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2018卡米尔生贺乙女联动10H/24H】Capgras delusio

○2018卡米尔生贺乙女联动

○神父 卡米尔 x 修女 你

○OOC有 小学生流水账文笔注意

  

  小镇被恶魔袭击的人又多了一个,对方是个忠诚的基督徒,直到死前都紧握着十字架祈祷着神明庇佑,然而事实却是他被恶魔掏空了肾脏,在夜晚寂寞的死去,也许他是有过呼救的吧?

 

  只是他所呼救的神明并没有响应他罢了。

 

  “愿主保佑你。”

 

  习以为常的做完了祷告,在你起身的一瞬间身边的修女就将棺材盖盖上,见状其他人都哭作一片,不敢相信昨天还活生生的人如今面色苍白躺在了棺材当中。

 

  “骗子,全是骗子!!!”

 

  情绪激动的女性直接冲到你的面前,扬起的手臂正准备打下来却被人拦住了,身穿教父服的卡米尔向你点头示意,随后松开了抓住这位女性的手,被拦住了对方当然不开心,但是看在这是下葬的地方便没多说什么,就气呼呼的转头走了。

 

  “小心,修女。”

 

  “您言重了,最应该小心的不是你吗?”

 

  两人之间交互让人不敢相信在一个月之前他们还是一对亲密的恋人,对于这种情况镇子中的其他人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们现在自顾不暇,唯一有能力的教会就像是个玩笑一般,危险时却没有任何用途,最多就是下葬时的祷告给了家属一点心理安慰罢了。

 

  毕竟这座镇子被恶魔所笼罩着。

 

  第一个人是一名花匠,他经常来教会为耶稣送上最鲜艳的花朵来祈祷自己的平安,但是却被恶魔无情的杀害了,同样被挖掉了肝脏,对方似乎在死亡前经历了极大的恐惧,等被发现时脸上的表情极其的狰狞。

 

  毕竟有一就有二,恶魔保持着每晚杀一人的规律,不过一周就死了七人,虽然只有七人但是大家都发现这些人是有规律的。

 

  前三天死去的都是和教会有关,后四个都是虔诚的教徒,更何况死去的时候都手握十字架,就这点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于是昨天站在小镇中央,进行了一场激烈演讲的男人叫嚣着这是恶魔的所作所为,是它们在迷惑你们,只要相信着神明,恶魔就不会到来。

 

  所以他现在面色苍白,被盖上漆黑的棺木当中,埋在褐色的泥土当中再也不能复苏。

 

  经历了这些事镇子里面的人们除了老人几乎无时无刻都在针对着教会,从前光彩照人的大门被他们倒上漆黑的泥汁无法洗净,五颜六色的玻璃被孩童砸碎,镇子中的工人们拒绝维护,甚至有地鳖流氓跑来教堂中胡作非为,一切的一切全因为这位恶魔。

 

  原本辉煌的教堂再也回不到以前,只要是和教会扯上关系的人都会被镇子的人唾弃,久而久之这所教堂也只有一位神父和修女。

 

  值得荣幸的事情便是因为过往的总总,镇子里面的人虽然不至于对剩余的两人处处针对,但是每次见面总是要埋怨几句教会的不好,让两人赶快远离。

 

  这时候卡米尔总会发挥他沉默寡言的体质,对于他人的劝告只是点头但是并不给予答复,而你的答案更加简单了。

 

  因为教会里面有卡米尔。

 

  听到这句话的人们瞬间就想到一出情感大戏,顿时也不多说只是感叹着青春。

 

  然而你只是抿紧嘴唇不愿意多解释什么,有些时候少说慎言总是对的,毕竟他们要是知道这位卡米尔并不是他们印象当中的卡米尔自然会和现在的态度不一样。

 

  “该回去了。”

 

  似乎察觉到你的分心,卡米尔在你耳边轻轻提醒道,熟稔的牵起你的手,随后和镇子上的人们告别回到了教会,这中间流畅的像是做过了无数次,只是碍于外人的无知你也只是任着他的动作,但是到了教会后你直接甩开了他的手,不想和他多言。

 

  “抱歉……”

 

  “您不必和我道歉,您只是做了该做的而已。”

 

  你无比清楚,即便对方再怎么和卡米尔像,习惯再怎么相似,面前的人始终不是卡米尔,和你在一起的卡米尔早就在几个月前消失殆尽了,只有你一个人察觉到了这个事实。

 

  一开始你疯狂的给身边的人说着这不是卡米尔,是其他人,但是收到的无非是对方有些怜惜的眼神,以及一些……看向神经病一样的眼神。

 

  迫不得已接受了卡米尔消失的事实,迫不得已和这位‘卡米尔’在一起,只为了一些慰籍,但是事到如今你已经有些承受不住了。

 

  两个人太像了,无论是习惯亦或者是其他,不知不觉中你甚至将他和卡米尔结合起来,认为对方就是卡米尔,但是大脑却疯狂的否定了这个想法,但是你好像忘记了……

 

  忘记了最开始的卡米尔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没事吧?”

 

  卡米尔弯下腰来试探性的摸了摸你的额头,但是你却忍不住反手将他的手打开,霎时间苍白的手背上顿时出现了红印,你咬紧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另一方面又认为对方是罪有应得的。

 

  毕竟要不是因为他,卡米尔也不会消失!

 

  一瞬间莫名的情绪充斥在脑中,像是魔障了一般止不住咆哮着杀了他,但是意识深处却告诉自己如果真的做出这种事情后悔的只会是自己,而不是——卡米尔。

 

  卡米尔像是没察觉到你内心的挣扎一般,他习惯的将你这一类的反应归类于之前受伤的后遗症,不只是他之前在教会待过的修女们都知道你有这个后遗症,只有你从未察觉。

 

  就像你之前想的那样,这位替身和原本的卡米尔一样,知道你所有的小习惯,包括你因为做错事不敢承认时,会捏紧左手一样,一些你没在意过的细节他全部都知道。

 

  所以当他亲吻着你的鼻尖表示安抚的时候,你也是任着他的动作,不为什么只因为他和卡米尔实在是太过于相似,让你忍不住沉浸在其中。

 

  “如果累了给我说,剩下的一切我会解决的。”卡米尔将你拥入怀中,在你耳旁细声道。

 

  >>>

  喜欢上一个人的时间需要多久呢?一个月?一年?十年?

 

  大概连卡米尔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喜欢上一位教会修女,先不提他本来就是恶魔的原因,与教会本身就有着巨大的冲突,但是这种感情却像是突如其来没有一点预告一般,逐渐的占据了他的心中。

 

  卡米尔知道,修女和自己在一起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卡米尔’是一位教父而已,而不是和‘恶魔’卡米尔在一起,这段感情终究还是不稳定的。

 

  明明心知肚明,但是卡米尔依旧沉浸在修女每天对他表达出来的爱意当中,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到失去的时候才是如此的猝不及防。

 

  身为恶魔卡米尔伪装成神父必然是因为有任务在身,所以当某一次狩猎回来时却撞到房间有佣人在时,卡米尔迅速的将这位佣人杀死,可是他忽略了一个人,推开了卡米尔房间的人正是修女。

 

  也许是因为面前的场景刺激性过于庞大,修女连惨叫都没有发出直接吓得腿软昏了过去,身躯倒下去的那一刻发出的响声让卡米尔忍不住瞪大了双眼,按理说本应该直接将修女抹杀掉,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卡米尔依旧将对方留了下来。

 

  或许这就是人类说的心软?

 

  望着在病床上熟睡的修女卡米尔眼神有些迷茫,应该庆幸的是修女不过是受惊过度罢了,最多只不过是磕到头在上面形成了一个大包罢了,其余的倒是没什么事。

 

  然而修女醒来时看到卡米尔那一刻顿住的表情,卡米尔并没有错过,但是他也只不过是像往常一样对待修女。

 

  “卡米尔呢?你是谁……?为什么和卡米尔一模一样?”

 

  此刻修女疑惑的表情不是作假,这个时候卡米尔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妙,心中有些庆幸也有些不满,庆幸的是自己的身份没有暴露,不满的却是修女忘了自己。

 

  可是真的是忘了吗?

 

  卡米尔不止一次听到其他教徒告诉自己修女醒后认为卡米尔已经死掉的事情,许多人是饱含着同情告诉卡米尔的,但是有小部分是庆幸,他们认为修女疯了卡米尔可不会和一个疯子在一起。

 

  事实却是直到教会破灭,卡米尔依旧待在修女的边上。

 

  他们只当人间只有真情在,其实不然。

 

  卡米尔身为恶魔,修女不过是人类,在恶魔身边待久了自然会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这些东西在修女脑中不断咆哮着离经背道的想法,但是每一次修女都会坚持下来,理由却是卡米尔。

 

  他想知道修女到底会支撑多久,同时心中也会泛起一丝酸楚,所以和修女在一起时他总是会和从前一样关照修女,每当修女失神的时候他便知道她又在想自己和卡米尔之间的关联性。

 

  不过再怎么说人类还是人类,也许修女看不见,卡米尔却知道修女身上已经累计起了不厚的魔气,全是因为她长期待在卡米尔身边造成的。

 

  也许是出于同情心,卡米尔将她抱在怀中,不动声色的将魔气吸收到自己的体内,低声询问着她。

 

  “你累了吗?”

 

  >>>

 

  怎么可能不累!

 

  脑中咆哮的声音在这一刻终于消失,你反抱住卡米尔,他身上一直有股幽香,你曾经跑过镇子里面所有的调香店却从来找不到他所用的这款香气,现在仔细一想或许是对方用的从来都不是普通货色,不然怎么可能找不到。

  “我累了,我想见到卡米尔”

 

  你听到自己这么说,然后闭上了双眼,脸上有些冰凉也许是哭了吧,你有些不确定,但是下一秒从左胸传来的刺疼却让你忍不住勾起嘴角。

 

  谢谢。

 

  你再也没办法亲口将这两个字说出口。

 

  >>>

 

  同年同日,这所小镇被恶魔所占据,镇子惟一的教堂是第一个沦陷的,苍天大火将里面的一切全部烧的干净,什么都没有留下。

 

  小镇的居民大多数在这场单方面碾压的战争中死亡,其中不乏有许多神职人员。

 

  只是不知这个小镇的神父最终去了何地。

  

  END.

  感谢读到最后的小天使!!!!

  这里是解说!

  女主本来是个正经人,但是因为受到了刺激伤到了头得了一种病也就是文名 Capgras delusio

  卡普格拉妄想症(Capgras delusion)
  表现为妄想性认同不足,认为某人已被一个躯体不同的匿名骗子所取代,即患有这种病的人会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取代了。

  ↑摘自百度百科。

  因为和卡卡(恶魔)在一起会被不断地恶化,产生激烈的想法,所以女主最后是真的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她是知道这个卡卡和之前的卡卡是一个人的,但是也是潜意识,只要这个病不好她的大脑就会不断的对她说

  ‘他们是不同的!’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感谢看到最后!比心心!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