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凹凸乙女向】【雷狮X你】诅咒

○地缚灵魔女 X 从皇室内战逃脱的雷狮

○给二叔的生贺(虽然晚了好久orzzzzz)

○女主有名字:兼鸟

OOC有 文笔小学生注意

○时间线大概 雷王星→参与凹凸大赛这期间

○艾特过生日的小天使 @好热,好想裸奔 

 

 

01

 

传说,曾经有一位平民女性被王相中并获得了王后的位置,但是因为王太过于深爱这位她,她被国王藏在只有国王自己才知道的地方。就连深得王信任的大臣也从未见过这位王国中最尊贵的女性。

 

说到底是皇宫,人来人往、人多眼杂的,也没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所以,她应该是在密林里吧。

 

这么想着的大臣在深夜当中偷偷潜入了密林当中,果然寻找到了那位被隐藏起来的女性。

 

在月光的照耀下,穿着着素色衣裙的她在漆黑的密林中显得各位的耀眼,而她的身旁站着的便是白日高傲坐在王位上的国王,望着眼前这诡异又美好的一幕大臣忍不住……


“你在看什么,卡米尔?”


卡米尔一时不察,手中已经泛黄的书本就被人抢过,卡米尔也不急,看向了明显刚从早朝下来,还穿戴着独属于王储服饰的雷狮,而对方没有任何架子的盘腿直接坐在了卡米尔的身边,漫不经心的翻了翻抢过来的绘本。

 

“大哥,中午好……是之前整理东西发现的绘本。”卡米尔低垂着眼,一副乖巧的模样,但是雷狮知道自己这弟弟内心里肯定没那么乖顺,他也不多说什么一双大手直接将好不容易理好的黑发揉成一团乱。

 

“有些童年还是好的,既然你都在看绘本,那么我嘱咐你做的事应该也完成了吧。”

 

雷狮看了看手中的绘本,随意的翻看了几下便没兴趣的合上了,卡米尔甚至可以看到本来就破旧的书面因为雷狮的暴行看起来快散架了,不过也只是一本书而已,卡米尔并没有放在心上,而雷狮说的话才是他真正在意的。

 

雷狮现在虽然是三皇子,但是谁都知道比起年长的太子,不喜权利的次子,现任雷王星的王也就是几位皇子包括卡米尔的父亲,他所选定的下任接班人便是虽然年少却有着真材实料的三皇子雷狮。

 

一直以来,储君便是最易起争执的事。大臣们自然而然的分成了好几派。各派别之间的大小摩擦不断,最过火的是拥护太子的激进派,每次咄咄逼人的直呼人脸。尤其是最近,胳膊肘都要伸到雷狮鼻子底下了。

 

这时,作为私生子尤其还是不受宠的私生子,卡米尔身份的好处便体现出来了,正是因为他被避嫌,所以大部分的人并不在意他的存在,因此他正好可以从那些人身边探取雷狮所需要的情报。

 

听完了卡米尔所得到的消息,雷狮笑得几乎都快喘不上气了,他将肩上垂着的独属于皇储身份的印章取了下来在手上把玩,随后毫不在意的扔出了窗外。

 

“做得好卡米尔。那家伙不愧是我们‘尊贵’的太子殿下,开始下一步准备吧。”

 

02

 

说来可笑,以坚固闻名的雷王星皇宫内部竟然起了大火,火势从皇宫的中间扩散,几乎所有古老的建筑都因为这次的火势损坏,多亏了太子晚上因为忙于工事没有休息才能第一个发现火灾并且止火。

 

而纵火这一罪名最终安在了偏殿中住着的私生子卡米尔的身上,事件的起因则是‘因为不满自身处地,心生妒忌将皇宫烧毁。’

 

可笑又真实无比的事由。

 

此时皇宫身后的密林可是来了位不速之客,不一例外身上全是大大小小的伤痕,甚至身上还有被人虐打的痕迹,手工编织的衣物几乎都不成样子,衣角的边沿全是焦黑,看起来格外狼狈却又让人没法嘲笑起来。

 

这人的气质太过于高昂,即便是身处狼狈之境他看起来也是游刃有余,让人不可小视,而那双紫色的眼眸充满了桀骜不驯。

 

“哟,这不是王后大人吗?怎么几千年过去了还没死?”

 

那小鬼笑的得意的很,语气中的嘲弄完全没有隐瞒的意思,他现在丝毫不认为面前这看起来危险无比的女人会伤害自己,正相反他有足够的筹码让这女人护着自己和护着宝一样,不然他也不会来这里。

 

“还是叫你魔女比较好呢?被先王囚禁的王后大人。”

 

被称为王之墓地的密林——魔女之森。

 

穿着漆黑修女服的魔女将手上的逆十字架放下,一双深邃的仿佛要将人吸入进去的双眼就这么盯着来人,只见她从身前的墓地起身慢步走到了这位不请自来的客人身边,苍白的手指直接抚上了他有些肮脏的脸颊,随后开口了。

 

“令人厌恶的人类之子,谁给你的权利这么称呼我?”

 

03

 

雷王星的人们几乎都知道一个传说,一个关于魔女的传说。

 

那是和绘本完全不一样的故事。

 

国王发现了浑身漆黑的魔女,为了不让她祸害民众便抓入了密林当中囚禁,甚至被下了诅咒。

 

‘你会像个野兽一样,永远只知道争斗,死在战争当中,失去挚爱,失去挚友甚至众叛亲离。’

 

被戴上厚重枷锁的魔女这么诅咒着国王,国王却意外的笑出了声,明明是个普通的人类却让魔女感受到了危机。

 

“行啊,那我预祝您被关在这里面一辈子,不能与人交流,只能和我相见,不能目视他人,只能看见我,甚至是不能伤害我的子民,只能伤害我,如何?”

 

从大赛中九死一生回来的国王笑得狂傲无比却又让人无法反对,那双暗紫色的双眼全是势在必得,他凑近了被套上厚重枷锁的魔女,亲手解开了这些锁链。

 

‘我只是让您的诅咒公平点,魔女大人。’

 

04

 

说真的,魔女不是第一次想要把这个叫做雷狮的小兔崽子扔出密林外,最好是被那些太子啊、国王啊、反党抓到,开始痛不欲生的生活,毕竟即便一直在密林中魔女有时候也会打探一下外面的情况。

 

而雷狮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无理取闹的人,在宫中倒是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本该被下人准备好的吃食甚至是衣物全部都要轮到自己亲身上阵来使用,可恶的魔女却故意在他面前使用魔法轻松的将这些东西完成。

 

当然,雷狮自己的还是得雷狮自己来弄,魔女只不过是来秀秀自己的力量罢了,顺便嘲讽某个愚昧无知的皇子玩离家出走。

 

说到底雷狮虽然不过10岁的但是从他行事作风来看出他未来绝对是一位佼佼者,但是奈何这位魔女——看不见。

 

雷狮曾经有试过让卡米尔过来接触魔女,意料之外的发现了这件事,而魔女自然也知道雷狮的试探,她自愿暴露雷狮也没兴趣把这种事情当做把柄不断地威胁,更何况他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到。

 

魔女的传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传播的,甚至是说就连雷王星的人也只当个画本故事只是吟游诗人不断地唱诵着这个故事,知道的人便多了起来,而雷狮自然对这种东西嗤之以鼻。

 

谁不知道那密林当中全是皇室成员死去的墓地,凡是没有污点的皇室成员全都一一躺在那里,他也不是没出过殡从来也没见过什么魔女,是的,这种想法一直持续到雷狮的生母死去的时候。

 

那个时候雷狮即便真的有本事也不过是幼童而已,独自一人前往着密林却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进入自己的后花园一样,密林中所有的危险都被他绕开,然后他看到了密林中的魔女。

 

魔女将手中的鲜花放在了一块几乎看不出名字的墓碑上,捏住了手中的十字架开始祈祷,而附近的景物也和白天明显不同,浓郁的森林开始变得有了人烟的气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屋子出现了。

 

当时的雷狮没有现在这般沉稳,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出声是最好的,但是魔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现了雷狮的踪迹,而之后的事情雷狮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踪迹被巡逻的士兵带了回去。

 

05

 

雷狮在魔女身边呆着的时候也不闲着,之前他不能自由出宫现在可不一样,每天早上肯定不见人影但是到晚上却又如获珍宝一般回来,魔女看不见但是也能察觉到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这不,雷狮今天又带着卡米尔去了人类的集市探查东西,不知道何时房子多了两人生活痕迹的魔女老实的操纵着魔法清理着房间,她依旧穿着她那身有些破旧的巫女服,漆黑的长发如瀑一样垂落,只不过这次不同。

 

白色的发带被人精心装在了礼品盒中交到了魔女的手上,是名叫卡米尔的人类送过来的,理由是防止魔女在做事情的时候被垂落的长发干扰,而相处这么久了卡米尔还会不知道魔女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能用魔法的就绝对不自己做,要自己做的死活不做,偏偏要用魔法。

 

很明显的是有其他原因,而魔女看不到的是卡米尔送发带的时候看向的却是坐在不远处观望这边的雷狮,几乎是在魔女收下发带的一瞬间卡米尔松了口气,几乎就像是将一些不要命的东西托付出去的感觉。

 

而自从收到这个发带陆陆续续的小礼品开始扎堆的出现,一开始还是卡米尔送过来,后面就变成了雷狮的专场,魔女有些冷清的房屋顿时充满了温情,而魔女独自一人去墓边发呆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几乎现在每天就在木屋里呆着等着雷狮和卡米尔的归来。

 

或者说在期待着他们的小礼品也说不定。

 

06

 

你把我忘了……

 

皇袍加身的先王出现在了魔女的身边,他执起了魔女的右手在上面落下一吻。

 

魔女的表情在看见先王的一瞬间便失去了原有的冷淡,她紧咬着素色的唇瓣直至咬出鲜血才忍住了内心中不断吼叫着的愤怒,奈何先王却不肯放过她。

 

他用着带有着鸢尾花香气的红色皇袍披在了魔女的身上,邀住了她的腰间同时俯下身来注视着他许久都没见到的魔女。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先王贴近了魔女的耳侧,说话喷洒出来的热气引得魔女忍不住退开却被他先一步困住,魔女黑色眼眸中的不满已经快要满溢出来,但是这对于先王来说便像是对他最好的赏赐一般,他亲吻了这双美丽的眼眸。

 

随后消散不见。

 

07

 

随后又风平浪静过了几年,就如当时雷狮和卡米尔好不容易找到了魔女却发现对方披着代表着皇室的皇袍一样视而不见,魔女也丝毫不在意两人做的这些小动作。

 

被人贮满了诅咒的小物件依旧每天不断的被送到魔女的身边,魔女有时候会因为这东西失神好几天也会在第二天一如既往的神色冷淡的对付兄弟两。

 

但是有一天魔女坐不住了,更准确的来说是她已经等不了了,比起慢吞吞的做法她更喜欢直接了断的解决所有的问题,碰巧的是雷狮也忍受不了了。

 

这一次他拿来的是一个古旧无比的吊坠,上面本应该璀璨发光的珠宝早就已经因为岁月的磨合黯然失色,只是因为里面装着的一张画才没有失去价值,这张画直到现在都没有被时光磨掉半分色彩,一如当初那样,光彩艳人。

 

到底是什么画能够拥有永不毁灭的能力呢?

是先王和他的妻子的画像,不,应该是——先王和魔女的画像。

 

“挺有本事的,找到这东西。”魔女接过吊坠,灰蒙蒙的双眼明显有了色彩,她细细的摸索着上面原本点缀着宝石的边缘,只可惜因为太过久远上面值钱的珠宝也被抠挖了下来,只剩些许蒙尘的水晶。

 

“罗里吧嗦,按照约定我把这东西给你了,你也实现你所说的了吧!”

 

“自然,不过在此之前我……”

 

“不听,老掉牙的绘本剧情本大爷可没什么心情去听。”

 

“哦,那我就当没看到这东西。”

 

雷狮强忍住将面前的魔女怼死的冲动,毕竟东西还没到手一时的冲动则会毁掉之前的一切努力,所以卡米尔下一刻就看到自己的大哥将身边的绘本猛地砸到了魔女身上。

 

卡米尔:!!!

 

然而绘本却被魔力控制住在砸到魔女脸上前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卡米尔也松了一口气。

 

08

 

那是一个和绘本、民间传闻完全不一样的故事,就连卡米尔身处皇宫当中也没能探知到的故事,这是一个有关于先王和被先王关在密林中魔女的故事。

 

故事开头几乎是一样的,参加完凹凸大赛回来的先王遇到了在民间隐名埋姓的魔女,并将对方带到了王宫之中。

 

一开始都是美好的,毕竟魔女是先王的王后,但是魔女被揭开身份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了。

 

“她是魔女!烧死她!国王陛下只有烧死她才能庇护我国的安宁!”

 

大臣将手中的画笔一扔,疯了一样的将自己的匕首刺向魔女却被国先王拦住了,电流徘徊在魔女的身边保护着她,而被拦住的大臣并没有放弃击杀魔女的想法。

 

不到几天,王后是魔女的事情被传得人尽皆知,先王没有办法只能将魔女关在密林之中的高塔上,魔女听信了先王说的会将自己放出来的诺言,却在高塔中等待了十年。

 

再一次见到魔女的先王也已经步入了中年,但是魔女一如两人初见时年轻又美丽,被关在塔中十年的时光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反而显得先王更加的苍老。

 

“呵,让我数数我们的王后阁下死去了几年呢?”戴着厚重枷锁的魔女对着肩头的鸟儿呢喃着,如果她能够抬起手或许会摸一摸鸟儿柔软的羽翼,然而她不能。

 

“这是为了……”

 

“十年,啊呀……王后阁下死去了十年,那么请问尊贵的国王陛下您来到这里有什么事情?”

 

“我来带你”

 

先王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魔女打断,她太久没喝水了,沙哑的声音就像粗糙的砂纸在摩擦一般让人受不了,更何况她故意压低了声音,她说:“我希望您死。”

 

先王顿住了片刻随后立刻大笑了起来,他温柔的看向他曾经的爱人,即便魔女的眼中只剩永远都消去不了的仇恨,只有他的眼中还有当初的爱意。

 

枷锁掉在地上的声音极其的响亮,但是魔女的双手早就因为长年佩戴厚重的枷锁导致两只手臂完全无法动弹,就像是被人从大海中抓上来的海鱼一般,被关在观赏性的水箱中毫无威胁可言。

 

先王用手抬起了魔女的下巴,俯下身随后亲吻上了魔女干枯的唇瓣,强硬的撑开抿紧的唇缝,而魔女也不服输的迎合着,各不分上下,等两人分开时垂落的银丝上还掺杂着血色。

 

“行啊,我去死,但是你也别想好过,我的东西我死了之后也还是我的。”

 

“我当然可以放你自由,我死之后你自然就自由了,只是——”

 

你只能在密林中走动,谁都看不见你你也不能看到任何人,除非……

 

“你要等到我的转世,我的转世说让你走你才能走,不然你一辈子都是属于我的!”

 

“属于我布伦达的东西!”

 

“不过作为你在密林的租借费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如果能找到这个吊坠给你的话,你必须完成他任何的愿望,这就是条件!”

 

09

 

雷狮又做梦了,做到了他还是幼时遇到魔女的事情,那魔女自然是完成了他的愿望,然而恢复了自由,对,当着雷狮的面化为了灰烬。

 

魔女最后的笑容似乎是感激又似乎是夹杂了什么复杂的情绪只是雷狮一直不解魔女最后说的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可是诅咒!’

 

“大哥。”卡米尔敲了敲雷狮房间的门得到了肯许进了房间,他手上拿着的是一份纸质的宣传的,但上面的内容却极其的重要。

 

——凹凸大赛。

雷狮接过纸张只是扫视了一眼就将整张纸揉成了团扔到了废纸篓中,他雷狮可没畏惧过什么生死就像当时豪赌一切去密林寻找魔女一样,只不过是一群鶸群聚的大赛参加又没有什么事情。

 

然而一直没明白魔女那句话什么意思的雷狮却在某一天突然明白了。

 

那是在他靠着极其惨重的代价获得了凹凸大赛第一之后的事情,为了寻找失去的船员他独自一人开着羚角号在宇宙中漂泊的时候发生了事情。

 

凑巧在雷王星稍作调整,却意外的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魔女和说好的一样没有让太子当上雷王星的王,而是让他作为太子一直存活到现在,而雷王星的王则是一名来自偏室的孩子,对方对于治理国家明显比太子得心应手许多,起码民众间并没有对现王一丝怨言。

 

就在逛市集的时候雷狮被拦下来了,对方是一名女性不过十五的年纪,漆黑的发色虽然在人群中并不显眼却因为那双黑的发亮的眼角极其的显眼,只见她语速极快的介绍了自己的业务。

 

“我看你面色发黑,一定是被下了诅咒,朋友算你幸运,遇到了我,我可以驱邪!要不要来彼此都互相愉快的交易呢?”

 

这时候她像是发现雷狮看着自己脖子上古老吊坠一般,护住了胸口,眼眸间瞬间聚集了许多晶莹的泪水,要不是知道她是什么性格雷狮都以为是自己做过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一样,当然就算做了雷狮也不会感觉什么罪恶感。

 

反倒是边上摊子的大爷有些看不下去了,他直接凑到了雷狮的耳边嘀咕着:

 

“这娃从小一个人长大,就宝贝她那条从小时候戴着的吊坠,我看你还年轻别被她骗了钱,她也只会吓唬你们这种从其他地方来的外来人。”

 

然而雷狮并没有理会老大爷,反而直接扔了一袋子的金币到了少女身上,这次厚重的袋子虽然没有漂浮起来却有片刻停住看似很重其实很轻的掉到了少女身上,老人家一看不听劝,就摇着头忙乎着自己的生意了。

 

捧着一大袋金币少女都有点懵。

 

“喂,你听说过诅咒吗?”

 

10

 

“我可不信什么轮回转世。我就是我,我想做什么和他人无关。兼鸟,我只给你一个选择——做海盗团的团长夫人。”

 

END.

二叔生日快乐!!!!!!

虽然生贺已经晚了一个月_(:з」∠)_

谢谢帮我纠正文本的花辞quqqqqq

评论(4)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