出來的,但是主殿似乎遇到了外人的幫助然後躲過了檢非管將我以及三日月殿帶了回來”膝丸想到當時的場景慘不忍睹的說道。

“檢非管……?那是什麼?”聽到沒有聽到過的辭彙愛便醒過來了“就是發著藍色光芒的怪物嗎?”

“是的,鴉醬怎麼醒來了?不多休息一會嗎?”亂藤四郎擔憂的看著愛。

“嗯……聞到食物的想起就醒來了,那個怪物好嚇人……我推開門就遇到了,之後是不知名的大哥哥救了我,大哥哥給我說以後要記得帶付喪神出陣不要一個人,可是付喪神是什麼_(:з」∠)_”隔著繃帶都能感受愛懵逼的語氣,亂藤四郎輕笑了起來。

“不會有下次了撒~我們即付喪神,是由刀劍之中誕生的,能夠顯形的付喪神都是年齡達到百年之上的刀劍。”

“哎……那麼我還說亂和我一樣大qaq原來不是嗎”愛有些沮喪。

“是在變相說人家老嗎?人家會生氣的!”

“哎哎……對不起qaq亂最好看最可愛最年輕了!我最喜歡亂了所以亂不要生氣!”愛鼓著臉頰急忙道。

“哼,這次就原諒你了咯~”

“哎嘿,亂最好了~”

“主殿,我給您準備好了食物,現在進食可以嗎?”

“嗯,謝謝膝丸……”

愛小心翼翼的接過膝丸遞過來的食物,小口小口的吃著白米飯,時不時的夾著秋刀魚一起下肚,等快過半的時候才停下了筷子。

“多謝款待w”愛滿足的摸了摸肚子“是膝丸自己做的嗎……感覺味道很重啊,和平常吃的不一樣呢”

“啊、並不是……是個有著金色眼睛黑髮的付喪神做的,他聽到我為了給主殿準備食物才來的廚房就幫我做了呢……”膝丸摸著下巴回想道“雖然是黑暗本丸,但是也有好人呢主殿!”

“嗯……是的呢”愛有些不自然的笑道,而亂藤四郎早一步的反應了過來立刻去往廚房,而壓切長穀部則是不由分說的講愛公主抱起來前往洗漱的地方。

“哎呀……這可真是意外呢,膝丸殿難道不知道黑暗本丸裏面的刀都是不可相信的嗎……竟然還讓他們接近主上的用品”不知何時蘇醒的三日月宗近站起身輕笑道,可是眼中卻沒有一點笑意,三日月般的雙眼仿佛看透了膝丸一般“啊說錯了,普通的刀劍肯定不會有這種防備心的……但是身為【】的你為什麼不知道呢?”

“!”膝丸猛地抬頭,蜜色的眼睛驚恐的看著三日月宗近“你怎麼知道的!”

“撒……為什麼我會知道呢?”三日月宗近淡漠的說道“比起這樣還不如去關心一下主上的情況,那麼膝丸殿我先行一步……”

望著遠去的三日月宗近,膝丸緊皺的眉頭沒有一絲鬆懈,思考著為什麼對方會得知這件事。

“阿拉。膝丸怎麼在這裏呢?”

“嗯?”

 

在壓切長穀部的幫助下將之前吃下的飯菜全都吐出來的愛有些生無可戀。

多久沒吃過這些難吃的東西了呢?

好想吃肉好想吃好想吃……

但是不行現在還不是時候……

值得慶倖的是因為之前長期未進食,早在這之前吃下去的血肉已經消化,不然愛估計要找個方法去覓食……

“咳咳……麻煩你了長穀部”愛臉上的繃帶早就在壓切長穀部的幫忙下解下來完好的折好收在了壓切長穀部的手上,所以愛很輕鬆的用著清水洗淨臉上的贓物。

“沒,這是我該做的主公!”

“嗯,那應該是謝謝你長穀部~”愛笑道。

“不不不……沒事!”突兀臉紅的壓切長穀部不好意思的埋下了了臉。

“說起來我的臉很難看嗎……長穀部為什麼要埋下頭呢?”愛有些疑惑。

“呃並不是,只是直視主公的臉是有違背武士之道的!”

“嗯~那就好”聽著壓切長穀部的話愛又被逗笑了“不過現在也不是古時,好好抬頭看著我也是可以的喲~”

壓切長穀部聽從愛的話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人。

黑色的長髮柔順的貼在少年的身旁,烏黑的眼瞳帶著溫柔的笑意,嘴角的笑容仿佛能勾人心魂。

嗚呼、這是多麼的美麗……

多想用這雙手讓您墮入地獄與我一起——

嗚呼、這樣的您就如同輝夜姬一般讓人忍不住的藏起來——

愛的笑容依舊那麼明媚陽光,仿佛完全不知道面前的人在心中無限的貪婪者自己一般。

“說起來這裏也不是現世了呢……所以這個面具可以不用帶了呢~”愛拿起掛在腰側的面具思考道。

“不,主公您還是帶著比較好,畢竟暴露真實樣貌這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壓切長穀部嚴肅的說道,但是他知道比起這個微不足道的理由真正的想法是——

不想讓別人看到您的模樣!

不想讓您對其他人微笑!

想將您變為不斷渴求他存在的廢物!

永遠呆在我的身邊……

像是意識到了什麼似的,壓切長穀部勾起了一個明朗的微笑。

 

阿勒、好像不小心勾引上了不好惹的野狼了呢~

聽從著壓切長穀部的建議,愛活潑的和壓切長穀部對話瞭解本丸的一切,單純又可愛的什麼都不明白一般。

 

 

TBC

存稿掉了生无可恋

答应若久的两更orz

感觉对比起若久家的唯我家的爱进度好慢

_(:з」∠)_7章都还在第一天

躺平orz

 

现在主更肉体计划,因为肉体就我和若久两个,血色焦糖寒假更新,其他的都是次更orz

如果有特别想看的文可以评论或者私信告诉我√

毕竟快考试 orz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