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君

诸君!我喜欢玻璃渣!
这个是纳米乙女向专用号注意x
只放乙女向的东西
目前刀坑已退√
沉迷于凹凸注意
欢迎勾搭
3448704721
↑是纳米的二次号

关于我怎么都不能暴露我是魔法少女的这件事 02

  • 依旧的无脑OOC,小学生流水账的文笔

  • 黑暗本丸

  • 乙女向√

  • 最终CP未定修罗场肯定√

  • 总结来说就是饶了一大个圈子发现这既然是同一个人

  • 女主非人

  • 超OOC!附有原创婶

  • 女主有病

  • 总目录

 

 

 

如今大广厅里坐满了,完全不像有70多人的样子,但是狐之助却告诉酒井已经全部到齐了。

不不不,你没发现那个湖蓝发色的大哥哥边上差不多是空的吗!还有披着袈裟那边还有好多地方……

然而这边气氛严重的原因,酒井选择不说话。

“那么各位付丧神大人,这是新到来的审神者,带号烧酒,由于是新人的问题,许多问题还是不懂,到时候就要麻烦你们了……以及烧酒大人不善言辞,说话可能比较直,但是是个好人”狐之助说了简明的介绍后,甩了甩尾巴把发言权扔给了酒井。

卧槽那么快???不对啊,你都说完了我说什么……

“那个我是烧酒……以后请多多指教,因为朋友在隔壁本丸的原因,所以晚上都是去她那边!我会在她那边学习如何管理本丸的!”酒井知道,就算自己脸上带着厚重的掩盖物,散着的乱发,肯定都遮不住已经红透了的脸颊。

啊啊、所以自我介绍什么的真的超级麻烦qaq

“哈哈哈,就是这样?……那么爷爷先走一步,我是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中的一把”

酒井匆忙的点头示意已经知道,心中却无限呐喊。

卧槽他说什么!他说了什么!

他是三日月宗近!!!!!!!!

卧槽,不会在场的都是名刀吧……

“啊忘了给你说了,在场的都是在野史或者正史有记录的刀剑,有些直接是国宝级别的……真是抱歉竟然忘给你说了”狐之助像是突然想起来这件事,然后语气平淡的解释道。

卧槽你他妈怎么不早说,全是祖宗的意思不是吗???

女神,我后悔了,我宁愿当我的咸鱼qaq

“嗯,我知晓了。”

我就是我,心理活动就辣么激动,话就辣么少,打我啊!

当然酒井当然不敢把这句话说出来,都是祖宗……

“那么我就告辞了,你的好友墨江已经在本丸里面等着你了,等打理好这边就去拜访吧,就在左边,翻个墙就过去了……啊当然最好从正门走(笑)”

像是变戏法一样,活灵活现的狐狸就这样消失了。

很尴尬啊!快回来!

“就如刚才狐之助所说的一样……大致情况就这样,以及散会?”

“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审神者你不是还要去朋友家吗?不如现在就去如何?”说话的是湖蓝发色的男子,虽然带着极厚的眼镜片,但是视力却很好的酒井表示看到这个男子身边的刀其实轻而易举!

红色刀鞘金色纹路,披风上的徳川的葵纹,和丰臣秀吉的定纹……

“嗯……一期一振阁下?啊、其实也不急,我先将东西收拾一下就好……”

“哎?你知道一期哥?难道说第一次做审神者是骗人的?还是说早有准备的?”说话的是在一期一振边上的挑染着紫发的穿着军服的男孩子突然开口,但是这次却没有一期一振好辨认,因为酒井对于短刀的了解确实不太多。

“哎?没有,只是喜欢而已……一期一振阁下主要是因为他身上的刀身,还有衣服上的刀纹而已……像您的话我辨别不出来……”

“哎哎是这样吗?我是后藤藤四郎……以后多多指教~”

“嗯,我是烧酒……以后多多指教”

“那么审神者你去忙吧,我们还有事情留在这里……不必担忧我们~”后藤藤四郎笑道,本来埋着头的他并没引起酒井的注意,但是当他一抬头却发现他脸上有着大大的疤痕,从额头开始直至下唇,用黑色的线头缝纫着,甚至有些渗血,长浓……

……卧槽人干事!

“嗯好的……那么我先离去了。”

见识到各种各样魔女的酒井表示接受能力够强,这都不是事,但是东西还是要收拾的,虽然很少……

 

酒井回到了狐之助带她到来的第一个地方,居室,哪里已经放了一些干净的床上用品,以及酒井一些日常用品,手上的手表显示时间是下午五点,表示还有点时间的酒井便熟稔得收拾起了居室。

独自居住多年,所以收拾东西的速度依旧很快,当然也顺便打扫了一下角落,看似整洁的居室在一些小角落竟然会有暗箱什么的,而且里面都是有着大量血腥味的道具。

噫,我是不是来到了不得了的地方……

酒·反射弧慢·最强魔法少女·井,终于意识到了这里诡异的气氛。

懒癌晚期的酒井表示慢慢来吧,顺手将鼻梁上的眼镜摘下,随便放在身侧,揉了揉鼻梁舒缓一下神经,虽然是没有读数的眼镜,但是还是很重啊……如果不是包养的好的话,太阳穴上就得留下明显的痕迹。

等再做好了按摩再去摸身边的眼镜时,却发现不在了……

WTF!!!!!!!!!!!!

内心崩溃的酒井当然没遗漏房间还有一个人在看着自己笑话,只好装瞎,反正又不是没在学校做过。

在榻榻米上摸索着,不着痕迹的接近拿着自己眼镜的人,却发现那人又将位置变更,脚步很轻,肯定不是成年人,而且应该是穿着木屐的小孩,榻榻米上有稍稍的凹陷……

宝宝心里苦,宝宝还不能说出来,旁友别在走了,宝宝装瞎不容易qaq

酒井表示印象中最困难的一次装瞎是因为同班同学的戏弄,直至上课班主任来,在班主任的叱喝下才将眼睛拿到手。

“啊呀~这个眼镜没有读数……和明石的不一样,审神者……装瞎吗?”

沙哑的少年声音传过来,酒井当即明白了少年的位置,猛地转头过去,就看着穿着红色木屐,的少年,带着自己厚重的眼镜,他的四肢都有过枷锁留下的痕迹,特别是脖子那块地方,泛紫甚至还看见了血色。

“不是……我眼睛是远视眼……所以看起来没度数!平时读书都看不见……”酒井说的可是大实话,平时上课他埋着头就睡了,啥都看不见。

“哎?是吗,我还说审神者你是准备装可怜……噗嗤忘了你现在到了这里确实够可怜~”少年将眼睛随意甩给了酒井然后离开了“真没兴趣……又是个弱小的人类”

吓死宝宝了!

别看酒井表面冷静,内里吓炸起来。

要是女神知道我第一天就被抓包,肯定会被嘲笑的吧qaq

好久都没遇到这种待遇了,差点反应不过来。

不过好在宝宝机智√

带起眼镜感觉不用装瞎的感觉真好的酒井,发现已经晚上八点,立马穿起门外的木屐推开本丸大门,走去隔壁家的墨江家拜访,完全没注意到身后紧盯着自己的目光。

 

 

 

TBC.

_(:зゝ∠)_第一次有文小红心飙到50以上

吓得我立马放出来存稿

谢谢小天使们的小红心⁄(⁄ ⁄•⁄ω⁄•⁄ ⁄)⁄

评论(12)

热度(114)